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人生(第二部) 作者:聿日/聿旸/聿阳

  文案
  和里昂一起进入亚康斯坦城的魔法学院念书的兰,在阴错阳差之下,居然遇上了人们口中的传奇人物,大陆最强的佣兵团的团长–修·亚伦提特。
  不仅如此,连他们一群学院里的同伴们都同时被邀请,加入这个佣兵团。
  对于战争,来自未来的兰,从来就只在书上理解过,像这样距离这么近,总让人非常不安。
  兰的出身对飞翔大陆上的人们来说,是一个极端神秘的存在。
  他的外貌比精灵还要美貌,却不是精灵。
  他毫无魔法概念,却偏偏拥有最稀少的光暗系魔法师的资质。
  他讨厌战争,却会为了同伴愿意上战场。
  最重要的是,无论是对里昂或修来说,
  这个爱闹任性的美少年,是他们怎么都放不下的宝物……
  第一章
  深夜的奇斯城城堡”怎样?”杰瑞特一看里昂从兰房里出来,马上出声询问,不是他们杞人忧天没事找事,而是兰永远瞒不了任何一个关心他的人。
  ”睡了。”
  ”我可以请问您跟兰说了些什么吗?”虽然两个人的年纪在这一个世界里来说相差并不多,但是以修的经历,里昂还是用了敬语。
  ”别那么称呼我,我只跟他聊了一些简单的事情并欢迎你们加入我们而已。”对于里昂沉稳不亢不卑的态度,修很是欣赏,将刚刚跟兰的对话大概说了一次。
  ”你们都可以看出他的心情变化?”如果是里昂他们,他倒是没什么好讶异的,而他自己身处于领导地位,探看人心的本领自然不在话下,但是就连达迦也能看得出来,这就有点令人讶异了,那个小东西的掩饰功夫应该不差。
  ”兰有一双没办法说谎的眼睛,当他不安难过时眼睛是如夜空一般的深蓝。”里昂想起兰会说话的双眼,英挺粗犷的脸柔和许多,从救起兰到他张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就一直深深被那一双多变的眼瞳所迷惑。
  ”所以每次如果兰想要掩饰什么时,都会不自觉地垂下眼帘,但是又怎么可能逃得过我们这些关心他的人的眼睛……我曾经见过纯真美丽的精灵,但是兰比精灵还要洁净,这世上没有精灵拥有一双像兰一样纯洁清澈的眼睛。”雷瑟露出笑容接着说,他是个经验丰富的冒险者,为了获得更多的数据与讯息,在这一片大陆上的种族他大部分都见过。然而第一次看到跑到他们教室找里昂的兰时,愣了半天也没办法将他归类为哪一种生物。
  那天他跟里昂在魔兽窟里说的,其实并不完全是一种笑语,而是真的觉得兰独立于这一片大陆上的种族而存在……而事实上,有时候静静不说话的兰,也的确给人一种虚幻的不存在感,总让人觉得他随时随地都会消失,这也是里昂跟他们无时无刻总是盯着他的原因,怕一个眨眼,人便消失在他们眼前。
  ”会变色的眼瞳?”修望向仍未关上门的休息室,床铺上对他们来说绝对可以说是娇小的身子正好动了一下,侧过身子,一让完美无瑕的脸庞显露在众人眼前,银色带点透明礴的柔细长发顺着脸颊滑下,遮住了一起爬上床睡在身边的水蓝,毛茸茸的小小脑袋晃晃,拨不开缠人的细丝,小爪子又抓抓,终于张开水汪汪的大眼迷糊瞪着银发半晌,小爪子抓着发丝又睡了过去。一大一小的两个,不但模样可人,连性子都一般可爱得教人不禁莞尔。
  ”还有银色的发丝,我活了这么久,从来不晓得飞翔大陆上有如此美丽的头发。”达迦瞧见首领紫瞳里闪烁的银光,知道他也注意到那一头秀发的稀罕,在送里昂他们到城堡之后,他特地去城堡里的图书室查了书,虽然这里的书比不上光明学院那么丰富,但是基本该有的书籍都有,没有一本书里提到任何银发或瞳色会因心情更改的种族,就连最不常看到的神、魔两族都没有。
  里昂轻轻关上房门,心里想起救起兰时的景象,那时有很多的事情他都放在心里没问,因为兰怎么说,他便怎么信,兰不想说的,他也不愿勉强在这样的时代里,一个身分不明的人很容易为自己带来问题甚至死亡,但是瞧着兰努力隐藏不安却总是让瞳色泄漏心情的模样,他变得不是那么在乎。
  只要兰好好地在他身边就好,他不在意兰究竟是谁,也不怕兰带给他任何麻烦。他想,骑士的荣誉之所以延续至今,正因为每一个人都能拥有与他一样心情的时刻,想要用自己的手保护对方一生,看着对方的笑而喜悦。尽管他还没有骑士资格,但是他已经懂得了骑士所要守护的荣誉是什么。
  ”你们知道他来自哪儿吗?”
