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人生(第五部) 作者:聿日/聿旸/聿阳

  文案
  兰遭到神族祭司达达塔加尔的神元附身,
  众人无法插手帮忙,兰只能独自在意识里面与那祭司对决!
  幸而有了能量石的帮助,兰不但度过了危机,还吸收了神族光系的力量。
  不仅如此,根本就是被福星附身的兰,
  还意外得到许多值钱的宝物,间接嘉惠众人。
  佣兵团与「夜色」一起穿过了遗忘之森,
  来到大陆最美丽的城市之一——飞齐的诺斯坦。
  「夜色」准备在此地进行表演活动,
  谁知那位可怕的「金色战神」霍克,居然也要到这个城市来了……
  第一章
  整个金字塔型的祭坛在短时间内崩毁,散落的石块砸在脱逃的人身上,湖水从缝隙中入侵,没多久的时间,整个湖面便激起雪白滔天的水花,激荡得整个湖泊摇晃,大量的湖鱼被浪涛给拍上湖岸,死命地拍着尾巴挣扎。
  「咳、咳咳!里昂!」
  这里水性最好的是文,他毕竟是海精灵,很快就浮上湖面,然后四下搜寻最后抱着兰一起逃离的里昂,一时之间他也忘了要称呼里昂的假名免得被湖泊远处的夜色众人听见,他只记得在逃出来之前,兰正在最危急的时候,他很担心刚刚祭坛崩毁又沉入湖底会对兰造成影响。
  「这里,没事。」原来刚刚在沉入湖底之前,里昂叫出了水蓝,让水蓝在他们身边制造出一个像是气泡一样的空间,然后慢慢浮上水面,因此并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其他人都没事吧?」
  「你先下去确定,我带兰上岸。」
  「不用了,都没事!」雷瑟接着冲破湖面而出,身上有一些血丝,看得出来是刚刚被石块给砸的,但是并不严重,只是一点外伤而已,其他几人也是如此。
  里昂点头,很快地游上湖岸,水蓝抓着他的肩膀,担心地看着自己的主人。召唤兽跟主人相处久了自然会有灵魂上的牵系,因此它可以感知主子现在的危急,小小的鼻子担心地哼了起来,又不敢跳上主人的身体,眼珠子冒出了泪花。
  「会没事的,放心,一定会没事的。」不晓得是在安慰水蓝,还是在安慰自己。里昂抱着兰赶回马车上,这里并不是想办法的好地方,虽然说才刚破除结界应该不会有什么魔兽在,但是如今事情已经有了变化,他不想要再发生任何意外。
  文跟在里昂的身后,这里只有他可以听见元素之心的声音,因此也只有他可以询问接下来该怎么做,他相信元素之心之所以告诉他一切,就是要他帮助兰度过这个难关。
  两人飞快地赶回夜色团员等待的地方,团员们根本来不及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就见到刚刚负责去破除结界的几人,一个接着一个全身湿淋淋地回来,每个人面色凝重,让他们不敢开口询问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情,难道在破除结界后有了什么重大伤亡?还是结界里藏了什么惊人危险的事物?
  团长丽丽含着烟杆,看着自己团员脸上不安的神情,身为一个团长,安抚自己的团员是责任,而且刚刚如果她没看错的话,那个叫做里奇的男子怀里抱着的,似乎是她的团员,既然她的团员也在其中,她自然有资格询问清楚。
  慢慢地走到马车前,两个高大的男子站在马车外头等待,看见她来伸手阻止她继续前进,如果她记的没错,这两个男子似乎是叫杰斯跟亚恩。
  「发生了什么事?」
  听见她的声音,修掀开马车车帘看着她,心里思虑着该对她说出哪一部分的事实,又该编造哪一部分的谎言。
  「出了一点意外。」
  「我看得出来,而且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告诉我的不只是发生了什么意外而已,还有你们跟月之间的关系。」她还没蠢到连这么明显的事实都猜不出来,之前月跟他们比较有话聊,她还可以告诉自己那是因为佣兵拥有的经验总是比她们表演者还来得多,为了找到药草所以月才常跟他们相处交谈。可是从刚刚这几个人着急地从他们面前冲过去,完全不交代他们一声,一副把月的事情当成是自己的事情看的样子,就算月本来就是一个很好亲近的人,恐怕也很难熟悉得如此快速吧?
