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降热搜(中) 作者:颜凉雨

34、第34章…
《国民初恋漂流记》第八期延迟一周,四月十一号才播出。
彼时陆以尧的工作强度已回到正常水平,虽然再没有连轴转的情况了,通告依然基本满档,等到想起来看这期大结局,已经是五一过后的事情了。
那天刚刚下完一场春雨,给持续回升的气温重新注入一丝凉意。北京难得出现了蓝天,街道两旁树上的叶子被洗得翠绿明亮,在懒洋洋的日光里,随风轻摆。
陆以尧把公寓的窗户都打开,穿堂风一起,吹散了整个冬季的尘霾,吹得心情都清爽透亮起来。
如果去掉沙尘暴,去掉乍暖还寒,只把和风细雨清新怡人当做春天的标准,那北京的春天永远晚来早走,短得让人心碎。
好在,陆以尧还能在这稍纵即逝的光景里,偷得半日闲。
“一整季下来,最大的感受就是人与人的相处是件很奇妙的事情……”
客厅电视的屏幕里,陆以尧正端坐着侃侃而谈,他的对面应该是导演,但镜头只给到陆以尧,和他后面的节目LOGO背景板。
电视里是一个半月前的陆以尧,电视外的沙发里是现在的陆以尧。
许是最近总闷在影音厅里了,偶尔在下午的阳光中看看节目,感觉也蛮好。
“一人一句话的评语……夏新然,像个小太阳,永远熊熊燃烧,痛快自己,也温暖别人;张北辰嘛,青春活力,朝气蓬勃,我觉得他应该是我们所有人里最符合校园初恋想象的;顾杰,铁血纯爷们儿,很可惜这季节目没有真人CS那种实战闯关环节,不然他应该能大杀四方;冉霖……他是一个相处起来会让你觉得很舒服的人。”
镜头戛然而止,画面无缝切换到夏新然——
“最大的感受啊,应该是想要多来几次这样的节目吧,会去到很多自己平时去不到的地方,还交下了好朋友,其实像我们平日里工作比较忙,很难有这样的机会……”
等等。
陆以尧眯起眼睛,如果他没记错,好像不止夸了冉霖一句吧,就算不能都用,好歹剪一句精华的啊!保留第一句也太简单粗暴了,明明他后面越说越有感觉,金句层出不穷……
“一人一句话,呃,我得好好想想……”
镜头里不知何时换上了冉霖,认真的模样就像在面试的毕业生。
陆以尧不自觉坐正身体,竖起耳朵。
“顾杰永远能量爆棚,让人一看他,就觉得充满干劲;张北辰很温柔,很包容,相处起来特别轻松;夏新然有一颗赤子之心……陆以尧,呃,认真敬业,有责任心,有担当,对待朋友更是真诚坦荡……对,有点一身正气的感觉……”
估计也意识到自己的评语有点怪怪的,镜头里的冉霖忍俊不禁。
电视前,陆以尧心情复杂。
冉霖确实是在夸他,不管从语气还是神态上都看得出来,那人夸得还很认真。
但一身正气……到底是哪里来的错觉,他又不是包青天!
节目接近尾声,开始闪回之前所有旅程中的合影纪念。
桂林骑自行车,四川看大熊猫,三亚搭椰叶棚,上海玩游乐场,迪拜冲沙,法国走秀,泰国大象,冰岛极光……
不住往上滚的字幕,是后期灌的鸡汤,却也有一两句戳中陆以尧的心情——
他们在磨合
他们在成长
他们在互相了解
他们在彼此包容
他们没有碰到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
但性格迥异的有趣伙伴们
于欢笑和泪水中
碰撞出了个斑斓世界……
“要不在微博里问一句?”任由节目结束电视跳回点播界面,陆以尧把微信和微博来回切换,犹豫不决。
一个月前自己问的那个广告品牌的留言,石沉大海,至今未收到冉霖回复。
原本忙起来的他已经把这件事忘了,结果刚刚看最后一期,又勾起了这件事的回忆。
这不是什么大事,但在陆以尧这里,总好像悬而未决,没个说法,于是不想则已,一想就得琢磨个几分钟。
“李同……”陆以尧喊正在客房里收拾行李的助理。
今天是姚红下达的24小时监控令执行期的最后一天,鉴于陆以尧一个月以来表现良好,看不出有二次晕倒的危险,李同这个监督员,也就可以光荣下岗了。
听见呼唤的小助理哒哒哒跑出来:“陆哥,什么事?”
