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宁静路之街角的路灯

第一章

公元二○一九年,大都会。

「今天终于下班啦!」洪正明下了公车,好好地伸个懒腰,往自己家走去,他背着的背包随着步伐有节奏地一下一下撞击着他的身体。

宁静路是洪正明从小长大的街区。宁静路很长,从半山一直延展下来,共分四段,街区里分布着富豪住宅区、豪华商住大厦、普通经济楼,以及供中下等收入市民购买的廉居屋;有著名的海景酒店、名品商厦、大型超市,还有小小的普通市民光顾的茶餐厅、便利店。宁静路其实不是很高的山,但是由于温度的不同而生长着不同的植物与花草,不同阶层的市民在这里分布,也都和平共处、齐乐融融。

「我回来啦!」洪正明打开家门,有气无力地招呼道。

如往常一般,没有人响应。

洪父是一位机械工人,在香岛市西边的卫星城市上班,每天要搭地铁往返,颇为辛苦费时,就算是这样,他还常比洪正明回家早。他这时正坐在沙发上,一只眼睛看电视节目,一只眼睛看报纸,没有理会儿子。

此时洪母正在厨房收拾,没听见洪正明无力的叫声。她曾经是公司办公员,儿子上大学后即退休,专心做家庭「煮」妇,对于儿子的工作,洪妈妈并不十分满意,虽然说电视台摄影师的工作收入相当不错,可是干的没黑没白,且需随传随到,没有休息日,她曾几次劝说儿子转业。

洪正明放好背包,换上T恤,走进客厅问父亲:「爸,今天吃什么?」

洪父头也没回地应着:「啊!问你妈。」

「妈。」洪正明找进厨房,「我饿了。」

洪母正在整理冰箱:「没煮你的份。」

「什么啊?」洪正明不满地大叫。

「喊什么喊,」洪母看儿子一眼,手却没停,「谁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这么热的天,煮了你的又不吃,放着就是不坏味道也不好了,再说你前几次回来,不是都说在电视台吃过了吗?你也不看看几点了,晚回来也不说打个电话……」

打断母亲的叨絮,洪正明摸着肚皮问:「那我吃什么?」

「夜市上好东西多着呢,今天你就去外面吃吧!」

「哦!」

洪父回过头来叫住打算出门的儿子:「阿明,买点啤酒回来。」

「哦!」

穿着拖鞋,洪正明重新下楼,打算好好喂饱自己的肚子。

在夜市区转了一圈,洪正明来到了路记茶餐厅。路记算是宁静路的老字号,做了好几年,小小的店面整洁干净,只容得下六张桌子,店里做的小吃味道相当好,售价廉宜,有一批固定捧场的老客人。

走进路记,洪正明一看,此时店里只坐了三桌消暑纳凉的客人,他举手招呼伙计。

「正明,吃点什么?」店伙之一的小赵熟稔地过来问。

「饿死我了,先来碗凉面,再要一笼虾饺,还有牛腩粉,再来个冰奶茶。」

「好咧。」小赵开好单子走开。

等菜的工夫,洪正明无聊地拿了张报纸看,一转头,他发现今天店里在收银台站着的不是平时的小何,而是路家宝。

路家宝是路记老板路永的独子,高中毕业后没有升学,在路记帮忙,洪正明感觉好象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过他,今天一看,忍不住打量起他来。

路家宝个子挺高,有一百七十八公分左右,人比较瘦弱,他的小面孔也就只得洪正明半个巴掌大,天生娃娃脸的他看起来简直就是个高中生,此时路家宝稍低着头正在看帐,洪正明看到他长长睫毛盖着大眼睛,小巧的鼻子,小小的嘴巴,洪正明不由想起小时候印象中洋娃娃般的路家宝,原来他长大了,也没什么变化。