  ”遥远的地方。”几人不约而同的回答,然后各自愣了一下回看彼此,轻笑出声。
  ”那是兰给我们的答案。”杰瑞特看修与达迦都是一脸疑惑,于是补充说明。
  ”就这样?”
  ”就这样。”
  ”你们没再多问吗?”雷瑟耸耸肩,”没那个必要,兰如果不想说,那我们也就不会多问,反正我们相信兰不会害我们。”杰瑞特拍了雷瑟的肩膀一掌,”你应该说,就算有什么问题,我们一肩担起就是了,只要兰开心就好。”
  ”这样可不太好。”看他们笑得无忧无虑的样子修想起自己似乎很少有过这样的情感。因为自身的优异,在他很小的时候,便接受了超过年龄所该学习的知识,早早地便踏上战场,不管做什么事情、说甚么话,都会不由自主地观察场合再决定。然而这群年纪跟自己差不了多少的少年,还没有机会学习到这种圆滑。
  ”什么意思?”里昂信任这个人所散发出的气度与能力,并没有为他的反驳而马上就怒火冲冲,修这个人不会因为外表的年轻就失去让人信任的力量,而他自己也不是会因为外貌取人的那一类人。
  ”你们的关系很容易被人利用,只要谁掌握了兰的安全,等于就掌握了你们的力量。”而他们的力量现在固然还不足以令人惊骇,但是想必再过个几年,必然会有惊人的成就。
  在他眼中,叫做里昂的红发男子拥有非常难得沉稳不失智慧的气质,再搭配高强却无比内敛的武力,将来绝对会是雄霸一方的将领。
  而穿得一身邋遢,脸上带着坏笑,虽然懒洋洋却给人一种静不下来的感觉名叫杰瑞特的男子,大概会是最容易攻破人心防的军官。
  黑色头发的这一个,长相带着一股豪迈气息,可是一双眼睛有着藏得很深的精明,老练的说话方式和行为的人物……,有着跟里昂完全不同的信任感。
  他们都还年轻,等成长到定程度的时候,拥有了与能力相配的权势时,房间里的小东西就会成为权贵眼中最炙手可热的猎物,同样不是什么简单这还不包括小东西本身的价。
  经由修这么一提醒,这才想到自己也会替兰带来麻烦,脑子里只想过如何隔绝那些觊觎兰的恶人倒是没想过自己也可能是别人眼中的对象,那不是他们所愿意见到的。
  ”我懂了。”这只是一个好意的提醒,提醒他们别轻易将兰对他们的重要性给曝露于外,并且提醒他们在还没有自己的地位之前,尽量隐藏并暗中提升自己的能力。
  修赞扬地看着这一群马上就能了解他想法的人,要是能将茁壮后的这入自己的军队,想来军队的实力可不仅仅是人数的提升这么简单而已。
  ”你们什么时候回学院?”如果能有多一点的时间,他想要好好了解那个小家伙。
  ”明天就要回去,因为某些原因,我们几个的课程比较多。”
  ”得罪了人?”几乎是不加思索地,修马上就道出可能性。
  ”你果然是故事里的人物。”杰瑞特啧啧有声地微笑,在这个男子面前,他确切意识到他们之间的差距不仅仅是短短的年龄,还有太多自己所不能及,上天果然不是很公平,有些东西就算学一辈子,恐怕也及不上眼前的这个男子。
  杰瑞特的话对他来说已经算是接近公开的称赞.修以一个浅笑带过,至于内心的真正想法,恐怕只有他一个人才知道。
  ”我等你们毕业。”那是他在这天留下的最后一句话,一句充满自信像是具有预知力量的话,之前他对圣兰缇斯说了一次,现在他又说了一次。
