痴妄与骄矜

“陈公子,您看看这朵阳春花,色艳香渺,枝叶根茎,叶脉花瓣,无一不精致,想来正配您这样的风雅之人。”客商殷勤介绍。
南城陈家有位公子,尤爱花草,花草若合他心意,肯以千金换之,偏偏这位陈公子家财丰富,眼光甚高。一时甚至在南城掀起了一阵寻奇花异草的热潮。
“根茎无力,枝叶少偏花形大,整株花不均,丑,我不喜。”陈公子抿了口荼,淡淡道。
那客商失望告退。陈公子叹了口气,回到自己的小花园,看了看自己精心培养的落霞花,现在还是一个羞答答的花苞,隐在如碧玉的枝叶后。也是,毕竟是仙家物。
这落霞花是陈公子机缘巧合得到的。
那时他魔征一般,自己一人去了传闻有妖魔肆虐的山林,好像不去自己的人生将会有遗憾似的。他是白日入的林,在林子中转了一圈,并未发现什么不同,暗笑自己还是年少轻浮。可这么个林子,他怎么走都走不出去。转眼已月挂柳梢,千万星晨高悬,雀鸟相眠,白日生机勃勃的山林,现在一片静谧,只有夜风吹过山林的唰唰声与他踩在枯叶时发出的沙沙声。倒是有些道不清的恐怖。陈公子却镇定自若,寻了一棵高大的树,把衣服铺在地上,给周围洒了些驱虫粉,便枕着衣服,盖着树冠,沉沉睡去。
他看见一个穿白衣的青年男子负手站着,隐在白雾后。陈公子当时也胆大,他大声询问,“你是谁啊,做何鬼鬼祟祟。”那男子闻言转身,刹时,白雾尽褪,显出他的容貌。陈公子从不信世间有什么妖魔鬼怪,从他刚才的镇定自若便可知,可陈公子现在楞愣,这,这是天上仙吧。那男子开口,像月牙,钩得人心痒。那男子询问他想要些什么,陈公子晕乎乎的,不知说了什么,猛得睁开眼。天光破晓,他手中就攥着那颗花种,脑子自动地显出那花种的名字——落霞花。

那之后,陈公子对收集花草的爱好就无往日那么热切了,他整颗心都扑在了那株落霞花上,收集最适宜花草生长的土壤,给花浇最纯净的水。这株花却只生了花苞,而后再也不长了。
听说同花草说话可以让它们生长的更好,于是陈公子天天与小落说话,小落是陈公子给落霞花起的名字,听到这个名字时,落霞花还激动地抖了几抖。
这晚,陈公子又抱着小落坐在花中小亭里,对小落说话,“小落,我跟你说,今天那个什么阳春花,啧,那叫一个丑,头大身子小,跟发育不良细胳膊细腿的小孩子似的。我都想把茶泼到那客商身上,让他端着那‘美丽’的花滚,可我是多么的有涵养,我还向他说了那花的不足,我真的是个好人。嗯?你说,我这么一个好人,想看一看你长大后的样子,你怎么还不开呢,让我看看你吧,求求你了~”
落霞花孤高不屑地摆了摆叶子。陈公子觉得自己傻了,他竟然感到了一株花对他的鄙视?就算是仙花也不可以!
陈公子威胁小落,“如果你再不开的话,我就不爱你了哦,以后就没人和你说话了哦。你答应的话,就抖抖叶子。”他佯装要走,落霞花八风不动。
“唉,算了,我不宠你谁宠你啊,我原谅你吧。”陈公子又坐回石凳上。他双手交叠,头放在手上,傻傻的笑,“你开的那天,那个顶好看的仙人会不会来呢?他可真好看,他来了的话,我一定要追求他,所以你快开吧,你开不开,关系到我的终身幸福呢。”

