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人生(第三部) 作者:聿日/聿旸/聿阳

  文案
  战争的残酷令兰有了一番新的体悟,
  可是对里昂或修来说,兰这次的「乱来」却令他们惊吓不少,
  导致的结果就是–他的身边多了一个护卫,也就是跟屁虫啦!
  明明身为奇斯城内的「侍卫队长」,却被保护得如此周延……
  简单来说,现在已经没有偷偷作坏事的机会了!
  不过关久了也是会闷的,好不容易争取到出城的机会,
  兰却发现,自己在奇斯城有了新的封号–「圣者」。
  喂喂喂……有那么贪财搞怪的「圣者」吗?
  找了个机会,兰甩开护卫,偷偷溜到其他地方去,没想到,居然让他遇上了……
  第一章
  从铁血战役结束迄今,已经过了一个月的时间,这段期间,飞齐曾经多次出兵尝试取回那一块兵家必争之地,可是全部以失败收场。
  听修说,对于这件事,反应最平静的是一个被称做「金色战神」的人,当初他是唯一请求飞齐国主派出援兵的大臣,也是飞齐国中最不容人忽视的一个敌手。
  「如果不是飞齐国主亚那只愿意派出五千援兵的话,恐怕输了这一场战役的人会是我们吧!」修笑着说。这些天来回奔忙于奇斯与铁血之间,让他瘦了一些,原本就精致绝伦的俊俏五官显得更加立体,不过战后的忙碌并没有让他的精神显得颓靡,或许是因为处于战胜者一方的关系,就算身体疲累,一双眼睛依然精光四射。
  「但是你赌的就是亚那的那一份骄傲吧!」我坐在软软的坐褟上,看着他的双眼,手里握着一杯浓浓的热奶茶,轻轻地说。
  当时,我不曾从修的眼睛里看到犹豫,当初的布置,他赌的可不只仅仅是战场上交会杀伐而已,还看透了飞齐在权者的心理,所以他没有多派一兵一卒,只凭菁英夺下这一份战功。
  修看了我一眼,微笑保持在他的脸上,一头黑色的长发让窗边吹拂而来的微风吹得飘飘摇摇,虽然我几乎天天见着他的模样,但是面对他的美丽,我仍是不想移开自己的双眼。
  大概是我呆呆看着他的模样又取悦了他,他唇边的笑容终于绽放,笑声从他的口中接连不断发出。
  「真是的,小家伙,你的目光会让我怀疑是不是堡里的镜子太少了些,让你忘记自己是什么模样,才会看我看到发呆流口水。」
  哼!堡里的镜子少是事实,可是我会发呆到流口水,这肯定是假话,本少爷从小就努力培养的气质,才不会为了你那张还算可以看的脸而轻易破功。只是很遗憾,在离开星际之后,已经没有多少机会可以看见像亚列族这样的美丽族群,我的眼睛就像是处在沙漠中极需要水的旅人,就算只看到一个小小的绿洲,也觉得比海洋更可贵。
  唉……普通人是不会了解我的这种痛苦的……
  「呵呵,你啊,真是少见的小东西。」笑声里分明是看透了我此刻的想法,眼光满是对我的本能表达无可奈何。
  我瞪着他,有点气恼地喝了一大口奶茶,却因为忘了它的温度而差点吐出来,被烫到的双唇痛得让人想掉眼泪。
  「你身体还没好,马上又弄伤了自己,看来不找个人在你身边看着不行啊……」
  「你管我!」瞪他,决定将一切的错误都归咎在他身上。
  结果,我亲眼看到黑发大魔王露出一个狐狸般的奸笑,很些微,但是很刺眼。「就是管你。」
  于是,在那天他说完这句话之后,我身边立刻多了一个跟屁虫,他是达迦今年刚加入军队的孙子,赫森……
  「怎么了?身体还是不舒服吗?怎么一脸不高兴的模样?」好不容易放一天假的里昂手里拿着一堆东西,瞧见我的表情之后,微微蹙着眉头担心地问。
  「没有,没有不舒服,已经好很多了。」我嘟囔着说,瞧见他放好东西在我床边坐下,我马上像找到母亲的小无尾熊一样七手八脚地攀挂在他怀里。
  「那怎么会不高兴?」里昂的大手摸摸我的额头,确定我没发烧之后,才又开口问。