  只在那个被里昂他们誉为飞翔大陆唯一乐土的城里待了三天的时间,很快的我们又赶回学校努力完成自己的学业,尤其在将要开始测验的日子,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回忆那短短的三天。在那三天之中,我也只见过修那么一次。
  毕竟是人人口中故事里的人物不会有太多的时间来陪伴我们这些学生。离开前达迦跟我们说,那一颗难得的魔晶石,已经请矮人族最好的工匠,打造成一把强力的魔导武器,相信在未来的战役里可使获得它的战士多了一股强大助力。并且欢迎我们时常到城里玩,即使手中没有可以卖的魔晶石也没关系。
  不过说是这样说,对那大陆著名的黑色军团崇拜不已的几个人,还是带着我一起到魔兽窟里杀怪取晶石,目的除了赚钱之外.最大的原因是希望这些晶石可以帮修的军队带来助力,也顺便训练自己的战斗能力,早日离开学校,投入到战场上。
  我想,对于里昂他们的帮助,修他们应该是非常欣喜的吧。
  毕竟铸出一把融合高等晶石的武器,或是做出一个高等的卷轴,等于使战场上多了一个战将或魔导级的人物,想起那天在练习场上看到的两个队长,如果让他们手中握有能使魔力增幅的武器,相信使出所谓的禁咒并不是没有可能。
  能使出禁咒的魔剑士,在战场上会变成让敌人闻之丧胆的死神,在大家都以为没有战力的情况下.随手抛出一个高等卷轴,也同样是一件可怕的事。
  ”流口水了,需不需要手帕。”心里想着之前在奇斯城的一切,杰瑞特的大脸突然出现在眼前,还故意摆出一脸”念!好脏!”的表情。
  哼!别说本少爷连发呆都美得紧绝对不可能流口水,单单他那种瘪脚的演技,怎么可能骗得了我。
  ”免了,谢谢你的‘好意’。”回神仔细一瞧这才发现不只杰瑞特,连刚刚还在练剑的里昂都已经围到我身边看我发呆,而且从他们的表情跟动作看来,大概已经看了不久的时间了。
  真是的,就连发呆都有人欣赏,这让我很难不骄傲呢。
  唉……”你们不练剑在干嘛?”因为给了雷瑟他们能量剑,所以才趁下课的时间到这魔兽窟附近的偏僻地方练习,有空还可以顺便进去里头杀杀魔兽赚赚钱。
  ”已经接近晚上,该回去了。”里昂笑着摸摸我的头,帮我把落在头上的叶片取走,很快的一个动作,但还是让我瞧见了他虎口处的磨伤,忍不住皱眉。
  ”这么认真做什么?第一次看到有人用能量剑都能磨出伤痕来的。”往其它人身上看去,果然每一个人手上都伤痕累累。要知道能量剑可以顺着配戴者的心情做变化,只要略微感到磨手,它就会自动做出调整,很少有人会因为练习而磨伤,可是现在却有几个例外在我眼前。
  ”还好。”
  ”骗人。”很快地念着咒语,瞬间将所有人手中的伤痕给抹去。
  为什么这么认真?
  其实不用问我也知道。
  那几天里,他们有机会瞧见自己与真正战场上军人的差距,为了早一日自立,他们才会如此磨练自己。
  只是…值得吗?
  生在没有战火的年代,我无法理解他们那一颗炙热的心,无法认同所谓的奉献牺牲。
  ”又出神了,你最近常常心不在焉。”里昂担心的眼神让我心里微微地疼,我的困惑似乎也严重扰乱了他们的心。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在这个世界里,我,什么也不是。”里昂……”
  ”嗯?”