陆以尧想了想,问他:“假如你是一个粉丝百万的明星,有另外一个明星在你微博下面留言,你会看到吗?”
李助理已经不是第一次充当百万粉丝的大V了,如今对于这种情景假设性问题,手到擒来:“应该能看到,因为通常粉丝会把这个明星的留言顶到最上面,顶成最热留言,所以他只要进入自己微博主页,点开那条微博下面的评论,第一眼就能看到。”
“如果不进自己微博,就在APP首页直接点击查看最新留言呢?”
“那所有留言都是按更新时间无差别排列的了,你那条肯定淹没在成千上万的留言里。”
“有道理。行,你继续去收拾吧。”
“嗯,陆哥你有事再叫我。”
目送李同身影消失在客房门后,陆以尧才后知后觉……
【你那条肯定淹没在成千上万的留言里。】
你那条?
助理怎么知道他是想留言那个,他就不能是被留言的那个吗!
铃铃铃——
玄关的门禁可视电话骤然响起。
这意味着有客来访,正站在楼下等着业主给开单元楼的门。
陆以尧家里几乎没有访客,除了姚红。
但因为陆以尧的个人习惯,除非有事,姚红也很少直接找过来。
正疑惑起身,李同已经麻利跑出来,一口气奔到可视电话前,没等接听,先转头向陆以尧汇报:“是红姐。”
一如所料。
陆以尧踏实下来,那边李同已经接听电话,给姚红开了门禁。
不一会儿,敲门声响起,守在玄关的李同立刻开门,姚红冲他点点头,换了拖鞋进客厅,未等坐下,便道明来意:“《落花一剑》的演员名单拟出来了,我拿过来给你看看。”
陆以尧看着风风火火的经纪人,有点奇怪:“你发我手机上就行了,哪还用特意跑一趟。”
姚红没接话,只从包里将A4纸匆匆打印的拟定演员名单掏出来递给陆以尧:“先看看吧。”
陆以尧不明所以地接过名单,第一眼就看见了自己的名字,而在自己下面的方闲……
“俞冬?他演方闲?”陆以尧这回是真意外了,颇有点不可思议地看姚红,仿佛想确认这条信息的真伪。
俞冬比他大几岁,出道成名都很早,现在已经是妥妥的电影咖,很少再拍电视剧,更别说这种双男主的。
双男主,说得好听,两个都是主角,但只要是故事,就会有主线,只要有主线,就难免有侧重。以《落花一剑》为例,所谓双男主,就是唐璟玉和方闲两个角色的地位基本相同,戏份重量大致相当,但归根结底,这个故事的主线是围绕唐璟玉来的,起,是唐家灭门,收,是唐璟玉放弃复仇,退隐江湖。由始至终,唐璟玉都是推动这个故事往前走的灵魂人物,方闲的戏份再重,这种故事本身带来的“主角感”仍是不可磨灭的。
俞冬愿意与他共享“男主”头衔,还是双男主中稍微次之的那个,不可思议。
“不用大惊小怪。陈其正和宋芒能从大屏幕上下来,俞冬更能。拍电影哪有拍电视剧赚钱,既想要逼格,又想要真金白银,这种电影级别配置的电视剧真心是可遇不可求。”
“但俞冬比我名气大。”
“可是他人气没你高。”
陆以尧无言以对。
收视率为王的时代,谁能带流量,谁就是老大,很现实,也很残酷。
他不是不懂这个道理,只是有点头疼未来的相处。
俞冬这个人他打过几次交道,有才,但心气很高,怎么看都不像会甘心和他分享双男主的样子。
陆以尧对艺术没有太执着的追求,但对工作伙伴,还是希望能其乐融融的。
眼见着陆以尧的思绪越飘越散,姚红无可奈何叹口气。
俞冬根本不是重点好吗。
“忘掉俞冬,往后看。”忍无可忍,姚红终于出声拉回陆以尧的神游。
方闲下面就是徐崇飞。
徐崇飞后面的饰演者……冉霖?!
陆以尧猛地抬头,瞪大眼睛看姚红,比之前看见俞冬的眼睛大了好几圈。
姚红很满意他的反应,淡淡微笑:“是不是很意外?”