  从那天我过度使用魔法差点害死自己之后,虽然已经不像刚开始那样不但全身无力,还痛得想要自残,可仍然三不五时就会发一下烧,头昏想吐,让里昂很担心,每隔一阵子就忍不住摸摸我的额头确认一下才安心。
  听到他的话,我看了门口的赫森一眼,忍不住鼓起腮帮子,偏偏身边那只不知好歹的雪球宠物,竟然眨眨大眼,以无人能挡的速度,快速从床沿跳到我面前,两个爪子放在我两颊上一挤,然后让我很丢脸地发出「噗!」的一声之后,挂在我的身上爬上爬下,爬上爬下……爬上……爬下……
  可以感觉到我漂亮的脸上此刻一定浮现不少青筋,瞪着那只该死的雪球,身体控制不住地抖了起来。
  一边的里昂脸稍微撇了一个方向,不过不用看我也知道他一定在偷笑,因为水蓝这个动作不是突然的创举,是我这个主子刻意教导下的动作,只是没料到这不知变通的混球会白痴把这招到用在自己主子身上而已。
  我是叫你玩别人!谁让你玩我!你这个……
  大概是感觉到我身上散发的腾腾杀气,它爬来爬去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抬起无辜的眼睛瞪着我,然后以刚刚扑上来的速度,迅速消失在我房里。
  「你啊,谁让你喜欢整堡里的人,这可是都你自己教的,水蓝只是习惯了,所以才会一瞧见就控制不了。」里昂紧抱了我一下,替水蓝说几句公道话,我仰头瞧着他仿佛可以包容万物的表情,其实也不怎么生气的心情又缓和下来。
  「我才不是整人呢……」脸在他怀里磨蹭了几下,轻轻地、轻轻地说。
  我只是瞧见在战争之后,每个人都是生气伤心的模样,所以才……想办法转移一下大家的注意力而已。
  大家都闷着一张脸,感觉好压抑,即使已经努力去忘记,但是看着一张张压抑着痛苦的脸庞,很难不想起他们和那些战友们相处时的快乐,如今失去了那些永远再也无法追回的伙伴,似乎连让自己快乐都变得那么难。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只是个太善良的小傻瓜。」里昂在我耳边轻轻地回答,就像这些日子他安慰我的一样,抱着我,静静地在我耳边呢喃。
  我才不善良呢!
  我只是……只是不喜欢哭而已……
  鼻子一阵酸,忍住了快要掉下来的眼泪,扬起笑面对里昂,「今天让我出去走走好不好?我好久没在奇斯城里逛逛了。」
  「可是你的身体……」
  「我好很多了,已经可以自己一个人在堡里走,而且最近也都没发烧,我想吃传香的食物,你看你看,我都瘦成这样了你忍心让我饿肚子?」伸出因为没食欲的关系又瘦了一大圈的手腕,嘴里很无辜地把自己讲得像被人虐待没东西吃一样。
  果然瞧见里昂马上就露出心疼的眼光,大手握住我的手腕感觉它的纤细。
  「不喜欢堡里的食物?」
  「不是,只是吃不下。」这句话我可一点都没说谎,因为身体不适的关系没有食欲,即使堡里的厨师手艺不错,堡里服侍的人也都记得把东西切成小小一块,可是我还是一点都不想吃,要不是怕大家为自己担心勉强吞几口的话,其实我一点都不想动餐盘里的东西。
  「好吧,那我带你去,不过记得别让自己太显眼好吗?」
  「嗯!」
  「我找亚南他们一起。」
  「好啊,可是他们有排假吗?」为了让军队里的士兵能充分休息又不至于使城里失去固定防卫,里昂他们的休息时间都是必须经过排表的。
  「放心,其实大概也猜到你一定耐不住性子了,所以接下来半个月大家都恢复原来的排假时间。」之前因为我生病,里昂他们很担心,所以我身边总是会有一个人在帮忙照顾注意,排假的时间也就正好是一人接着一人。
  「真的吗?太好了!」我都忘记有多久没跟大家聚在一起了。
  「而且今天会挺热闹的,你应该会喜欢看才是。」
