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人生(第四部) 作者:聿日/聿旸/聿阳

  文案
  春天来临的时候,修得到泰勒迦纳国王狮头兽人非卡的同意,
  愿意让他们穿过首都进入高加贡山的内部狩猎魔兽与摘采珍贵的草药。
  –条件自然是很严苛的,于是众人在选择出发名单时,想当然耳地剔除掉了兰。
  不过这一次,兰居然对大家的决定没有意见!?
  太奇怪了,这根本不是兰的个性啊!
  可这出发的一路上,也没有见到兰偷偷跟出来的迹象,
  难道兰真的这么听话吗?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啦!
  拥有许多高科技宝物在身的兰,老早就计划好他的「偷溜」大计了!
第一章
  飞翔大陆圣龙二四九一年三月九日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好的不灵坏的灵。
  当奇斯进入春天,雪才刚刚消融时,修便得到泰勒迦纳肯定的答复,假扮商人的人马经过了泰勒迦纳国王,狮头兽人非卡的同意,愿意让他们穿过首都进入高加贡山的内部,条件是从高加贡山所得到的收获,泰勒迦纳有权力获得净利的四成。
  真是高昂的代价。
  若不是目的不单纯,恐怕很少有商人愿意成交。
  高加贡山一向少有人进入,就连勇猛的兽人都常常因为里头的魔兽肆虐而困扰,因此即使高加贡山算是泰勒迦纳的地盘,并且拥有众多的魔兽可以狩猎,以及珍贵的药草,可单从牺牲的人力来看,那些获利几乎是打平计算,这才造就千百年来无人开辟的现况。
  我看着书里的资料,忍不住在心里开始打起算盘。
  获利几乎打平,那是因为商人能雇用的高手有限,在飞翔大陆当今的动态下,几乎是绝大部分有能力的人都上了战场,为了在将来夺取那至高的权力。
  可若是我猜的没错的话……
  「这件事不能让我们的敌人知道。」
  「城主!」
  「这我早就已经决定,多说无用,还是你认为你有办法改变我的决定?」修瞥眼看了会议桌上几乎都采不赞成主意的臣子们一眼,脸上的表情及语气尽管淡然,但是任谁都明白要更改他的决心是多么不可能的一件事。
  其实也是夏尔达跟鸿英几个人担心过度,早在修说要开这会议选出前往泰勒迦纳的人时,我就知道他一定会去。要知道若是真的找到了传说中的龙,跟他们谈判的人若不是最高位者,以他们睥睨众生的眼光,搞不好人都还没有机会踏上他们的地盘,就被龙炎给烤成人干。
  「可是,您要知道,一旦您离开了……」
  「你说的我都知道,这些我也都考虑过了,只要不露面,这一路上跟我体型类似的人何其多,发现我身分的机率不高。」
  「但若是被发现了呢?」
  「现在说这个不觉得太早了?」
  「可……」
  「就这么决定,除了我之外,其它的人员名单你们应该没有什么意见,泰尔跟萧恩不能去的原因大家都该清楚。城里少了一个决策对象还不太引人注意,若是一次两、三个不见的话,我想不用隐藏我的行踪,全飞翔大陆上的人都知道我们去了哪里。」
  泰尔本来还想将大拳敲在会议桌上表示抗议,被修这么一说,拳头顿在了半空中,嘴里的话忍了又忍才吞了回去,但是依然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表情。
  至于萧恩,虽然脸上没什么变化,但是我猜他一定也不怎么赞同,即使现在的身分跟过去有哪么一点点的不同,但过去自己父亲身为修家里管家的那份职责依然存在,不能看好自己主子行踪对他来说肯定有千万个担心及不爽快,但他比泰尔明白修的脾气,当他说一时就绝对不会是二。
  标准的大独裁家……
  我在嘴边偷偷地念了一下,但耳朵一向精明无比的修还是往我这里看了一眼。
  本来就是,看也没有用。
  「还有谁有意见?」说这句话时,他又看了我一眼,好像料定我一定会反对一样。
  拜托!我又不是笨蛋,前面几个臣子灰头土脸的样子还不够当范例吗?
