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之后的某天

内容简介:

致郁。短篇。 多年以后。

 

 

多年之后的某天

今天加班,晚上吃的泡面,我给腾肖发了晚回家的信息,他没回。不知道在干什么。

晚上十一点三十二下班,做完了报表,盯着电脑基本看了一天,眼睛很涩,止不住想流泪。在电梯里碰到了新来的后辈们,在谈论周五要去哪里聚餐。完全插不上话,我已经太久没有看附近的餐厅了。

最后微笑着点了下头,他们从一楼出去了,剩下另一个同事和我一起在电梯里,我累的只想睡觉,但还是和同事一起抱怨了最近一直加班,又从家里洗衣机老坏聊到他儿子的班主任对孩子们太好,简直像恋童癖。

我微笑着说:“那可得多注意,人心隔肚皮,谁知道那老师到底是不是?”
心里只想骂傻`逼,对孩子不好说老师不负责任,对孩子好就是恋童癖,真他妈为那老师感到无语。怎么样都不让人活。

最后停到了地下二层,终于一起出了电梯。我往车那边走去。五年前买的大众,
当时还是和腾肖一起调的,他喜欢黑色,低调,我想要白色的,靓眼。最后要了黑色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听他的,因为之后一吵架我看到这车就想砸。
今天没力气。

倒车,车库里的灯从红变绿,我的车位又空了出来。
手机收到腾肖的短信:嗯。
没了。

开着车转了两圈到了地上,打转向灯,回家。
车里放着深夜广播,都是送给XX的歌,千篇一律的对不起和我爱你。

烦。

这周末要回我妈家,不知道这次又要怎么劝我,我和腾肖在一起这么多年,竟然还没放弃,想到就难受,跟他妈上刑一样。

开在高架桥上,路边的灯高高地点在天上,荧白的光,路上都是跑着的车,带起嗖嗖的一阵一阵的气流,我开着窗户,点了根烟。
胃又疼了起来,晚上的面没用开水泡。

我打电话给腾肖,响了五六声,他接了:“怎么了?”
“……家里胃药还有么?我可能胃炎犯了。”
“又吃泡面了?”
“嗯。”
听到那边他的脚步声,趿拉着拖鞋,翻箱找药。
“还有,够你吃的,用我接你么?”
“不用。”
我挂了电话。

晚上的车不太多,开到小区附近时已经没几辆了。停车等红灯,都亮着尾灯,一溜儿的红,刺眼。

开到小区,胃疼的手都抖起来了。停完车缓了好一会儿才能下车。带上了门,走到单元口,上楼。

没有尽头。

摁门铃摁了三四声腾肖开了门。我脸上都是冷汗,手里攥着西服出了褶。腾肖扶着我进了门,倒在沙发上。
帮我倒了水放了药,坐到旁边继续看他的书。

水挺热的。很好。

我在沙发上趴着,在胃那里垫了个垫子,看着腾肖看书。
在一起快十年了。

腾肖像是感受到了我的目光,回过头来问我:“再要杯热水?”
我真受不了他对我的哪怕一丁点好。

“再来一杯吧。”
虚伪。

他又给我接了杯热水。
喝完好受些了,我进门进的急,没换拖鞋,现在只能穿着皮鞋走到门口,换了拖鞋去卧室,拿了我的睡衣,然后洗澡。浴缸还有点水渍,腾肖应该已经洗过了。

他头发的味道是椰果味,我忽然想到。

洗完了从浴室里出来,这会儿胃不疼了。

腾肖在玩手机。餐桌上有热好的奶。
我有睡眠障碍,每天晚上要喝奶。

家里从来没有买过椰果味的洗发露。

我坐到腾肖旁边,靠着沙发上的垫子,光着脚。
“穿上袜子,不然又要闹胃病。”他看我没穿袜子,收了手机和我说话。
“知道了。”我从沙发慢悠悠地挪到卧室门口,瞥了一眼他到扣着的书。

《面纱》

真他妈讽刺。

我其实早就开始吃安眠药了。

我穿上了袜子,脱了衣服躺上床。
你不是让我穿袜子么,你看,我穿了的。

外边没有一点声音,他大概在外边玩手机吧。
我侧着身子躺在床上,试图捕捉他遥远的呼吸,虽然只隔着一扇门,几步路。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过了一会儿他开了门,声音不大,但我还是醒了,安眠药吃完了。

我其实就把那小瓶放在搁药的抽屉里。

腾肖先把手机充上电,看了会儿手机,关了灯睡觉。

什么都没有说

我的脚穿着袜子,他没有发现。

袜子是我买给他的,黑色的毛线袜。

很暖和。
但我的脚还是很凉。

他原来会偷偷地帮我暖脚的。

深夜里能听到他的呼吸声,我睡不着觉。我的安眠药没了。

绵长,深沉。

我想杀了他。

我翻了个身看着他,身体还是很结实,骨骼匀称,肩膀还是一样的宽阔,后背还是一样的雄伟。

我已经很久没有在晚上睡觉时看到他的脸了。

不知道眉眼是不是还是那么好看。嘴唇是不是还是那么薄。

不知道。

我不想杀他了。

睡不着,脑子里乱乱地想着很久以前。

床单湿的那些年。

现在不会了,起码不用总是洗了。

他的手机亮了一下。

他慢慢地够着手把光调暗,看了会儿手机。又睡下了。

我想问他:你睡着了么?

能陪我醒一会儿么?
就一会儿?

傻`逼。

我哭了,但没出声。
发现了就太他妈难过了。

我睡不着。

脑子清醒的做着梦。

梦到他抱着我,以前的事儿了。梦到当时头疼,他给我边掐头边哼歌,哄小孩儿呢你,我当时是这么说的。
是啊,哄小孩儿呢。

醒来头确实开始疼了。

腾肖在卫生间刷牙。他穿了暗纹的蓝衬衫,带了袖扣。
小钢琴键盘的袖扣。

家里从来没有袖扣。

沉香木的古龙水。
他曾经讨厌古龙水的味道。

我说不出那句话。

我想杀了自己。

“早餐给你放桌上了,我今天有个会,可能晚点回来,别等我了。”
说完就走了。

关门声有点响。
头更疼了。

腾肖

腾肖

外边的天下着雨,不大,我手脚都是冰凉的,我赶紧找了件衣裳披着。是腾肖的衣裳,挺厚的,带着沉香木的味道。

——以为你是因为下雨不来。
骗谁呢。

骗我自己呗。
我说不出那句话。

资源下载解压教程;②点此申请分桃会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列表(1条)

  • w031130
    w031130 2021年3月20日 上午11:58

    虽然是刀子看完比较心痛,但是文章确实很好,很细腻

欢迎访问新版分桃 fentao.io 建议使用谷歌/火狐/Edge等浏览器~  微博: @分桃LG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