  修看了马车里头一眼,众人正在依照元素之心的指示帮助兰,据文的转达,在意识上和神族祭司的战斗只能靠兰自己,而外在身体的部分,因为神元内含的力量太大,以兰的身体而言根本吸收不了那么多的力量,唯一的办法就是一边必须有人分担这一份力量,另一边则必须强化兰的身体。目前暂时还轮不到自己帮忙,但是他并不认为现在是解释的好时间,因此犹豫了一下之后,决定先解决团长这边的问题。
  「现在不是解释的好时机,我想等月这里的情况好一点后,我们再详谈。」
  丽丽看着马车里头的忙碌,她也不是那种蛮缠的人,只是跟兰相处有一段时间的她,很喜欢他的气质也同情他的故事,所以她点点头后又接着道:「至少跟我说月的状况,我很担心。」
  「会没事的。」修毫不犹豫地说,与其说是在说服丽丽,不如说他是在告诉自己。他一直相信那个小家伙绝对可以度过任何难关,之前许多困难都撑过来了,他相信在元素之心跟他们的帮助下,一定会没事。
  丽丽微笑,知道他语句中的涵义,所以默默地离开,然后在心里祈祷,祈祷那一个可怜又美丽的精灵可以获得他该有的幸福。
  修看她远离,回过身来看着目前的状况,马车里几乎是一团乱,由于几个人都是湿淋淋地冲回来,因此将整个干净的空间变得泥泞不堪,里昂紧紧抱着昏迷中依然不断挣扎的兰,文借着不断念出的咒语,让元素的自然之力缓缓地覆盖兰的全身。
  回想起刚刚他们所做的一切,修检讨自己的行为,在解开结界之后,或许是得意忘形,也或许是一颗还不够安定成熟的心,从进入祭坛到解放神族,举止实在是太过于莽撞,竟然忽略掉兰的不安——要知道在这充满魔法的世界里,直觉有时候是最能避开危险的方式。尤其是魔法师的直觉,在平常借用自然之力的影响下几乎精准无比,而他们竟然忽略了……
  他的自省,是带着对自己的自责,毕竟他是统领一个城市的人,是现在带领着一个佣兵团的人,要不是他的判断不够沉稳的话,又怎么会有这一次的意外?
  「不要责怪自己,兰他不会因此而高兴。」杰瑞特突然走到他的身边很轻很轻地说,只有他们听得见这短短的几句话语。
  修转头看向杰瑞特,发现就连亚南也露出了理解的苦笑。
  「他啊,最不喜欢有人为这种意外自责,尤其是因为他。他以前曾经说过,什么叫做意外,就是意料之外发生的事情才叫做意外,既然都是意料之外没有想过的事情,就不要莫名其妙的自责,如果人一整天为这种意外的事情自责的话,干脆躲在自己的城堡里自责一辈子算了。」
  修看着兰,沉默着没有多说什么话,他的脑中可以想像那个小子是怎么额头爆青筋地说出这一番话来。他总是看不得别人不高兴的样子,总是想尽办法让别人的脸上露出笑容。
  「所以,自省可以,但是不要自责。」这是兰最后一副老母亲模样瞪眼说出来的话,他不得不说,那模样尽管可爱得让人很想要冲上去把他狠狠抱紧,可还是相当地有说服力。
  修点点头,跃上马车,接着文的咒语念下去,他不能和精灵一样跟元素之心沟通,不过照着文的咒语念下去继续施法他还办得到,既然不能自责,至少让他能尽到自己的能力。
  以前听人说过,人在濒死的时候,会看见自己的灵魂离体,看着四周的人如何紧急抢救自己的身体,却怎么样也看不到自己的灵魂。
  我个人是一点都不想要这种奇妙的经验,但是却似乎陷入了没有比灵魂离体好到哪去的状况。
  整个人好像被分成了两边,一边可以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疼痛有多么剧烈,另一边却必须去面对眼前这个一脸神圣却干着卑鄙事情的敌人。
  「你的身体……很奇特……」
  那个看起来像是地球圣经上天使的人面无表情地说着,那种诡异的表情就跟偷了人家店里的包子还跟老板嫌弃包子一点都不好吃一样。
  「这是我的身体,怎么奇特是我自己的事,请你离开。」
  神族听见我的话,露出像是在看着蝼蚁一样的眼神。「如果不是已经等待太久的时间,光明体质又太难寻找,我不会委屈自己占据你的身体。要知道,想要施展越高阶的魔法,就必须拥有越强大的身体,你的身体太脆弱,但我想会到神界后我可以请求主上为我重新改造。」
  就像文所说的一样,这些神族的人一个个都是自以为是的家伙,主人还没死就已经开始想着怎么布置新家。只是虽然我努力装出冷静的模样,事实上整个思绪却乱得很,我根本不晓得自己究竟陷入了什么样的状况,自己究竟在哪里,为什么可以感觉到自己身体的痛楚,却又能够如此置身事外,该怎么做才能对付眼前看起来如此强大的敌人?