面和菜都上来了,洪正明埋头苦吃。

路家宝一抬头,看到洪正明的吃相,他偷偷笑起来。

「喂,家宝,笑什么呢?」坐在一旁桌边的菜场卖菜的油菜张,闷声地问。

「没,没什么。」

将饭菜一扫而空,洪正明摸着肚皮站起来。

「多少钱?」一面打开钱包,洪正明一面打量着路家宝。

「哦,我看看。」路家宝低下头,看着伙计写的帐单。

洪正明心里嘀咕了一句:这小子睫毛怎么这么长。

去便利店买好啤酒,洪正明慢悠悠地回家。

洪父正等着儿子:「怎么才回来,吃好了么?」

「嗯,路记的菜不错。」

洪父接过啤酒,留出两罐,把剩下的放进冰箱:「阿明,下星期可是明珠队的主场,怎么样,搞得到票吗?」

洪正明一拍额头:「你不说我都忘了。」

「票可难订了。」

「怕是去不成了,算了,咱们在家看转播吧!」

「唉,」洪父大叹,「主场看转播多难受。」

「没办法,电视台不把我们物尽其用,不甘心的,我实在是抽不出时间去排队买票。」洪正明无力地坐在沙发上,「后天起,每天早上要做什么『晨间特别版』,我还得早起。」

洪父体贴地拍拍儿子:「工作嘛!早上我叫你起来。」

洪母在隔壁屋内说道:「不早了,你们爷俩早点睡吧,明天都得早起。」

洪正明将电视转至体育频道,父子俩有默契地对望一眼:

「知道。」

洪正明自小喜欢拍照,考进了电影学院摄影系,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当摄影师的天分,灰心之余,他在课余找了电视台摄影的工来打,一来二去的,最后干上了这个职业,毕业后在香岛市的第三有线台当了一名摄影。

虽然说工作不错,收入也不错,但是洪正明对工作没有激情,每天按部就班地工作,虽然他干得不错,可是也没有更上一层楼的念头,闲来就如一般人一样,与朋友聚聚、出海玩、逛逛街、和认识的不认识的女孩子约会。

洪母已经开始唠叨,希望儿子可以带正式的女友上门,洪正明才不这样想,工作挺辛苦的,他才不想把宝贵的时间、精力花在陪女友上,只是觉得工作之余有人陪着聊聊、玩玩就可以了,他不想为了追女孩子花心思,年轻人聚聚无妨,土的看厌了就看洋的。