  「挺热闹的?为什么?」
  「以前你没看过也不晓得,每年的今天是精灵族的祭神日,不管身在何地的精灵,都会在这一天找一块大空地进行祭神大典,不但同一个地区的精灵会全聚集在那里,其他想要一窥精灵容颜的人,也会在这一天打听祭神大典的位置,尽情地观赏他们的典礼。去年我们刚来到奇斯的时候,祭神大典刚结束不久,所以我们没机会开开眼界,要知道奇斯城可是多数精灵的聚集地,祭神大典比起其他地方来,可就更热闹隆重了,几乎可以媲美精灵领地的祭神大典了。」
  「真的?可是平常很少瞧见精灵啊。」完全看不出来这里是精灵的一大聚集地点。
  「那是因为精灵的人数本来就不多,加上绝大部分的精灵不会选择城市为居住地点,所以除非需要添购只能透过交易才有的必要物品,不然他们大多都是生活在山中、森林里或是草原上,奇斯城前面是少有的大森林,后面是绵延不绝的高山绝岭,你说精灵多不多?」
  「呵呵,那太好了,这样子我今天出去应该不会太引人注意吧?」有一堆美丽的精灵在城里走走停停,我的模样震撼力应该会减低不少。
  没想到里昂一阵苦笑。
  「你啊,就算是在精灵里,还是最显眼的一个,别想得太好。」
  「呵呵!」好久没听到有人赞美我的容貌,心里乐了一下,一点也不介意里昂的言下之意其实是说我笨。
  「你啊,人家小孩子是容易被糖给拐走,你呢,恐怕连糖都不用买,称赞个几句就傻傻地跟着跑了。」
  我皱皱鼻头。
  「我才没那么傻!走吧走吧,我肚子饿了!」身上的能量衣在一瞬间变成比较不起眼的深蓝色,上面点缀一些小小的白色纹路,然后稍浅一点的斗篷遮住自己显眼的银发,跳下里昂的怀抱,拉着他的袖子等不及地想往城堡外头跑。
  「等赫森换件衣服,他穿着城堡侍卫的衣服四处跑太显眼了。」里昂拉住我的手,站直身子一个弯腰又把我抱在怀里。
  我想到门外那个活像是从模范禁卫手册里走出来的人,在心里叹息,脑中立刻浮现一个矮里昂半颗头对我来说依然高大的身影。总是一身洁白无比的城堡禁卫队队服,跟里昂他们的军服样式其实很接近,不过因为是城堡专属禁卫队,门面很重要,因此在装饰上特别的华丽;大量的金边跟花纹点缀其中,还有一堆的饰品,让原本其实有张不错的容貌、褐发褐眼的赫森,风采完全被掩盖在这禁卫队的衣服底下。
  「他也要去啊?」不是不喜欢赫森,他是个很好的人,只是想到他的身分是修派在我身边的保镖,就浑身不自在。
  「赫森虽然是你的护卫,但是也是朋友不是吗?」
  「我知道,就是有心理障碍嘛!」觉得自己还真是别扭。
  「那至少今天把那个什么心理障碍给忘记好不好?」
  「嗯。」我点点头,「不只今天,我会努力忘记的。」因为修也是为我好,而且我喜欢正直无比的赫森,不想因为这种别扭的心理障碍伤害到他,让他以为我不喜欢他。
  里昂微笑,眼里的光彩像是想对我说什么,但是最后又化成满满的宠溺,什么也没说。
  「我已经可以自己走了,这样抱着我会不会太显眼了?」里昂只用一只手就轻易地把我抱起,让我舒服地坐在他的臂弯,累了还可以趴在他的肩上休息,这时候就觉得里昂真的好高,肩膀好宽,就连这样抱着,我也只能跟他平视,宽厚的肩头可以让我趴得好舒服。
  「今天的祭典可是从白天到晚上,你现在身子还没完全恢复,不省点力气,可看不到最后的月下晚宴。」
  「可是我怕你会累。」
  「你这点重量,想累着我还真不容易,以后多吃一点好不好?」另一只大手摸摸我的脸颊,粗糙的纹路磨得我痒痒的。
  「好!我努力吃到会让你累着。」不过还是不能太胖,太胖可就不好看了。
  「嗯,这个期望可不容易。」
  「呵呵!」我也知道里昂的力气,连抱三个我都不成问题,不过期望归期望,又没说一定要实现是不是?