当然意外。
但好像震惊里……还有点高兴?
姚红等着艺人发表意见呢,左等右等,还是一张蠢萌震惊脸,无语:“怎么不说话?”
陆以尧眨巴下眼睛,回过神,感慨万分:“这还真是……”
姚红屏息等待。
“……人生何处不相逢。”
姚红差点被一口气噎着。
高兴也好,厌恶也罢,总该有个明确态度,这种千帆过尽一样的感慨是什么玩意儿。
“你到底怎么想的,”姚红也不猜了,直截了当地说,“这还不是最终名单,也就是说除了俞冬,剩下的人你觉得不合适的,都可以提出来,片方那边有商量的余地。”
陆以尧闻言愣住。
姚红问他怎么想的,他还想问这句呢:“红姐,你这话……什么意思?”
姚红静静打量陆以尧的神情,良久,终于无奈地接受现实——自家艺人是真心询问,并且对于这份拟定名单也没有半点不高兴的意思。
不,在跟俞冬合作的未来上,他还纠结了一下,结果对着冉霖名字,如春天般温暖。
好脾气如姚红,也想挖开自家艺人脑袋看看,里面都装了些什么。
“咱俩之间从来都不拐着弯说话,今天也一样,”姚红叹口气,尽量让语气和缓,是个商量的态度,“我认为,最好不要和冉霖搭戏。”
陆以尧正色起来,嘴唇抿成一字,不言语,但微微皱起的眉头代表他在认真听。
姚红继续说:“冉霖之前捆绑你炒作,蹭热度,这个没有任何疑问。包括后来上真人秀,你敢说节目组找他没有继续炒话题的意思?是,后来节目换风格改兄弟情了,他的团队也不炒了,但不管你和冉霖是卖腐,还是好兄弟,你们两个同框的次数都已经太多了。如果再合作电视剧,就算他的团队没有捆绑你的意思,但戏里戏外你俩都肯定分不开了,片方、观众、舆论都会把你们捆在一起。圈内好友,甚至是荧幕CP,冉霖当然乐见其成,但这种观众印象对你的前途是没有太多助力的。”
陆以尧思索半晌,微微眯起眼睛:“你的意思是冉霖之所以想上这部戏,和当初的综艺一样,也是因为我在?”
姚红摇摇头,客观分析道:“这种资源就算没有你在,他肯定也是想上的,但你在,那更锦上添花。谁会嫌好处多?”
陆以尧沉默,垂下眼睛,陷入思考。
姚红耐心等待,她相信陆以尧会想清楚其中的利害。男男CP是一把双刃剑,圈粉快,但风险也高,万一其中一个出了什么幺蛾子,另外一个人哭都没地方去。以陆以尧现在的资源和发展前景,没必要蹚这种浑水。
客厅陷入微妙的寂静。
幸而下午三点的阳光足够明媚,幸而穿堂风依然吹动着窗帘,才不至于让气氛太过尴尬。
李同原本想倒水的,在敏锐捕捉到谈话气氛的郑重之后,乖巧躲进客房,继续跟自己的行李奋战。
不知过了多久,陆以尧终于抬眼,开口:“红姐,我记得你说过陈导是一个对演戏要求很严格的人,既然他能选中冉霖演男三,就应该是认可了冉霖的演技,而不是和我这个男一号能炒出话题。”
姚红没想到陆以尧想了这么久,想出来的竟然是替冉霖说话,有点着急:“如果演技可以,又能出话题,没有导演会拒绝。现在客观情况摆在这里,你和冉霖就是两桶高度不一样的水,你高,他低,只要中间连了管子,不管是综艺还是电视剧或者别的什么,永远都是你的水往他那边跑,懂吗?”
“那换成别人就不蹭我热度了?”陆以尧觉得自家经纪人陷入了一个逻辑误区,“红姐你仔细想想,以前我不认识冉霖,我合作过的女演员少炒作了吗?如果按照你的水桶理论,是不是以后所有人气比我低的我都不能合作了?”