这天洪正明放工回来,才一进门就被母亲一把拉住:「正好你回来,快!厕所的水阀不知怎么坏了,水喷了一地,你快来修。」

「爸呢?」

「他要加班,今天在工厂加班,不回来了。」

「我不会修。」洪正明皱着眉挠头。

「你怎么连这个都不会。」洪母急的真跺脚。

「我就是不会。」

「啊!哪家的男人都会的,怎么你不会。」洪母大皱其眉,不满地盯着儿子。

「喂!老妈,也没说人人都得会吧!」

「得了得了,快去找水电工。」

洪正明赶到社区的维修站,门关了,他看看表,已经晚上近十一时了,又拨电话找人,这才知道水电工去离岛了。

「真糟糕。」洪正明挠着头,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他的确是不太会应付这些事情。

「正明,怎么啦?」一个声音唤住洪正明,洪正明回头一看,是路记的店伙计小何,正站在店门口。

「家里水管漏了,不知怎么回事……」

「让家宝去看看,他懂。」小何一面说着,一面就把路家宝叫了出来。

洪正明有些不好意思,他还未开口求人,别人已经热情地伸出手来了,他有点脸红。

路家宝提着一只大大的工具箱,大方地跟着洪正明去他家。

洪母见是洪正明带着路家宝回来,有些意外。

厕所水管的接缝处不断的喷着水花。路家宝熟练地关掉阀门,然后用钣手拧开连接水管的环扣,检查了一下,他说道:「这个扣环磨损了,要换新的。」

洪正明被工具箱内大大小小摆放整齐的各式钣手、钳子、螺丝起子等等工具吸引住了,正盯着细看,一时反应不过来:「啊,你说什么?」

「我这里有,直接给你们换上就好了。」

洪母站在门外边看边念叨着:「你看看家宝多么能干,你连关水阀都不知道。」

洪正明不满地推母亲走开:「去外边,看水喷到你了。」

路家宝熟练地换好,用力拧紧水管接头,瘦弱的他不禁咬住牙握着钣手。

「这个我来吧!」洪正明接过钣手。

路家宝退到一边。

这时路家宝才有时间好好打量洪正明。虽然说两人在一个街区长大,小时候也一起踢过足球、打过架,路家宝印象中很久没有见过洪正明。洪正明身材非常高大,身高有一百九十多公分,他爱好足球,闲暇之余在街区的球场踢球,他应该也常上健身房,体格强健,肌肉结实。

说到外貌,洪正明和线条纤细的路家宝不同,他理一个短短的陆军头,浓眉大眼,鼻梁挺直,相貌堂堂,很有男子气概,气质很爽朗。

看着洪正明用力拧动钣手,粗壮的肩膊上鼓起肌肉,路家宝有些羡慕,他可没有这样有力的手臂。

「好了。」洪正明说着放下钣手,「谢谢你啊!」他顺手再拍拍路家宝。

洪母赶过来道谢,取出钱要给路家宝。

路家宝涨红了脸,拼命摇头,抱着工具箱逃似地离开了。

「咳,你看这孩子,收下有什么关系呢?」洪母看着路家宝的背影喃喃道。

「妈,大家街坊这么多年,要收也不好意思。」洪正明一面说,一面想要接过钱。

洪母拍开洪正明的手:「你拿干什么?你又想乱花。」

「什么乱花,我不过……」

「得了,想和猪朋狗友吃喝玩乐,你的薪水足够了。」洪母返回厨房,又转头吩咐道:「正明,记得谢谢人家。」

「知道,到路记多吃几次饭不就得了。」

***

由于水管事件的接触,洪正明不由地注意起路家宝来,他发现路家宝是一个很热心的人,洪正明不止一次看到街坊里妈妈级人物们将小孩托给路家宝照顾,自己去做头发、打麻将,有人要临时出门也会将家中的猫狗交给路家宝照看,街坊家里平常有些事情,路家宝都会帮忙。