“小落,今天又有人送我花,那明明是狗尾巴草,他却说那是什么神仙物,当我是冤大头吗?但我是个有涵养的人,所以我把他的观点完美反驳,让他哑口无言,他当时脸红脖子粗,太搞笑了哈哈哈。他就是欺负我没有见过仙家东西,所以小落你就开朵花吧,让我看看真正仙家东西是什么样子的。这样我就不会被骗了。”小落依旧很冷酷的摇了摇叶子。
“小落,我跟你讲,王大娘家的黄瓜前些天被人摘了。竟然有人说是我摘的,我不是眼光高吗?旁人现在都传王大娘家的是仙瓜。现在她家的门槛都被踏破了,连黄瓜苗都被人摘了。哈哈哈,太可乐了。这么好笑的事情,小落你快笑吧,笑开了花那种。”小落表示不可。
“小落,咱们要搬到一个小地方去了,我父亲遭人陷害入狱了。我也救不了他,只能让他死的舒服一点儿。咱们的房子能卖好多钱,疏通一下。对不起,以后不能给你找最好的土最纯的水了。”
陈公子抱了一盆花从华贵的楼阁中搬进了一间茅草屋,他整天整天的看医书,分辩各种药材,去林子里采了卖给医馆。
“小落,这些天都没和你说话,想我了没?我跟你讲,我今天卖药的时候碰见了那个送我阳春花的客商,他还说我有眼无珠,说那个阳春花他最后献给了个高官,他现在都是一方县令了。啧,那个高官得多眼瞎。朝廷也好乱啊,幸好我当初没考科举。小落你看我现在这么可怜,开朵花激励激励我吧。”小落没,小落颤颤巍巍的开了一瓣花。
陈公子激动,“小落你竟然开花了,那是不是就意味着那个仙人很快就会来呢。可是我现在这么穷困,不知道那个仙人还看不看得上我?算了,为了仙人,我要东山再起,穿着华服去缠他,人们都说烈女怕缠郎,那么仙人会不会怕缠郎呢?”

陈公子抱着小落傻傻的转了一圈,笑的牙不见眼。
“小落,我现在认识的药材可多了。我采的药材质量是所有采药的人中最高的,掌柜们都喜欢买我的药材呢。我厉不厉害啊?小落你又不长了吗?不过不长也可以,我现在这么穷,仙人一定看不上我的。”
“小落,现在我有了本钱,于是雇了一些人去帮我采药材,而我只需要分辨药材的质量,然后在供给医馆就可以啦。我可以多陪陪你了,高不高兴。”
“小落,我已经有很多钱了!很快我就会东山再起。你也要快快开花长大呢!”
陈公子变成了陈老爷,陈老爷抱着一盆花从茅草屋回到华贵的宅子。
“小落,我跟你讲,我已经二十七八了。有很多人跟我说媒呢。我这么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一个人,你快些开花呀,开了的话我就能像仙人表明心迹啦。不然我就会被别人抢走的。”
“小落,你听,别家都在放烟花呢。他们肯定都不知道今年官府不让放烟花,我估计他们待会儿就会被抓到官府去,哈哈哈太搞笑了。看你家老爷我有先见之明吧,我这么聪明的一个人,你开花的话,我愿意把我的智慧分你一半!怎么样?够诚意吧!”落霞花活像得了羊癫疯一样抖的不停,恐慌的不得了。陈老爷很郁闷。
“小落,我到而立之年了,外面的人都说我是断袖呢。不过他们倒也没说错,只是我喜欢的人是个仙人罢了,他们肯定都不知道。他们怕都没见过仙人,只有我与仙人有缘。高兴。”
“小落,今天是我生辰。外面的人现在都说我不举呢,哼,胡言乱语。小落能不能开花呀?你看开花了仙人就会回来,仙人回来的话,我就可以与他站在一起,与他站在一起的话,别人都不会说我不举啦。我不管我今日生辰,你一定要开花祝福我。”小落表示、小落没什么表示。陈老爷又郁闷了。