  「走吧!」
  「嗯。」忍不住在里昂粗犷英挺的脸庞上亲一个,换来他透着淡淡晕红的脸颊,好不开心。
  里昂总是喜欢说我单纯善良,可是我觉得真正单纯善良的人是他,至少我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亲吻就脸红害羞,呵呵……
  今天奇斯城内的精灵果然不少,大概二十个人里就有一个是精灵,就算不看他们漂亮的脸蛋、尖尖的耳朵,也可以从那一身月光般白色的祭典服饰得知他们的身分。
  精灵的祭典服饰颇具特色,除了几乎清一色的白之外,唯一有色彩的就是袖口跟领子的部分。听说每一种颜色代表一种部落,上面会有一些植物的图腾纹彩,上衣是立领削肩短背心,袖子的部分从手臂关节的臂环开始,其实可以称为袖套,有的是宽袖,有的是窄袖并且盖住手臂在中指根部用指环系住,男的下身是前后两片衣摆,里面穿短、长裤子,女的可以是长裙或短裙,不过开叉的高度都是一致到大腿根部,为的是方便月光晚宴的时候舞蹈。腰上不论男女统一用布缠起,在打结的部分装饰花朵及彩带,然后留下长长的尾端,随着走路牵起的微风飘荡,让原本就以轻盈着称的精灵们更加飘逸自然。
  「不是精灵的人可以穿他们的祭典服饰吗?」我嘴里含着糖,看着从我身边走过去的精灵,问对这些各地风俗最清楚的雷瑟。
  雷瑟将目光从摊贩展示架上移到我身上,想了一下后才摇摇头,「不晓得,没有人问过这个问题,你想穿?」
  「嗯!」我立刻点点头,喜欢刚刚走过去那个男精灵身上的衣服,他身上的祭典服饰正好是蓝白两色,就连花朵跟彩带都是用深深浅浅的蓝色装饰而成,很好看,我的能量服也可以转化。
  「我帮你问问。」说着,雷瑟马上快步拦住刚刚走过去的精灵询问,男精灵一边听,一边好奇地往我这边瞧,一双眼睛就这么定住,然后朝雷瑟说了几句话,一起走了过来。
  「可以吗?」男精灵停在我身前,我马上开口询问。近看发现他长得很漂亮,高高的个子,一头长发是接近银色的淡金色,所以跟自己的衣服十分搭配。
  「并没有规定不可以,不过因为衣服上的颜色代表每个部落,如果穿了某一部落的颜色,却出了问题恐怕不太好解决,所以最好是经过那个部落的精灵同意。」
  「真的?我喜欢你身上的颜色,可以吗?」
  男精灵微笑,低头很仔细地看着我。「可以,不过你必须记得我的名字,也必须让我知道你的名字,这样如果有任何问题才方便解决……我的名字是文水色,属于海族。」
  「圣兰缇斯,目前是奇斯城的侍卫长。」
  听见我的名字,文的眼睛亮了一下,「原来传言不是假的,你果然有着比精灵还要美丽的容貌与气质,能见到你是我的荣幸。」
  「谢谢你的称赞,不过大家怎么会知道我这个人啊?」我一直觉得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已经是接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秀级人物了,没想到还会有传言。
  「是大自然的元素跟我们说的,精灵可以听见大自然的声音,喜欢美的事物的元素们自然会把你的消息传给所有的元素知道,不过我们不是多话的种族,这些事情只有精灵们才知道。」
  虽然文这么说,不过一边的里昂与雷瑟他们还是感到不安。「但是不少国家的军队都有精灵的存在不是吗?如果让那些精灵知道了兰的事情,对兰来说不就很危险?」
  「放心,元素如果喜欢一个人就不会把那个人的事情,告诉有可能对他不利的人知道,而且能听见元素说话的精灵并不多,是经过元素选择的。」文说的时候,脸红了一下,所有人都可以从他不加掩饰的神情中猜出,选择的标准是不外是优秀、善良与纯洁这种正面的特质,他脸红的原因正是因为他刚刚的话中就已经表示他能听见元素的声音,现在这么一说好像在称赞自己似的。
  所以众人都露出会心的一笑,我看他脸红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摸摸他的脸颊,嫩嫩的触感让人好想捏捏。