姚红语塞。
陆以尧轻叹口气,尽量让语气和缓,他知道姚红为他好,所以不希望让姚红感觉他在争论,只是想表达自己最真实的想法:“红姐,这个角色是冉霖自己争取来的,以他的咖位能争取来这个角色,肯定不容易,我一句话就给否了,朋友没有这么做的。”
姚红定定看着自家艺人,语重心长:“如果他拿你当朋友,你就不会在拟定名单上才知道他有份参演。”
“也许他也没想到自己试戏会过。”陆以尧试图找个合理解释。
姚红摇摇头,一副“你太天真”的无奈:“以王希的本事,她只会比我们更早拿到拟定名单,如果按照你说的,冉霖怕试戏不过,那现在已经过了,为什么不来和你通气。”
“他没有义务和我通气……”陆以尧还在替冉霖说话。
“你不说你们是朋友吗。”姚红简直想去找冉霖要迷丨魂丨药丨配丨方。
陆以尧沉默下来。
就在姚红以为他终于想通的时候,他忽然摇了一下头。
很轻,很缓,但不容拒绝。
“红姐,要是片方和导演出于其他考量,否掉冉霖,我不管,但在我这里,我不会害他。如果你执意要去和片方说我不想让冉霖演这个角色……”陆以尧一字一句,低缓却有力,“我真的会生气。”
生平第一次,姚红被自己的艺人威胁了。
还是用“我会生气”这种幼儿园熊孩子才会用的筹码。
偏偏,姚红还吃这一套。
所以说,溺爱孩子是病,而且无药可治。
“随你吧。反正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说了,到时候你要再被蹭了,不许跳脚。”
“行,”陆以尧微笑,“到时候我抖手。”
姚红没好气地白他一眼,也不知道陆以尧从说服自己这件事中获得了多大乐趣,现在眼角眉梢都带着喜气。
事已至此,姚红还能说什么,只得往前看:“最多半个月吧,剧本终稿和合同会一起给我们。”
陆以尧说:“九月开拍,时间也挺紧了。”
“没办法,听说投资人那边各种修改意见,宋芒都要疯了,”姚红道,“不过场地和开机日都定好了,所有演员档期也是按照拍摄时间协调的,投资方心里应该也有数,不会太过分。”
越过冉霖的问题,姚红和自家艺人接下来的聊天就其乐融融了,不过也着实没什么好聊的了,各种琐碎事情都念叨一下之后,姚红便起身告辞。
送走姚红,陆以尧却不平静。
别看他跟姚红说得头头是道,立场坚定,但真去思考“冉霖为什么不跟他通气”这件事,还是挺折磨人的。
而且越想越没底,越想越心虚,越想越乱,越想越满脑袋都是姚红那句“如果他真拿你当朋友”的假设。
这个世界上最惹人厌烦的就是如果。
它给了你很多答案,却从不把对的标注出来。
那就直接去问吧。
陆以尧坐在客厅的沙发里想了十分钟,决定采取简单粗暴法。
第一次给冉霖打电话,陆以尧莫名有点紧张。
一段音乐过后,那边接听。
“喂,你好。”
冉霖的声音客气礼貌,而且不知是不是错觉,听起来还有点……软糯?
“咳,”陆以尧清了下嗓子,才说,“你好。”
电话那头顿了下,问:“哪位?”
陆以尧黑线,刚酝酿起的兄弟情冷掉大半:“你没看来显?”
电话那头又是几秒的安静,忽然音调升高:“陆以尧?!”
陆以尧扶额,为什么对方的声音听起来没有喜悦倒好像有一丝……惊恐?
“你怎么会给我打电话?”似已确认来电者身份的冉霖,声音终于明朗起来,“我刚叫了餐,还以为外卖到了。”
惊恐没了,陆以尧很欣慰。
软糯也没了,陆以尧有点失落。
外卖到了……陆以尧忍。
“我是来恭喜你的,”陆以尧也不绕弯子了,开门见山,“《落花一剑》。”
“你怎么知道我去试这个戏了?”电话那头的声音无比惊讶,怎么听都不像装出来的,“不过现在八字没一撇呢,你不知道,这个戏竞争特别激烈,希姐说希望不大,能跟导演混个脸熟,刷刷存在感就不错。”
陆以尧皱眉,总觉得哪里不对,而且还不止一个地方。
冉霖:“喂?”
陆以尧:“你不知道你试戏通过了?”
冉霖:“……真的?!”
陆以尧:“你还不知道?”
冉霖:“希姐没和我说啊。会不会是她还没得到消息。”
陆以尧:“不可能,拟定名单已经出来了,没有意外的话,你就是徐崇飞。”
冉霖:“不行,我得消化一下,幸福来得太突然……哎?我试戏通过你是怎么知道的?”