“陈老爷,您气血不畅,前半生太过忙碌,您,您活不了几天了。”大夫沉声道。
陈老爷泯了口茶,去自己的屋子抱出落霞花,与落霞花一同在亭子里坐着。他先是沉思,然后忽然笑出了声。陈老爷想着仙人可能知道自己的不敬不想见他,那么他快死的时候仙人应该会来的吧?会拿回他的花。
“小落,我总算知道仙凡有别了。可是你能不能开一次花让我看看,让我看看仙界的花是什么样子,求你了。”落霞花没有开。
陈老爷没有娶妻,下人也少的可怜,所以他快死的时候,只是孤零零的躺在床上。看着枕边的落霞花,笑出了泪。
“我此生太过轻狂,竟以为仙凡无别,哈哈哈。还妄想以凡间之水土栽种仙界之花,是我该死,是我觊觎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是我之错、是我之错。”他边笑边哭,声音逐渐变小。他慢慢抬手去摸落霞花,似是要碰碰过去满是希望的自己,手却无力垂下。
他死了。

落霞花刹那盛开,比他曾想象过的那些样子都美。像天边的落霞被拽到了人间。花蕊晶莹如白玉,花瓣层次分开。艳而不俗,媚而不妖。是人间顶顶好看的花,可无人观赏,刹那又凋零。

——仙人视角
我是掌门的亲传弟子,如我师父一般,有难得的天资。修行之途顺遂无比,从未有过坎坷困境。所以当师父说我得渡过情劫才可飞升大道时,我是很惊讶的。我修道的阻碍,是一个凡人?
师父说,“你要与他认真体悟情爱之事,他是你命定的情缘,处理不好便会成劫,相处的好了,他便是你最大的机缘。”
可我不愿意,我一个天之骄子,为什么道侣却是凡人?于是我有一天晚上入了他的梦,他长的倒是不错,胆子可以,可资质差的起劲。我问他想要什么,他愣了一会,问我是否有这世间最美的花。我心中嘲笑,凡人果然无甚眼界。我随手给了他一个落霞花的种子,仙界遍地都有的花。正好衬他普通。
我附了一丝元魂于花上,听他整天絮絮叨叨。久而久之,我竟也知道王大娘有几亩地,城北王公子有多精明…他竟然还想见我?哼,想都别想,于是我就抑制着花的长势,就不让他见花开,他带着花从大房子搬到了小房子,生活也由奢入俭。但对花倒是没有亏待多少。看在他父亲入狱的份上就勉为其难开一瓣花,让他高兴高兴吧。
凡人的春节可真热闹。但他没有娶妻,父母也死了,一个人与我孤零零的坐在房里,别人都团聚在家,一起高兴的放烟火,被官府抓去也是高兴的。明明就是一个人孤单,还说是他不愿意放烟花,嘴硬。我原本还想安慰他。他竟然还说要把他的智慧分一半给我,那我得多蠢?于是我努力摇头。
凡人的生命真脆弱。他快死了吗?我心中为什么有一点痛?让他死吧,说不定死了,我的劫就没有了。于是我就眼睁睁的看见他准备摸花手却无力垂下,眼睁睁的看他又笑又哭声渐弱,眼睁睁的看他死了。
那丝元魂生生崩裂,落霞花没了压制刹那绽开又凋零。
我摸了摸脸,下雨了吗?擦掉,眼前却又复模糊,雨真大啊!
是我蠢,我明明动心却不自知,
是我轻手杀了他,我该死,
我双眼赤红,却想起还末有人给他收尸,我去到他家,想抱起他,眼前的尸体却一寸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位俊美的仙人。
他对我说,“多谢道友助我历情劫,我的无情道已大成。”
他飞升了,我堕魔了。

资源下载解压教程;②点此申请分桃会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访问新版分桃 fentao.io 建议使用谷歌/火狐/Edge等浏览器~  微博: @分桃LG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