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病良医

伤久不愈

昨夜下了雨的缘故,青石板湿润但光亮可鉴,梨花瓣被打落到尘泥,零丁几朵缀在枝桠,风韵犹胜千枝万簇。
着青衫的年轻男子从深巷走出,衣着整洁,眉目温疏,仿佛那巷子不是久负盛名的红柳巷,他也只是一个读书一夜的士子而非嫖/客。
这个读书人一路步行,到将军府前停下。管家模样的人甫一见他,如释重负道,“唉呀我的小祖宗,你怎么才回来,幸而那位来了,正与将军下棋。将军可是找了你一夜!快快快,回去换身衣服,趁将军心情正好,去请个罪。”
读书人蓦的笑起来,温和又疏离的眉眼活了起来,灵气满满,他轻轻点点头,“好的,多谢王管家,我知了。”
灵汐园
是顾鸿为那位建的园子,春桃夏竹秋菊冬柏,四季都是美的,虽然没人住。
他摇摇头,自己还想过住进去,不自量力啊。旋即步伐轻快,往自己屋去。
他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一件略旧的浅蓝衣衫,换上后又收拾了自己杂七杂八的东西,拢成一个小包袱。
一支几近无毛的毛笔,一本破书,几片碎玉,一截带血衣袖。
七年了,也曾恍惚认为这便是归宿,但到头来只有这些真正属于他。
“年少自负凌云笔…怕黄花也笑人岑寂。”他自语些什么。
“ 苏语,你是老夫见过最有天赋的读书种子,怎可自斩前途,将自己奉于他人,甘做一个、一个男宠!”老人吹胡子瞪眼。
“我爱他啊。”他听见少年坚定的说。
“你若是自贱,我苏家便再也没一个苏语。”
“是我自卑自贱。”苏语苦笑。
下辈子让我赎罪。
顾征与皇帝在亭子里下棋,气氛和谐,果真天生一对。
顾征无意看见苏语,眉头微皱,抬手招苏语过来。不顾身边的人,冷声厉斥,“跪下。”
“昨晚还玩的开心吗?一夜不归是谁给你的胆子!”
苏语弯弯嘴角,“关你屁事。”
苏语从来温和,少与人呛声,温言雅玉语仙人可不是姑娘们的玩笑。
显然,这不同寻常的回答震憾了在场的所有人。
苏语旁若无人的继续,“我年少不知事,竟敢觊觎光明神武的顾将军,如今好不容易清醒过来,难免有些口不择言。抱歉啦。”
“今来此,为告别。我余生么,去看看壮丽山河,顺带考考功名。”苏语眉眼弯弯,还是那个少年人啊。
顾征忽然双目赤红,怒气勃发,“滚啊,我从没有稀罕过你,是给你脸了。”
苏语彬彬有礼的欠欠身,转身走了。拎个小包袱,右手漫不经心摆了摆,像是告别。
他与谁告别?

出了将军府,进了红柳巷,刚跨进一个小院,堪堪把门关上,苏语便无力的贴着门板滑落下。乌发有了几根银丝,一齐顺着动作掩住他通红的眼角,呜咽声渗出来。
他哭了。
哭自己贱心不改,哭自己病入膏肓,哭自己懦弱无能,哭自己无人送终。
莺歌燕舞,桃红柳绿,春光荼蘼。
红柳巷迎来了一个顾将军,与这春一样,热闹极了。
走了个苏公子。

资源下载解压教程;②点此申请分桃会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访问新版分桃 fentao.io 建议使用谷歌/火狐/Edge等浏览器~  微博: @分桃LG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