  「我没意见,我乖乖在城里等大家回来。」微笑,把手里厚重的飞翔大陆风土巨典给阖上。
  话一出,所有的人都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因为这次里昂跟雷瑟他们几乎都跟修一起参与这一次的计划,他们不相信一向关心他们的我会不想参加。
  「干嘛这样看我,我只是太清楚这一路上的路途有多遥远,而且之前你们有说过兽人最喜欢像我这一类型的玩具,而且我又怕脏又不太会打架,所以去也没用不是吗?」
  修眯起眼,看那模样他依然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就知道他这种老奸巨猾的个性实在不好骗。
  「最好是像你说的这样。」
  「不然还能怎样?」
  我眨眨眼,反正到时候出了奇斯,你们也没办法赶我回来,没听说过有哪个大队人马的商队会为了把一个人带回城而特地耽误时间。
  修没说话,不过看样子他肯定会在出发前几天,特别派人注意我的行踪。
  希望不会比我想象中的更刁难。
  「如果大家没有其它的意见的话,今天会议的内容,除了在场的各位之外,暂时不要公布出去,即使是即将随我出发的几个人员也一样。」又看了我一眼。
  我耸耸肩,「知道了。」我才没那么大嘴巴,况且不告诉里昂他们,我只要应付你的安排就好,若是告诉了里昂他们,以他们的个性,肯定也会千方百计阻止我出奇斯城,当然不能让他们知道。
  「那解散。」
  耶!得救了!
  「兰你留下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
  「喔……」我就知道不会那么好过关。
  等所有的人离去之后,修看着我,要我在他面前的位置上坐好。
  我别扭地拉拉衣服下摆,心不甘情不愿地坐了过去,长到这么大,我现在是第一次明白家长训话是怎么样的一种滋味。
  「你要说什么?」
  「刚刚同样的话题。」
  「我不是说我不会吗?」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你若是不跟的话,你就不是兰了。」
  既然知道又何必多说。
  我瞪了他一眼,然后叹息,「你不相信我就算了,反正你大可找一堆人看着我不让我有机会跟着你们跑不就得了?」
  修突然之间露出浅浅的微笑,伸手摸摸我的头顶,「我从来就没小看过你,以前没有,现在也不会,你的能力我相信若是你想跑的话,就算让全奇斯城的人都看住你也没办法。」
  对这几句话,我是该感到荣幸还是心虚?
  「我没那么大的能耐。」
  「你有,就是因为太明白你有,我才要你留下来听我的劝诫。」
  我再次叹息,在他的目光下在会议桌上趴了下来,「你既然知道,说再多也没用不是吗?」跟他说谎太累,向来讨厌猜测对方心意的我,决定坦白,这样也轻松一些。
  「因为关心你,所以即使明知你可能左边的耳朵听进去,马上从右边的耳朵跑出来,我还是会多说这么几句话。」头顶上的大掌一直没离开,像摸小猫一样轻轻地顺着我的发丝,感觉好温暖好舒服。
  忍不住眯起双眼,在自己的手臂上蹭了蹭,这个动作显然很讨他欢欣,他轻轻地笑出声音来。
  「别去,我们这一趟路程,就像你刚刚在会议上所说的一样,不但不适合你去,而且还会有太多的生命危险。兰,兽人最大的好处就是个性直接,最大的坏处也在于这一点,他们不会因为答应我们之间的交易,而轻易地放过像你这样比精灵还要美丽的生物,而且你应该记得我曾经在书房跟你说过的那些,他们要你不会只是观赏,他们会用最野蛮的方式来表达所谓的喜爱。你一直是个坚强的人,但并不代表你的身体也是,我可以想象若真的被他们发现到你,你也许连一天也熬不过去,我们很可能连解救的机会也没有。」修的表情很严肃也很认真,「别让我们有悔恨的机会好吗?」
  刚刚是硬的,现在来软的,尤其是这种深及人心的劝诫,让人很难不心软答应。
  「我知道、我知道,你说的我都知道,不过事情总是不会都往最糟的方向去你说是不是?说不定从到达目的地到办完事情回来,一路上根本就没有人会有机会发现我,你这么大一只都有办法隐藏了,更何况是我这么小一个。」我特地举手,用食指跟拇指比出一咪咪的动作。
  结果……
  抚摸的大掌变成拳头重重地敲了我一下。
  「唉唷!好痛喔!为什么打我?」
  「为什么打你?你自己用头脑想一想!」
  「你跟我说不是比较快吗?」
  拳头又敲了我一下,我赶紧用最快的速度起身拉开椅子快步退后,直到确定他的拳头再也威胁不到我为止。
  「不准再敲我!」我最怕痛了!