陆以尧:“拟定名单当然也会送到我手里。”
冉霖:“为什么要送到你手里?”
陆以尧:“我也需要知道我的搭档都是谁啊。”
冉霖:“……”
电话那头陷入了长久的寂静。
然后——
“你是这部戏的男主角?!”
陆以尧几不可闻地叹口气,他就说哪里怪怪的。
第一,冉霖根本还不知道自己试戏通过了。
第二,冉霖也不知道这部戏的男主角是他陆以尧。
第三,现在场面尴尬,他该怎么办?
“太好了,我们可以一起演戏了!”
“……是啊,我就是来告诉你这个好消息的!”
冉霖绝对是小天使!
“那张北辰呢?他成功没?”电话那头兴奋地追问。
陆以尧茫然:“张北辰?”
冉霖:“对啊,我俩同一天试戏的,他的角色是方闲,过了吗?”
陆以尧懂了,有点遗憾道:“拟定名单上,方闲是俞冬。”
冉霖那边没了声音。
两人心照不宣,方闲定俞冬,那就与试戏效果无关了,可能俞冬都没有试戏,直接用咖位碾压一众竞争者。
不管怎么讲,能拿下徐崇飞,对冉霖来都是绝对的大喜事,他也就顾不得和陆以尧多说了:“我得马上给我经纪人打电话,她也一直等着信呢,咱们回头再聊?”
陆以尧想说你经纪人应该早知道了,但转念,这个推论其实都是姚红那么一说,没有实锤,如果冉霖的经纪人真的已经知道了,那没道理冉霖还傻乎乎的一问三不知。
“喂?”冉霖悲伤的发现陆以尧的神游不以通讯方式为转移,面对面会游,打电话也会游。
“啊,好,你赶紧和你经纪人联系吧,回头见。”
挂上电话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陆以尧都在思考,他刚才到底为什么要打这个电话,以及,他都在电话里说了一些什么。
大脑从通话结束那一刻开始,就陷入空白。
只剩下一个念头,在白茫茫一片里漂浮着——冉霖这个人有毒,剧毒。
豪华公寓里的陆以尧思考人生,小公寓里的冉霖已经乐得合不拢嘴。
天上掉下来一张馅饼,还就啪叽,砸他脑袋上了,一个高兴都不足以形容他现在的心情。
“希姐,我的徐崇飞过了!”电话一接通,冉霖就迫不及待相告。
王希一愣,下意识问:“你怎么知道的?”
冉霖没多想,只当王希也刚收到信,多方佐证,真实性高到飞起:“所以这件事是真的,我真的通过了?!”
“嗯,”王希顺着往下应,免得还要解释为什么她得到消息也不说,但冉霖这边的消息渠道她必须问个清楚,“究竟是谁告诉你的?”
冉霖光顾着分享喜悦,直到这会儿,热腾腾的脑袋才有点温度往下走的意思,但都到这个份儿上了,只能实话实说:“那个,陆以尧。”
王希被答案惊着了:“陆以尧告诉你的?!”
冉霖说:“嗯,刚打的电话。”
“那他什么态度?”
“恭喜我啊。”
“……姐也恭喜你。”
王希坐进自己的办公椅,忽然觉得这个世界特别科幻。
陆以尧是真心来恭喜的吗?
应该是。不然他完全可以背地里做手脚,神不知鬼不觉把冉霖弄掉,干嘛还要特意打电话来说这些有的没的。
但如果是真心恭喜……
那她这几天究竟在纠结个什么劲儿!
合着她这边绞尽脑汁想着怎么敲开门,怎么跟姚红旁敲侧击探虚实,人家冉霖直接手里拿着门卡大摇大摆刷进去了,还是业主亲自送的!
“你和陆以尧关系什么时候变这么好了……”
“也没多好,就录综艺录得比较熟悉……”冉霖含糊应了一句,直接换了话题,“希姐,你既然也收着名单了,那你知道俞冬是怎么回事吗?最开始就定了他来演方闲?”
