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高手 作者:不为什么

  文案:
  我们一开始在一起,真的是因为爱情
  我们最后选择在一起,也是因为爱情。
  那中间的种种
  已经不用多想了
  而其实内心的深处
  谁都是寂寞的高手
  第一章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真正宣布的时候,杨波还是笑不出来。不由自主的想起古时忠臣被贬谪出京的故事,暗地里问候了一遍台上那些老奸巨猾的秃顶大爷的祖宗们。
  事已至此,没话好说。这分公司副总的职位就像一块鸡肋,对饱食终日的人来说,不值一文。可是对杨波这样半饥半饱的人来说,只好微笑着勉强下咽。
  谁叫你只有个大学文凭呢,现在新来的小子哪个不是什么B什么A的,谁叫前任领导是你八杆子打不着的表姨父呢,一朝天子一朝臣,你杨波如果提在质检部那么重要的部门谁放心的下。谁叫你快三十了还得拼上老命背井离乡才混个中层呢,谁叫你杨波自己没本事不敢冲冠一呼老子不干了呢。
  接下来就是些送别的宴会,和领导,和同事,和旧情人。却都觉得不咸不淡的,品不出什么滋味来。
  旧情人当然不能一起聚了,杨波这时候也没什么心情搞NP.电话簿里挑出三个分手亦是朋友,偶尔还联系的,一一打了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已停机。”杨波挂了电话,日。出师不利,当初这小子追自己的时候就差没抹脖上吊了,这分手之后,就淡薄至此了。
  然后杨波又自嘲的笑了,自己还希望谁为自己守身如玉?继续拨弄手机。
  “喂?”电话里声音疲惫。
  “喂,值班呢?”
  “嗯,刚做完手术。找我有事吗?你爷爷好点没?”
  “找你有事,我爷爷没事,你别张嘴就咒我爷爷啊。”
  接电话的人叫张晨栋,骨科医生。前年杨波的爷爷出车祸进了医院,杨波因此得以和他相识。本来两人兴趣爱好品位层次都挺搭调的,可是医生特有的洁癖让一起同居新鲜感本来消耗无几的杨波大喊头疼。再加上一个20出头找张晨栋治伤的足球运动员的介入,最后还是友好分手了。其实杨波自己也知道,他是被那个青春无敌的第三者踢出局的,可他还是愿意承认感情不和,友好分手这个理由。
  “我要调到A市去了。”
  “调?”
  “嗯,长期的。”
  “什么时候回来?”
  “遥遥无期。”
  “听你这话不想走?”
  “是不甘心。”
  “那别走呗。”
  “说的轻巧。”
  那边没话了,小小的电流滋滋的回荡着,杨波感觉自己的青春就这样滋滋的跑着,以刘翔的速度。
  “不想去别去呗,我养你。”
  “那我不成小白脸了?”
  “那怎么了?你要想当早就当上了,也不用等到现在脸上长褶子了。”
  杨波笑了,没敢眯眼睛。他不确认自己是不是已经有褶子了。他只知道电话对面的这个人脸上的褶子比他多多了。因为他5年前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35岁了。
  那时杨波才22,刚从大学毕业。这个叫孙衡续的男人给了他他想要的一切,名车,名表,信用卡,高层公寓。杨波没靠他的能力找到工作,并且干的不错。就自以为自己有资格有能力完全拥有这一切,包括他孙衡续,没想到最后才发现是镜花水月。当杨波和他以及他的那些名车名表高级公寓以及他的那些妻妾男女一起来了个决绝的分手之后,不止在一个夜晚暗自后悔,装什么纯情啊,起码把车收下呀。
  可是后来再见到他杨波总是大义凛然的样子,刚刚买了雅阁的那几天还专门约了时间接他吃饭。主要就是让他看看没有他自己也混得不错,虽然车珂伧了点,可是人还那么帅。
  孙衡续后来也不止一次的问杨波他到底想要什么,杨波总是执着的说“你知道的。”孙衡续摇摇头,杨波如释重负。其实想要什么?杨波自己也不知道。
  做好交接,喝完烈酒,拿上调令。眼看着要和这个城市说白白了。
  离开之前,杨波去爷爷那里,把自己拿不了的东西暂时的存放起来。看着杨波紧忙呼,杨爷爷端着紫砂的茶壶唠叨起来。“唉,你们就折腾吧。一个个的,都不愿老实呆着。”
  杨波心想,您老以为我愿意啊,您可不拿着退休金天天喝茶看报的多悠闲。
  “你爸妈在B市,一年也难得回来两次,你姑姑在加拿大更是没了人影。把你奶奶都拐跑了给他看孩子,好不容易你在身边,星期六日也难见个人影。也罢也罢,走了我也就不惦记每个星期六日还得和小阿姨等你这个少爷。”
  杨波笑了,心想还也罢也罢,您这说书呢,嘴上却说“那您回B市不就得了,去我爸妈那住阵子,挺好的也。”
  “冬冷夏热的有什么好?我跟你走得了。”
  杨波差点叫出来,您要跟我走了我哪有时间吊凯子?不过马上就被另一个孝顺的自己骂了一句,疑惑的问“跟我走?我那还没定呢。要不等我定了我来接您?”