  「我不敲你,坐回来吧。」
  「不要,你这样子跟我说就好。」谁的话都可以相信,就他的不行,相信狐狸说的话那是自寻死路。
  看到我坚决的眼神,他放弃继续劝我坐回去,「我说,你的脑袋不晓得到底装了什么,明明有时候灵通得很,有时候却笨得像什么一样。」
  「你直接说猪不就好了。」这次我很确定飞翔大陆上有这样一种类似地球上那种好吃懒做的生物,连发音也跟地球的很像,叫猪。
  「既然你也这么觉得的话。」修扬眉,对于我这种自打嘴巴的解释非常满意。「我要说的是,你忘了兽人是多么大型的体格,身体体格越是强壮,在那里越不显眼,反而是你这种比精灵还要小只的模样,根本不需要掩饰,他们的目光一定直接集中在你身上。」
  「少来,我装小孩不行啊!」
  「兽人的小孩就算营养不良也比你大只。」
  「我这叫纤细!纤细你懂不懂!什么营养不良!」我跺脚,非常不满他把我跟那种面黄肌瘦干巴巴的小孩放在一起比较,我这么漂亮,唇红齿白、两颊红扑扑,哪里一样!这是侮辱!最严重的侮辱!
  「对我来说没什么不同,我要你听进去的是,你不管怎么掩饰都很显眼的事实!」
  「我管你显不显眼!反正你一定会看到我!」可恶,什么叫做没什么不同,你等着,我跟你耗定了!
  「别怪我到时候把你踢回去!」
  「你认为我会让你有把我踢回去的机会吗?」
  修又抬了一次眉,眼里分明写着他觉得跟我之间的对话似乎降了不少层次。
  「那什么眼神?明明是你自己要跟我吵的!」
  真该让鸿英他们看看修现在的模样,肯定会让他们眼珠子掉得满桌都是,什么冷酷英明的城主,骗人,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他就跟小孩子一样幼稚!
  「算了,我知道说再多你也听不进去,在让你送完行之后,我会让赫森把你绑在床上直到确定我们离开奇斯为止。」
  「我要告你虐待!」
  「虐待什么?儿童?」
  突然间,觉得有把火从脑门飞射,想也不想地直接抓起摆放在会议室里装饰的魔法花瓶丢了过去,我让你知道什么是儿童!
  该死的是我忘了修的反射神经跟我的相距有多远,只见他老神在在地站了起来接住花瓶,然后安稳地放到会议桌上。
  「你该感谢我接住了这个花瓶,要不然你的魔法卡里可就少了好大的一笔钱,这花瓶是上一代城主留下来的古董,会依照一年四季及光线变化照耀出不同的花朵来,当初矮人工匠在设计这个花瓶时,可费了不少的心血,花瓶本身的材质更是集合数十种珍贵瓷土晶粉,连我都舍不得变卖。」
  我忍不住张大嘴,完全不晓得该回些什么,从来不晓得原来修也会说出这么接近市侩的话来。
  揉揉眼睛,我怀疑我看到了星际最知名的购物专家。
  「怎么?」
  「没事!」难道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吗?在我的耳濡目染之下,修也慢慢失去了原本贵族的气质?
  这算好事还是坏事?
  至少对接下来的计划来说应该是算好事才对,他们要扮演的不就是商人跟佣兵的角色吗?
  可见我在潜移默化之中也不知不觉地建立了不少功劳啊!
  「我觉得你心里面正在想的事情我肯定不会想知道。」
  「可是我很想说耶!」说不定会给他一个严重的打击,可怜的孩子,市侩风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的「潮流」啊!