「他倒是个很热心的人。」洪正明对洪父说。

「谁?」

「路家宝!」

「哦,就是路家那个长得比女孩子还漂亮的小孩。」洪父注解着。

洪正明哈哈大笑:「爸,你说什么?」

洪母听到了,说道:「你爸说错了吗?家宝就是比女孩子还漂亮,脸小小的,好可爱,你看王家还有马家那三个女孩,哪有家宝漂亮。」

洪正明忍着笑,不断点头。

一个晚上,洪正明又工作得很晚,他才走近街区就听到了喧哗声。他赶过去看,见到三个小混混正在路记门口大叫大嚷,洪正明马上明白这些人是吃霸王餐的家伙。

小混混们正和店伙计拉扯之际,突然一声断喝自耳边炸响:「喂,吵死人啦!」

大家都被这一声叫喊吓到了,齐齐回头看。

洪正明一脸怒容站在店门口,瞪视着众人。

几个混混被洪正明的声势吓住了,看他黑着脸,一件衬衫搭在肩上,穿着无领的黑色T恤和长裤,粗壮的手臂卡在腰间,高大的身形,头几乎要碰到店门上的横梁。

身形上的巨大差异,小混混先自矮了半截。

洪正明大步走过来,二话不说,在每个小混混头上扇了一巴掌:「你们想死啊,半夜里这样吵,想被街坊扁吗?」

三个混混不敢吭声,缩着脖子乖乖站着。

「瞧你们那点出息,出来混就为了白吃一顿?真没用。」其实洪正明也看出来了,这三个年轻人不是什么黑道中人,不过是不良青年,想白蹭一餐饭吃罢了。

洪正明走进店堂,低头看看餐桌,又扫了小混混们一眼:「吃了多少算我的,快滚。」

三个人拉拉扯扯地跑出店外。

小何一手扶起倒下的椅子:「正明,谢谢你。」

「这是怎么了?」洪正明问。

「今天老板不在,有人想来吃白食。」伙计小赵回答。

「就是老板在我看也没什么用。」洪正明想起路永消瘦的模样。一抬头,洪正明看见站在一旁的路家宝,见他衬衫凌乱,想来刚才有过拉扯,他对路家宝说道:「他们吃了多少,我给。放心,他们不敢再来了。」

「谢谢你。」路家宝低头道谢。

「谢什么,我还没谢你呢!」洪正明顺手将路家宝纷乱的头发理一下,指尖是丝一般的触感。

这小家伙的头发好好摸。

吃过饭,路家宝又感谢一番,洪正明挥着手走开。

周末,路家宝自郊区果菜市场采买了新鲜菜蔬回来,他开着小小的货车经过宁静路的街区球场,看见洪正明正和一群小孩子一起踢球。

洪正明滚了一身的泥灰,和一群孩子们跑到东、跑到西,踢得不亦乐乎。

路家宝看着笑了笑,将车开走。回到餐馆,将买回的菜蔬一一洗净、切好,放入冷藏柜内备用,路家宝这才有时间休息一下。

路父看看儿子的小面孔,有些心疼起来。因为身体不好,路永从工作的工厂提前退休,退休后收入减少,一直无力将所住的政府分配国宅买下,于是路父向银行贷款,租下宁静路上这间小小门面,希望可以赚点钱,买国宅作为自己和独子的安身之所。

下午三时,路家宝准时醒来,洗洗脸,进了厨房开始做晚市开张的准备。

一心希望可以还上次路家宝修水管的人情,洪正明光顾路记的次数多了起来。路记的伙记小何和小赵,已经可以不用洪正明点菜而知道他想吃什么。

晚上在路记吃饭,洪正明会和常来这里的几个街坊一起看店内的电视,特别是有球赛的日子里,大家一道看球,为共同喜欢并支持的香岛市明珠队加油呐喊,很带劲。也许是因为洪正明的投入点燃了大家的热情,来店里喝酒看球的人越来越多。

路家宝的心里十分感谢洪正明,随着接触,他发现他热情、大方、开朗,如同兄长般,家中独子的路家宝十分希望有这样一个哥哥。

洪正明同样也在注意着路家宝。

洪正明人长的英俊帅气,又高大,在街坊中颇受女孩子们注目,在这一方面他一向感觉良好,可是来路记这几次,洪正明发现,来找路家宝的女孩子也不少,这让他有点吃味。

路家宝人长得秀气,甚至可以说漂亮,大眼睛长睫毛,身材比例非常好,宛如漫画中走出来的美少年,常有女孩子来买冰茶并向他搭讪。

洪正明悄悄问小何:「家宝很受欢迎啊!」

小何眨眨眼:「是啊,这种小帅哥很有人气的。」

洪正明不由瞪大了眼睛:「小帅哥?」

「是啊!家宝好象只比你小三岁,但是他天生娃娃脸,说高中生也有人信,所以很受姐姐型的女孩欢迎,倒追的人不少啰。」

「呜!」洪正明撇着嘴角,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一天下午,台风登陆,气象台挂起风球。洪正明结束工作之后,天已经快黑了,大街上几无行人。下了公车,洪正明往家里跑去,突然发现路家宝披着雨衣,正往外面赶。