  文被我的动作给吓了一跳,精灵的个性通常有点孤高,不让人轻易触碰自己,绝大部分的人都知道这点,其实我也知道,不过以我任性已经成本能的恶习,身体比脑子的知识动得快,反正手已经伸出去了,看着他的表情,我不好意思地笑。
  「抱歉,手比脑子快。」
  文眨眨眼,然后笑了起来,「没关系,怪不得元素们会喜欢你,你比我们精灵还要自然不假雕饰,我很喜欢你。」
  「谢谢,我也喜欢你,希望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文摇摇头,「不对不对,早在我答应你可以穿我族的服饰时,就已经是朋友了。」他弯身,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这是精灵族里祝福的动作。
  我拉住他的手,让他弯下身,也在他额上轻轻亲了一下,「我也祝福你……对了,文,海族不是通常定居在大海附近吗?你怎么会在这里?」奇斯离海并不算远,只是隔着高大的山岳,这些山岳还都没有路可以通行,所以想要通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其实我是有事要找你们的城主,所以才会从飞齐北边的北净海来到这里。」
  「啊,你是北净海的海精灵,我以为你是从西边沧海过来的呢!」
  我一说,结果每个人都露出奇怪的表情,那种表情,摆明了是在忍笑。
  「怎么了?我哪里说错了?」
  「兰,这个时节沧海的精灵不太可能会越山而来,而且与其走险山,绝大多数还是会选择坐船到北齐海边走陆路过来。」
  这个时节?
  我想了一下,想起西边海格尔山的最大特征,就是入秋之后,霜气比一般地区还要浓厚许多,位置比较高的地方已经下雪,加上山区耐冷的寒苔密布岩石表面,行走易于滑倒,即使是能力再好的探险者也很容易发生危险。
  「我一时忘了。」书读得再多,也没有生在这一片大陆上的人感觉深刻,如果不提醒的话,我还真想不起来。「那文要找修是为了什么?」
  「跟你们说应该是没关系,我是我族派出的代表,决定跟你们的城主签定契约,在这一次的飞翔大陆的混战中,如果修愿意答应我族的条件的话,我族可以加入你们一起应战。」
  「真的?」杰瑞特先惊讶地小声问了一句。
  要知道,平时加入军队的精灵,都是采自愿加入的方式,所以族群比较混乱,而且数量稀少。如果海族真的愿意加入我们的话,那等于是得到了相当多数的精灵赞同,不仅是战场上有了最好的弓箭部队,还拥有一等一的情报人员。
  多年来,许多国家都试图拉精灵入伙但从来没有成功过,如果修答应了他们的条件的话,奇斯将会是分裂以来,第一个得到精灵部队的国家。在历史文献中记载,历代分裂后统一大陆的,几乎都是精灵所选择加入的那一个。虽然不是定论,但是在飞翔大陆人民心中,多多少少会有一定的影响,而这影响甚至会关系到最后的胜利。
  「是的,希望我们能有成为战友的机会。」
  「只要条件不是太过分的话,这个机会很有可能实现。」大家都明白修不会轻易放弃这一个优势。
  「那我先进堡见过你们城主,欢迎你们陪我一起祭神,晚上的时候再见。」
  「一定会到!」
  「我很期待你穿上我族的祭典服饰。」文牵起我的手,脸上显露出一抹难以猜测的神情,我看不出那是什么意思,不过里昂身边的气息在一瞬间稍微有了改变。
  感觉到身边人的改变,我偷偷瞧了里昂一眼,难得的猜不出里昂脸上的表情代表什么意思。
  奇怪,是我越来越迟钝了吗?
  「我会的,晚上见。」管他的,现在逛街比较重要,好不容易才出来,又遇上这等好节日,傻傻在原地想问题的人是笨蛋。尽管我觉得他们的表情,真的……很诡异……
  

资源下载解压教程;②点此申请分桃会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访问新版分桃 fentao.io 建议使用谷歌/火狐/Edge等浏览器~  微博: @分桃LG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