  ”你们……”向来有话直说的我.突然问不晓得该不该问。
  ”问吧!别担心什么,我们一定可以回答你的。”雷瑟扛着用能量剑化成的巨刀在肩上,无比信心的潇洒模样却带着难以言喻的温柔。
  再看向里昂始终不曾改变的温柔眼瞳,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大家在毕业后,都会加入修的军队是不是?”
  ”你一直都在烦恼着这个吗?不喜欢我们加入修的军队?”众人露出恍然大悟的眼神,同时眼中闪过一阵看不出是什么思绪的情感。
  ”兰不喜欢修吗?”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问……”接下来的话一旦问出来,大概会惹出不好的响应吧,说不定还会以为我是个没良心没志气的胆小鬼……虽然,我的确是有点没良心没志气……
  ”想问……你们一定要参加军队吗?一定要加入战争吗?”如果你们全加入了这一场混乱,那我该怎么办?跟着你们一起?还是剩下我一个人?
  兰……听了我的疑问,众人纷纷在我身边坐了下来,然而如此近的距离,我却不敢抬头望,害怕瞧见他们眼中充满的,是对我的鄙视,或是一种早已经有了决定的坚定。
  ”我知道你不喜欢血腥,也知道从小生长在深山里的你,不会懂得我们想要投入战场的心情,但是生长在这些战乱国家中的我们,太了解战乱带给我们的痛苦,那时候在村子里,你也发现了,除了老年人跟我们这些未成年的孩于(注)几乎没有健壮的成年男于。自小很多事情,都是由母亲来带领我们完成,并不是我们的父亲不愿意帮忙,而是我们的父亲无能为力,因为他们有的身在远方的战火中,有的已经不在人世。太多太多的人,从小就是没有父亲的孩子……那种痛没有人愿意持续下去,只要是生活在这一片土地上的人,有谁不希望终有一天,可以不再听闻战火,可以不用怕妻离子散。所以……”
  ”所以你们不可能放弃是不是?”我捣住里昂的双唇,宁可由自己的口中说出这必然的抉择。
  ”兰,我知道你不喜欢战争,我想并不是每一个人都需要参战的是不是?你可以在后方援助我们不需要投入到战场之中……”
  ”然后等你们回来?为什么你们总是要我等?”从小到大,我哪一天不是在等待?
  等待有人可以想一想我?注意到我?等待爸爸妈妈有一天可以好好看着我?
  ”是不是我就真的那么没用,除了等待之外,永远也帮不上忙?”在星际,我晓得自己很聪明,但是来自一个庞大的家族,聪明的孩子多得是,单靠才智,永远也站不上台面,天底下总是会有比自己更聪明的人物,一旦不是最好,那么也就永远也无法让长辈注意到自己,谁让我是个空有外貌才智,却不能武、体力也不好的混血种。
  ”当然不是,你怎么可以这么想!”
  ”那不仅仅是我的想法,那是事实不是吗?里昂别想骗我,从小我就知道自己是个麻烦。”所以才会努力存钱,假装自己其实很独立,以为等到习惯孤独的那一天.就不必继续在别人的眼中瞧见对自己的厌烦。
  ”因为我长相的关系,不论到哪里都会惹人注意,因为我除了一颗不笨的脑袋之外,连保护自己的力量也没有,别人眼中的善良其实不过是因为我胆小,如果有人觉得我体贴其实只是我不想惹人讨厌……我…呜…”
  ”不准你这么说自己!”一双强壮有力的臂膀,紧紧、紧紧地将我纳入胸膛,将所有的话语一起淹没在那宽阔结实的天地里。
  砰咚、砰咚,有力的心跳声,不断自耳边打入心坎中。听着那有力的声音,有种我们都是一样的感觉……不管是在星际,还是在这一个世界,人们胸膛里的声音,都是这样噗通噗通响着。
  ”兰……在你眼前的我们,都是大人眼中的孩于,很多事情,我们懂的不比大人多,但是有一件事情,我们都很清楚。”温柔地把我扶起,让我的双眼可以直直地看进那一双温和充满力量的眼瞳。
  ”你知道是什么事情吗?”