「喂,这种天气你要干什么?」洪正明大声喊着。

路家宝停住脚步:「三号楼顶上的天线倒了,带断了电线,我去帮忙。」

「你能干什么?打电话报修不就得了。」

「总不能看着不管。」

洪正明看看路家宝瘦瘦的背影,心中一动,也跑了上去。

在三号楼顶上,市政府的维修人员已经来了,但是风势太大,修理缓慢。洪正明和路家宝,还有另外的几个街坊以及社区的巡警都来帮忙,到底人多力量大,天线重新竖立,电线也接驳。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下了楼,路家宝拉住洪正明:「到我家去吧!你都湿透了,我煮姜茶给你。」

「不了,我回去了,我怕我妈着急。」洪正明挥挥手,跑开了。

回到家,洪正明被洪母数落一通:「看你淋得像掉进河里的小鸡似的。」

洪母数落完,去休息了。

洪正明换了衣服,擦着头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这时有人敲门,洪正明开门一看,竟是路家宝,他用保温瓶送来了姜茶。

「哎呀!你看看,这么大雨还跑过来。」洪正明忍不住埋怨。

「没关系,谢谢你也来帮忙。」

「小事情,你不是也在帮忙吗?」

喝着热热的姜茶,洪正明突然不好意思地笑起来:「喂,我饿了。」

路家宝一愣,随即明白:「我煮个面给你好不好?」

「好,快一点就行。」

跨坐在厨房的椅子上,洪正明看着路家宝熟练的切肉、配菜、把面下进锅里,心生羡慕,他是一个和厨房没缘份的人,几次做饭都让厨房差点要失火,因此也打消了学做饭的念头。

面煮好了,洪正明大口吃起来:「好味道,会做饭的人就是不一样。」

看着洪正明吃完面,又帮他洗净锅碗,路家宝要走了。

「我送你。」洪正明取出雨衣、雨伞。

「不用了。」路家宝一个劲的摇头。

「不行,一定要送。」洪正明不容拒绝,披好雨衣,又撑起伞,洪正明送路家宝回去。

雨下大了,从天而降的水幕似乎可将天与地相连,昏黄的街灯,宽阔的马路上,只走着这一对。洪正明突然之间有一种地老天荒般的感觉,仿佛自己与路家宝相识很久。看着身边瘦瘦的男子,明明他只小自己三岁,但是他看起来是那样弱不禁风,惹人怜惜,洪正明不由将伞又往路家宝那边偏。

***

台风过去之后,洪正明突然好运了起来,他认识了一个自己各方面都满意的女孩子——李佳宜在父母经营的加盟连锁超市里任职,人长得甜美可人,经朋友介绍,她与洪正明相识,她对洪正明颇为满意,交往了起来。

最初的交往,双方都是大队人马的活动。

一群电视台的工作人员租下一艘游艇,备齐食物,一起出海去玩。

这样的活动三不五时的就会有一次,电视台收入不错,工作压力又大,大家都很喜欢出海玩。

这一次,洪正明带了李佳宜上船。

李佳宜平时自有一批玩耍的朋友,像是超市的供货商、运输商以及厂家的行销人员等,他们又是另一层水里的鱼,她看到洪正明这条船上的阵势,并不放在眼里,心中只暗怨带来的酒不是名牌。

洪正明将李佳宜介绍给自己几个要好的同事:采编的安婷、剪辑的王齐、编辑钱乐,李佳宜大方得体的和几个人打招呼。

一整天玩下来,洪正明送李佳宜回去时,几个同事在背后悄悄议论起来。

「长的很漂亮。」安婷说道。

「眼睛长在头顶上。」钱乐摇摇头,他比这几个人年长一些,看问题的角度也不相同。

「不错了,不是说还有点家底吗?算是匹配了。」王齐倒是蛮赞同。

「要和她交往,最起码正明得买辆车。」

「我看不会,这女孩挺懂事的。再说,正明买车很容易,养车比较麻烦。」王齐摇头。

……

众朋友还是希望洪正明能找到良伴。

资源下载解压教程;②点此申请分桃会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访问新版分桃 fentao.io 建议使用谷歌/火狐/Edge等浏览器~  微博: @分桃LG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