  “谁去找你啊,只不过坐你的顺风车去看看老战友。反正现在老年大学放暑假,我没什么事干。你郭爷爷早说让我去看他。”
  “郭爷爷?”
  “你忘了你小时候他还在广州工作,来看我的时候还给你买了身白色的小西装?”
  白色的小西装?这杨波倒是想起来了。他穿着西装在小学校园里游荡,得到小朋友羡慕的眼光。他故意站在班长的面前,比他还帅的班长立刻把头望向别的地方,眼睫毛长长的。
  “想起来了吧?”
  “想起来了,白色小西装嘛。”后半句杨波没说出口。
  车沿着高速公路飞驰,绿色的确定车距的牌子也一面面的闪过去。杨波开着车,听着爷爷没心没肺的小呼噜,心里一阵伤感。不由的想起一个网友说的话:人要是热闹惯了,小小的一点寂寞,也要消耗掉无数的脑细胞,无法可解。热闹是让一个人傻掉的最快的方法。而寂寞是让一个人疯掉的最快的方法。
  下午2点多的时候,终于到达了目的地。现代的交通工具让距离很远的城市变成了表上几分之几的指针和地图上小小的两点。开了快7个小时车的杨波又困又乏,倒是睡足了的爷爷精神抖擞。沿路又费了不少的口舌,打听到了两位老人约好的地点,又打手机约好了时间,直到3点钟的时候,才接上了同样精神的郭爷爷,一起来到了A市南郊的小院前。
  两位老人见面真是百感交集,差点就老泪纵横了。坐在院子里聊个不停。杨波接过郭奶奶拿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灰尘,看着葫芦架下摆的七碟八碗。又看了看两个旁若无人的老头,正不知该如何。郭奶奶挥挥手笑了“别理他们,你先吃吧,吃完上楼去休息就成。屋子我也给你收拾好了。”
  杨波确实饿了,也没客气,点点头坐下一阵大吃,光米饭就吃了三碗。啤酒很冰,杨波贪凉喝了一瓶。不知道是路上空调吹着了还是啤酒喝的胃里不舒服了,没多一会就难受开了。
  郭奶奶把他领到楼上一间朝阳的小屋里,干净的床上铺着深蓝色的格子床单。“你就在这睡吧,我孙子的房间,平时也不怎么有人住。床单我刚换的。”
  做在床上,能看见楼下院子里的葫芦架,看见郭杨两位老人围着小方桌正把酒言欢,太阳快下山了,阵阵凉风吹来,有点遗世独立,超越红尘的感觉。
  “这两老头年轻时候没什么猫腻吧?”杨波迷迷糊糊躺在床上,漫无边际的瞎想着,不一会就着了。
  这是这位大龄青年,大帅哥,大公司小中层简称三大的杨波在A市的第一天。
  许多故事结束许多故事开始,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对于杨波这个故事来说,又从哪算开始又从哪算结束呢?
  

资源下载解压教程;②点此申请分桃会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访问新版分桃 fentao.io 建议使用谷歌/火狐/Edge等浏览器~  微博: @分桃LG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