这件事王希还真听内线提了两句,她对此不大关心,但冉霖问了,她也就把知道的都说一说:“听说方闲是最难定的,因为角色心理冲突极大,所以从一开始,投资人和导演就没有统一意向。后来试了挺多,虽然没有让导演完全满意的,但综合各方因素,都倾向张北辰……”
“那俞冬……”
“最后关头杀出来的,没试戏,直接把张北辰顶了。俞冬的演技有目共睹,咖位也在那里摆着,演唐璟玉都绰绰有余,演个方闲,投资人乐不得的。”
王希说完,又有些感慨:“幸亏他相中的是方闲不是徐崇飞,不然你也没戏。”
冉霖还在替张北辰惋惜,没听清王希的话。
王希以为冉霖被自己吓着了,连忙补充:“当然啦,他也不会跟你争男三,双男主已经是底线了。”
预想中的坎坷全都没有发生,甚至还更加顺利,这让王希惊喜之余,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剩下嘱咐珍惜机会,好好揣摩角色。
但在这两件事上,不用她叮嘱,冉霖已经做到一百零一分。
后面王希说了什么,冉霖其实没太往心里去,因为冷静下来的他,开始后知后觉地反省,刚刚在电话里对待陆以尧会不会太热情了。
如果没记错,他好像说的是“太好了,我们可以一起演戏了”,而且语气是毫不掩饰的兴奋……你的矜持呢!!!
怎么办?
陆以尧会不会多想?
会不会觉得自己又要蹭他热度?
甚至,发现他不可告人的隐秘情感?!
冉霖越想越觉得自己要疯,简直有冲动再打个电话过去解释,我刚刚真的只是因为试戏通过而兴奋,和能跟你搭戏这件事没有半点关系……嗯,陆以尧绝对会把他当成病人。
不过话说回来,他是真挺高兴的。
一想到试戏通过,就会有种心里豁然敞亮起来的开心。
一想到搭戏陆以尧,那心又慢慢缩起,然后从缝隙里流出蜜来。
突发奇想,冉霖打开朋友圈,找到那条被他刻意忽略的评论,恶作剧似的,在时隔一月之后,悄然回复——迷雅男士洗发水,纯天然无硅油,清爽去屑,还你靓丽青春。
……
“陆哥,那我走了啊。”李同拉着行李箱,站在玄关,一步三回头,“你照顾好自己,别总捂在影音厅里熬夜。”
“知道了。”陆以尧好笑地回应,总觉得看见了男版红姐。
李同摆摆手,拖箱离开。
回出租房的路上,李同忆起这一个多月与陆以尧同居的感受,八卦之心澎湃,但又无人倾诉,索性掏出手机在微博里给某树洞大V编辑了一条吐槽私信。但是写完又觉得透露太多老板隐私不大好,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一个字一个字敲打得太认真,写完了,倾诉欲好像也没那么澎湃了,他便把那满篇字又一个一个删掉了——
【XX树洞你好,我是一个明星助理,就是拎包买饭跑腿那种。我老板是一个很有名气的男明星,人很好,从来不摆架子,对待我们这些工作人员也很尊重。但,我真觉得他有点不正常。第一,他会在屋子里挂满他的剧照,古装现代近景远景半身全身正面侧面背光逆光应有尽有,一进那个房间我就感觉一屋子老板在盯着我。第二,他喜欢听黑胶唱片,对,就是电影里才会出现那种,特别穿越。第三,他以前不怎么玩手机的,最近突然变成了手机控,没事就拿出来手机刷一刷,刷完还对着手机自言自语,别提多诡异了。说实话,我真的很喜欢这份工作,我也很喜欢我的老板,这年头有个和蔼可亲的上司真的很不容易了,但是相处越久,我越方啊……】
同一时间,陆以尧公寓。
刚洗完澡的陆大明星拿过手机每日一刷,竟然真让他刷出了朋友圈的新信息!
【迷雅男士洗发水,纯天然无硅油,清爽去屑,还你靓丽青春。】
陆以尧怎么看都觉得最后半句广告词很别扭,也不知道是厂家的还是冉霖自己编的。
总有一种“你不用这款洗发水就等着容颜老去吧”的诅咒感。
不过收到冉霖回复,还是很欣慰的。
举起手机,陆大明星一如既往对着友人头像自言自语:“你以后勤看着点朋友圈,一个月才刷一次,频率也太低了……”

资源下载解压教程;②点此申请分桃会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访问新版分桃 fentao.io 建议使用谷歌/火狐/Edge等浏览器~  微博: @分桃LG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