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人生(第一部) 作者:聿日/聿旸/聿阳

  文案
  出生在西元二五六七年的美少年兰,因为父母的结合是家族里的耻辱,因此正努力打工赚钱,准备将荷包赚饱饱,一举脱离那个什么鬼圣系家族!
  哪里知道他不过难得去血拼一下而已,居然遇上了有白痴拿能量剑互殴!?
  难道你们不知道那有可能造成小型黑洞的吗!
  可惜兰心中的呐喊无法传达出去……
  小型黑洞果然出现,而他,抱着血拼的战利品,被卷进一个陌生的世界……
  什么飞翔大陆?魔法?半兽人?
  他居然掉到只有小说或游戏里才看得到的奇幻世界吗?
  幸好手边还有些从未来一起带过来的工具,加上家族遗传的绝世美貌,哼哼哼,无论身在哪里,他堂堂美少年都能活下去的啦!
  第一章
  一个正常的十五岁男孩,在星期一的下午一点时通常会做什么事情?在公元二五六七年的今天,即使仍是贫富不均的时代,但是教育这种东西已经是上从星际总理,下至没半毛钱的乞丐都可以顺利得到的。尤其是穷人,学校教育不但提供免费的学习教程以及书籍,还提供学生的吃住一直到年满十八岁。这样的待遇,不让自己的小孩去上课的人肯定是笨蛋。除非自己有一个小小年纪就能养活自己,而且还可以养活全家的小孩才会放弃上学的机会。
  所以星期一的下午一点,十五岁的男孩子,绝大部分都是在学校里上课。
  而我圣兰缇斯却是那少部分的例外。
  才刚从自己寝室的大床上醒来不久,瞪着镜子里有些微浮肿的眼睛,忍不住想抱怨这一次的任务还真不是男人可以干的,光是昨天一夜哭掉的泪水,就可以用来洗脸刷牙还有剩。
  “去他妈的死老头,要不是这一次的钱多,老子才不会破例扮那种只会哭,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的白痴女。”恨恨地拿起桌边的梳子将头发梳整齐,随便弄了发带束好,嫌恶地穿上衣橱里那一套死老头准备好的连身长裙。
  “都什么时代了,还要花时间穿这种衣服,手中的衣服看似样式简单,却层层迭迭内外好几层,看起来好笑不说,又重又不够透气舒服,天知道从哪里搞来这三、四百年前的古董。”
  当我好不容易依照更衣顺序穿好这一身俗不拉叽的东西,不经意瞥见镜子里自己的模样,再一次诅咒那个死老头。
  要选也选个适合我一点的颜色,白的、蓝的、黑的、跟我一头银色长发还有亚列族特有的深色幻瞳配起来才好看,三、四百年前的女人都不敢穿的灰衣,完全侮辱了我亚列族血统。
  要知道亚列族可是六大星系里最美的种族,不但拥有无双的容貌变化而改变的幻瞳。即使是最讨厌人族模样的雅那斯坦族,虽然说我那个白痴老爹是外型次次次……等的地球人,幸好有我那个亚列族第一美人之称的笨蛋老妈平衡,这才让其它的亚列族人没太过于排斥我这个混血儿。
  更幸好上天还挺照顾我的,只遗传到好的部分,没留下丑陋的部分,要知道,尽管地球人在宇宙六个星系里并未排列到丑陋的种族群中,但是在亚列族人的标准里已经算是丑了。偏偏亚列族人什么都好,最让人诟病的就是他们喜美厌丑的个性,所以当我那笨蛋老妈选上我那白痴老爹当另一半的时候,他们结婚的那天,便被亚列族记载为史上十大耻辱之日。
  我身上一半的血统虽然源自于我那没什么审美观的老妈,但是亚列族爱美的恶习还是有遗传到那么一点点。眼睛可以接受长得不怎么样的人成为自己的朋友,却很难接受这种丑陋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换成其它任一个亚列族的纯种人,绝对、必然、肯定是连碰都不想碰。
  抓起我的银白色小背包背上,里面放了家庭机器人小亚姆替我准备的行李,硬着头皮去执行即将完成的任务,想到过了今天就可以结束穿这种难看衣服、跟那个难看的男人周旋的日子,心情稍微愉快了一点。