  「免了!反正我言尽于此,我希望你多多少少能听进一点。」修走过来将花瓶摆放回原来的位置,看着我叹了一口气:「兰,我只是希望你能了解这是因为关心你才这么决定,并不是真的要限制你什么。」
  「我知道,我还没小气到这样的地步,不该糊涂的时候我绝对不会糊涂,但我也有我的坚持,每个人心里都必然有他最坚持的事物。对我来说,既然已经蹚了这趟浑水,我希望不管是开始、结局或是过程,我都可以全程参与,即使会有生命危险也没关系,我很自私,我只要我自己的心里没有任何的遗憾就好。反正生命危险这种事谁也说不来,有人坐在家里喝茶都会因为强风吹垮屋顶被砸死,凡事别想太多,徒给自己多一份困扰,多一份压力罢了!修,在这一片大陆上我过得很快乐很高兴,希望你也如此。」他很认真,我同样很认真。
  「这是我想对你说的。」
  「可我怎么觉得你才是那个真正放不开的人呢?」我学他扬眉,留给他充满禅机的最后一句话,先他一步离开这个空空荡荡的会议室。
  关上会议室大门,我笑了。
  「你会看到我的,修,在这一趟去泰勒迦纳的旅途上,你会看到我的存在。」
  赶紧回到我的房间,把赫森给推到门外,从床底下取出我自己偷偷安装的夹层套,在里头掏出我那个许久未曾出现的白色空间背包,粗鲁而且一点也不优雅地将里面的东西通通倒出来,一下子就堆成了一座小山,要是让赫森看到了肯定下巴会脱臼……我看说不定连里昂都会吓一跳,还没有人真正有机会看我把这一个小包包里的东西通通倒出来过。
  之前的能量剑、能量球跟帐篷还有飞行器是一定要带的,然后电击戒指也要,为了预防兽人的皮太厚,体格太大,决定浪费一点一次在戒指上装上两颗或三颗电击球。
  再来,我取出一根不是很长的棍子,这是我逃脱的好工具,一般的考察员到了蛮荒之地时,这东西可是超好用的。
  然后再取出一堆奇奇怪怪的物品,突然发现有些东西我还真不晓得正确的用法,只能大概了解,毕竟我不是做这行的,对这些考察星球的用具还是一知半解。
  要是有一本工具书在的话多好……
  现在没时间想这么多事情了,我赶紧将这一堆小山般的物品分成几大类,可以带着的全部放进包包里。然后整理着整理着,我看见了那个被我和里昂一起发现,装满了召唤兽蛋的盒子,召唤兽蛋必须有体温的接触才能孵化,除了给里昂他们的几个之外,剩下不到五颗我本来想趁时机好的时候再卖掉,但是如今加入了奇斯的阵营,卖了只会成为战场上的敌人。
  可是要我全部送人……
  唉……
  好心痛,全都是钱啊……
  看着这些蛋我就一个头两个大,也忍不住想到底是谁将这些珍贵的高阶召唤兽卵给藏在那里,那天驱狼攻击我们的究竟是谁?那个人有试着找过我们的行踪吗?从里昂他们几个人身上都有一只高阶甚至是圣阶召唤兽的情形去推测,会不会早已经知道我们是谁,只等待报复的机会而已?
  头痛!
  算了,我决定暂时什么都不想也不做,好好放着等有一天必须抉择的时候再说,也许,永远也不需要做出抉择,我可以一直带着它们,当成我和里昂两个人一路走来的回忆,这样一想也不错。
  接着,干粮是一定要准备的。
  我抓起一盒里面装满颗粒的盒子,塞进背包里,这东西我本来觉得应该没什么机会用到,不过现在也许就是一个机会,谁知道泰勒迦纳的食物能不能吃,而且说不定我们会困在森林里几天的时间,这种吃一颗就可以维持一天能量的小药丸,虽然无法满足食欲,但是在冒险的过程中还挺好用的。
  嗯嗯,还有这个……
  啊!这个也不错……
  这个也一起带去好了……
  「叩叩!」就在我快把东西准备完成时,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
  「哪位?」
  「是我,赫森,兰大人您准备休息了吗?」
  休息?
  我抬头一望,这才发现,窗外的天色竟然已经渐渐地黑了,赶紧把一些过滤出来不需要的东西全塞到柜子里头,其它本来还在考虑到底要不要带的物品一股脑儿全放到背包里。
  「兰大人?」
  「等等,我在忙。」
  「那,兰大人,如果您还没有要休息的话,用餐时间已经到了,我在门外等您。」
  「嗯,我知道了,我们一起走吧。」不让赫森有怀疑的时间,我很快地收好东西打开门,瞧见赫森木然的脸上带着些微的讶异,在帮我关好门的那一瞬间,我发现他的目光微微在我的房内转了一圈。
  看来……他已经收到修的指令了。
  动作真快。
  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哼哼!时机未到之前,谁赢谁输都还很难说喔!
  「兰大人?」
  「没事,我们走吧。」
  

资源下载解压教程;②点此申请分桃会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访问新版分桃 fentao.io 建议使用谷歌/火狐/Edge等浏览器~  微博: @分桃LG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