  我摇摇头,”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因为不安而显得有些任性的话,叫一边仍一脸严肃的大伙儿不禁露出笑脸来。我又没说错,你们不说,我怎么可能知道是什么事情,我可没未卜先知的能力。
  ”那我说,你要仔细听着,也要牢牢记着。
  我点点头。
  ”过去……不,或者应该说到目前依然是……我们同样都是在后方等待的人,如果照你刚刚说的,那我们也是麻烦吗?”
  ”当然不是。”我很快摇头。
  岂知,里昂他们却点点头,”不,我们的确是麻烦。”突然,我疑惑了起来,我以为他要说的,应该是想尽办法证明我不是麻烦的话,谁知道,却来了这么一句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话语。
  ”兰,在战场上,凡是不能够参与的人,的确是称为麻烦没有错,但是在战场之外呢?你曾想过既然我们是麻烦,那为什么在前方作战的勇士,在后方辛苦的母亲们,却要用自己的汗水鲜血与性命来保护我们这些麻烦昵?”
  雷瑟在里昂对我说话时,手里拿着干净的帕子小心翼翼、仔仔细细地帮我擦掉挂在眼角迟迟不肯落下的眼泪。
  我不是傻瓜,我知道里昂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真难为他了,平常一个沉默寡言的人,自从认识我之后,开始学会怎么样说故事安慰任性小鬼。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里昂。”忍不住,我伸出双臂抱抱他,也许是从小就缺乏拥抱的关系吧,来到了这个世界之后,好喜欢好喜欢被他们像抱娃娃一样抱着,也喜欢像无尾熊一样挂在他们强壮高大的身体上,真的好温暖。
  ”知道了就好,与其说是麻烦,还不如说是一种牵挂。”
  ”让人心疼的牵挂。”杰瑞特捏捏我的脸颊笑着说。
  ”为什么?”可是,我还是懊恼,还是有好多好多的不明白。
  ”什么为什么?”里昂摸摸我的头.干脆把我像孩子一样抱在怀里,反正我们两个人的体格差异的确就像大人跟孩子一样。
  ”为什么你们愿意这么疼我?”在遥远遥远的地方,除了好久不见的学长,我几乎可以说是爹不亲娘不爱的孩子,如果说长得好看就肯定人见人爱,那绝对是骗人的。
  毕竟一个有权有势的家族里,能被重视的只有未来可能成为继承人的人选,我的年纪太小,家族里的堂哥堂姐们都已经展露出他们能干的一面,决策者开始预定人选,我的年纪正好卡在完全没有机会的地带,所以不会有人注意我。唯一可能注意我的只有我父母,偏偏他们只对彼此跟自己的事情有兴趣.弄得我跟弃儿没什么两样。
  若非星际的人都晓得名字上冠了个”圣”字的人背景惹不起的话,我早不晓得被弃尸到哪个角落去了。
  因此我从来不认为有谁可以平白无故就获得别人的疼爱.至少在我自己身上,我至今依然不懂里昂他们愿意对我这么好的原因。
  ”这个啊–“不只里昂,每一个人都是一脸不晓得该怎么回答的表情。
  ”兰.你的问题不是普通的难。”
  ”会吗?”会想要疼一个人应该都是有原因的吧?
  ”嗯!”几颗头一起捣蒜。
  好吧,虽然他们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我晓得.并且再清楚不过他们对我的好,至于为什么,好像就不那么重要了……
  ”真的说不出来?”
  ”真的,喜欢就是喜欢。想疼就是想疼,要什么原因?”忍不住嘟嘟嘴,再往里昂怀里黏,暖呼呼的好不舒服。
  ”真的?”
  ”兰–“无比无奈的语气。
  ”呵呵。”好吧,放你们一马。
  不过……如果有一天.你们上了战场,即使我会害怕,即使我什么都帮不了忙,我也不会傻傻在后面等候。
  在这里……我再也不要在看不到对方的地方等候,宁可一起往前.即使迎接的是泪水,在这一刻我真的相信,只要能看得见.我就能学会无畏……
  (注)每个国家成年定义不同,一般以二十岁获得长辈洗礼为准.在学校就以毕业为准。
  

资源下载解压教程;②点此申请分桃会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访问新版分桃 fentao.io 建议使用谷歌/火狐/Edge等浏览器~  微博: @分桃LG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