  “兰,你又要去打工啦?”刚打开房门,就看见学校里唯一跟我比较好的学长迎面而来。
  “是啊,你没课吗?”亚伦学长是地球人,在地球人里拥有算是相当不错的外表,比我高一个额头,一头黑发与黑眼睛,看着我的双眼很温柔,就像是一个完美的邻家大哥哥。
  “今天只有早上两堂,刚吃完饭回来,你啊!睡到现在还穿这种怪衣服,又接了什么怪案子?真搞不懂你,你可是圣系家族的人,要多少钱就有多少钱,何必自己打工赚那些小钱?”他一脸搞不懂我心里在想什么的表情。
  似乎是从认识以来他就总是用这些话来念我,毕竟学校教育是人生很重要的一个过程,除了可以学习东西之外,还可以认识不少朋友。
  以前我还挺喜欢上课的,但是从七岁以后就开始讨厌这种充满一兢争的过程。或许是因为我是混血的原因吧,不晓得为什么,我在体育方面的成绩一直都不出色,既没继承到亚列族的速度,也没有地球人的耐力,反而继承到亚列族体力不足跟地球人体质脆弱的缺点,这让我在这一向注重武力、智力必须均衡发展的社会里不时被人嘲笑。
  所以我讨厌上课,尤其是技能科目的课程,之所以可以一直顺利升级,全都是用智能科目来拉平成绩的。再加上我是亚伦口中的圣系家族,也就是古代所谓的贵族。
  星际中最有钱最有势力十大家族,子孙的名字前面一律都被冠上“圣”字来表示身分。这种明目张胆表现特权的方式,就算我一整年都请假不去上课也不会有老师真的敢当我,既然有此特权,不利用的人是傻瓜。既然学校里的人瞧不起我,我还是可以在外面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该上课的时候我还是都有去上,学业成绩也没落下,我家里的那些钱又不是我自己赚的,花钱还要看人脸色,何必?”尤其我打算等时机一到就脱离这个什么鬼“圣系家族”,不趁现在多捞点钱的话,以后要是有什么危机的话该怎么办?加上我又是半个亚列族,遗传到死也不肯委屈自己过苦日子的斓个性,就算银行里的钱已经足够养活一般小户人家一辈子,但是我要的是舒坦奢侈的生活!那一点钱只能舒坦,还不足够奢侈。
  “你啊!”摸摸我的头,亚伦学长露出一脸无可奈何又欣赏的表情,想也知道他八成是认为我是那种书上所谓的“有志气的贵族孩子”,不愿意靠自己的父母成立功名。
  只有我自己才晓得,如果不是因为那一对常常跑得不见人影的白痴父母,一年到头老忘记寄零用钱给我,而我又不想主动伸手要钱的话,我早就存够钱溜人了,才不用穿这种恶心的衣服去装那个丑鬼失踪已久的女儿。
  想到等一下又要用幻化器让自己变得丑一点,忍不住开始浑身起鸡皮疙瘩。
  “不跟你聊了,我要走了!”正要关上房门,不晓得为啥突然想起老爹上次给我的能量移转器,于是又冲回房里取出那个看起来像是一条项链的能量移转器戴上,外面的亚伦对我穿着一身女孩子服饰,却男孩子气十足的举止苦笑。
  “对了,这个给你。”看我关上房门要走,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对耳环给我。
  “干嘛给我这个?我是扮女孩子没错,但是也不用戴这种东西吧?过了今天我就不用穿这恶心的衣服了。”说归说,但还是接过他手中的耳环,因为那看起来就是很值钱的样子,能让账户里多一点钱也是不错。
  “这个是刚刚我叔叔给我的学习辅助仪,虽然我很想要,但是实在是不适合我,干脆送给你,我自己再去买一组。”
  “耶!学习辅助仪?我想要很久了,可是怎么这么秀气?”虽然说样式男女都可以用,但是这一副精致小巧,感觉上比较适合女孩子。
  “我叔叔说那天他去店里,就剩下这一组,要不是他接下来几个月都没时间来看我的话,也不会买这一组给我…要说明书吗?”他一边解释,我一边打开盒子把辅助仪戴上,然后眼尖地瞧见盒底的商标。
  吓!是朗蒂雅的产品!
  不愧是亚伦那个有钱没处花的叔叔,竟然是贵得出名的厂牌,怪不得做得这么精致,害我一开始还认不出来是辅助仪。
  “不用了,我会用,啧啧!谢啦!顺便帮我谢谢你叔叔。”帅毙了,有这辅助仪学起东西来可快不少,更方便的是还可以到骆商街买东西,那里的东西便宜又好,只是种族混杂又没翻译人员,沟通起来困难。现在有了这个,就不用担心语言上的问题了,能杀尽量杀,不信以我亚列族的美貌,那些叔叔伯伯阿姨们会拒绝。
  要是让族人知道我这样利用他们在星际中自傲的外貌去跟人杀价的话,肯定会把我的生日排进亚列史上十大耻辱之日里,跟我那一对白痴父母并列,标题就叫做“亚列族最可耻人物的诞生”一位数、两位数、三位数、四位数、五位数……有些哀怨地瞪着手里存款卡的金额数,本来今天会有一笔大进帐的,可是就是因为今天中午亚伦给了我这个学习辅助仪的关系,害我任务一结束就往骆商街跑,结果卡里的金额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而且是一次大大的出血,起码要再接两次像这一次这么好康的任务才能补回来。
  想不到那个丑老头人还挺好的,结束后除了原本约定存入银行的一百万星币(注)还给了我一条他女儿留下的蓝晶石手炼。这链子别看它小小细细的,上面用来镶蓝晶石的银色金属是最昂贵的雅那雅金,硬度比钻石高了足足三度,而一小颗一小颗随光线变化的蓝晶石,小指甲盖大小的一粒可以换到五十万星币,上面一共七颗,也就是三百五十万星币。
  除了这个之外,还给了我六十万星币现金说是谢谢我给了他一段很愉快的回忆。
  整整一百六十万的金额,在骆商街晃了一圈就全花光了,而且还用了存款里三百多万,也就是整整四百六十万的消费额。让我荣登今日骆商街花钱最凶的少爷。
  痛!心疼啊!
  不过想到新买的一堆东西之后,又忍不住加快脚步,想快一点回到自己寝室——检验战利品。
  最想试的是花了五十万星币买的一件衣服,那还是可是我跟老板杀价杀了十多分钟才得到的,价钱几近于成本。
  成本将近五十万的衣服,一听就知道只有有钱人才花得起,但其实这一件衣服款式已经过时了,早在两年前就有更新的产品出现,不过新的产品我可不敢奢望能够以五十万成交。
  这是一件纯能量服,能够依照穿者的思想改变型态,具有基本但强大的防御功能,买了一件等于买了一辈子的衣服。现在最新的产品可以变化七种色系,我这一件却只有两种,蓝色跟白色,是当初第二代的产品,刚出来的时候一件一千万星币也不见得能买到。我已经想要很久了,因此虽然不是最新的,但反正我不是很在乎颜色多寡,又不是娘们,可以穿就好。
  不穿的时候一个念动就会转换成龙眼大小的圆珠子,很方便摆放,这样我就可以把寝室里的衣橱弄掉让房间更大一点好让我放其它东西。
  “碰……”还没转过巷子,就觉得耳边传来的声音听起来很不妙,好像有人在大街上打群架,这是骆商街附近常出现的景象,人种太混杂,冲突时而可见,大部分像我这一种身分的人都不会来这里寻宝,而我当然是个很明显的例外。
  偷偷把头探出巷子外瞧。各式人种的血液在墙壁上地上随处可见,除了看起来像是带头的人还在打之外,其它八成都死光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还是那两个智商连三岁小孩都不如的笨蛋竟然用能量剑打架。而且还一个正能量一个负能量,每一次两剑交击都可以看见能量互相抵触下产生的小漩涡,星际法令里不晓得规定多少次不准用正负能量的武器打架了,他们竟然还做出这种蠢事,那可是会造成小型黑洞的。
  我看我还是快跑,要是真让那两个笨蛋打出小黑洞来那可就来不及跑了,方圆一公里内跟地面不相连的物体都会被吸进去,尤其我还是体态轻盈的亚列族人。
  想着,连忙想从背包里掏出才刚买的能量飞行器,可是链子都还没打开,我就知道自己做了这一辈子最错误的决定,我应该随便抓住一根柱子让自己固定住三秒才对,反正黑洞出现的时间不会超过三秒,我的脑袋到底在白痴个什么啊可惜,连咒骂都还不及出口,身体便感觉到一阵被巨大力量扭曲的剧痛,接着就像我以前常看的小说一样,陷入一片黑暗之中,什么也感觉不到。
  (注)星币:大约同现在的美金额度。
  

资源下载解压教程;②点此申请分桃会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访问新版分桃 fentao.io 建议使用谷歌/火狐/Edge等浏览器~  微博: @分桃LG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