  太多太多的疑问,让我完全无法静下心思考。
  如今我只能猜测,也许自己正在自己的意识里,而眼前的神族非常明显的是想消灭我占据我的身体,从他身上不断散发出来的力量,扩散在我的意识中,然后朝身体的每一处蔓延,不但想在这里毁灭我的意识,同时还试图用强大的力量直接控制我的身体,这就是造成我身体如此痛苦的原因。
  我还在想着该用什么样的办法应付敌人,那个自以为是的神族祭司却已经开始他占领的行为,二话不说直接从手中射出像是箭一样的武器,而我大概是天生迟钝的最佳代表,不但身体迟钝,就连在这里也迟钝,僵硬着根本无法躲避这一道攻击,幸好思绪动得快,马上念出最简短的咒语,在面前形成一道光盾,立刻将光矢给抵挡住。
  我念咒的速度快,形成光盾的速度也快,这令我跟神族祭司都感到讶异,不明白为什么我的实力会比他预估的强大——后来我才知道为什么一开始元素之心就要文将那些祭司的衣物往我身上穿戴,因为在神族祭司还未占领我的身体之前,我的身体依然属于我自己,这些衣物附加的功能可以直接帮助我的意识,增加施法的力量和抵抗法术的力量——只是在现在的我并不清楚原因,只知道或许自己也有了和这个「伟大的」神族祭司一战的力量。
  不容自己多犹豫,顶着还未消散的光盾,接连施放大量防卫自己的魔法,并试着施放我最不擅长的攻击法术,同样的一道光矢,看起来就是比刚刚攻击我的那一道弱上许多,不过比起我过往施展的好上不只一倍。就见神族祭司一个哼声,同样抵挡住光矢,一把光剑出现在他的手中,另一手持着光盾,快速地朝我冲上来。
  明明是在如此危急的时刻,我看着他的动作,却不禁抱怨为什么神族的祭司看起来斯文,却还是走我最不擅长的动作一派……
  里昂一边帮兰擦着满身的汗,一边紧紧压制着怀里不自觉激烈挣扎的身体,在魔法上他的力量比不上身为精灵的文或是被称为天才的修,但是多年来他勤奋练习不曾荒废的斗气却可藉由跟兰肌肤之间的接触,缓缓地送进他抽搐的身体中,平缓剧烈跳动的心脏和血脉而不致造成身体的崩毁。
  以前兰总是喜欢笑着鼓励他,千万不可以拿自己的短处去跟别人的长处相比,这样人比人只会气死人,这个世界的人以魔法力为尊,但是他以前住的地方所传说的绝世力量,却是跟这个世界武者斗气非常相像的内功,据说这种力量长久练习下来,也可以成为通天彻地的人物。
  虽然这个世界对斗气不是那么重视,毕竟他们将这种力量视为强身健体的成果,而且自己的魔法虽然不像修那样精通,但论火系魔法的精纯说不定连修也比不上他,真要长久练习下去他也不见得会输人。他总觉得兰说的话相当有道理,因此他并没有将练习魔法的时间多分一点来练习斗气,而是减少了休息的时间用以增加自己的斗气。而事实证明,他持续不懈地练习下来,除了体质比其他人还要好上数倍之外,就连智力和魔法领悟力也有所增加,更发现照着兰所说的将斗气传输到其他人的身上,可以达到像是光系魔法一样的愈疗效果,让身体不适者得以减缓症状。
  有他当模范,杰瑞特他们也开始尝试这方法,这也是为什么在短时间内,他们几个人的身材又猛长许多的原因。
  现在他很庆幸自己有相信兰随口提起的话,尽管帮助并非全面,可是当他将斗气缓缓传入兰身体时,那剧烈的抽搐真的就减缓不少,不禁在心里祈祷只要能让兰更好过一点,他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去修练斗气,即使那会让他的魔法退步也在所不惜。
  「我们还有其他的办法吗?」
  雷瑟在一边等待,每一次里昂因为不停输送斗气而脸色苍白时,他就接着帮忙,就像文跟修两人轮替在兰的身上使用魔法一样,但是他们已经拖了太长的时间,再这样下去不但兰没有多余的体力可以承受,他们也很难支撑下去。看眼前几人可以说是义无反顾的持续输送斗气和法力,向来很少慌张的他,心也不禁浮动起来。
  「我也希望还有其他办法,但是神族的力量不是目前的我们可以抵抗的,尤其想要占据兰身体的神族,还是神界里崇高的祭司……」其他人只能从祭坛上的故事知道神族祭司的强大,跟神族有交流的精灵更明白那是什么样的存在。就像魔界里的王子因为魔王的血脉而比一般魔物来得强大,通常是魔族里称霸一方的王者一样,神族的祭司也因为经过神主黄金之血的洗礼,同样具有继承神主力量的资格。
  一开始他知道神元想占据兰的身体时,他几乎已经绝望,如果不是有元素之心的话,或许他早已经放弃。
  「一定可以。」向来很少说话的亚南突然开口。「如果神族祭司真的那样强大,那么一开始我们就没有机会帮助兰抵抗,可是现在已经好一阵时间过去,看看天色,不知不觉就支持了半天,连承受痛苦的兰都可以支持下去,那么我们就应该相信。」
  亚南不了解地球人所说的义气是什么,虽然他偶尔会听到兰说起这样的情感,他的个性就是对于朋友,该毫无疑虑地去相信,这是在战斗中最重要的条件,永远相信自己的背后有人可以为你承担。兰是他的朋友,也是他的战友,他从来不因为兰是个魔法师非战士而否认这个想法。
  因此如果兰此刻正用自己最大的力量和敌人搏斗,身为战友的他们就不该放弃守护他的背后,让他可以更毫无顾忌地去面对敌人的强大。
  里昂听着亚南的话,不禁给予感激的一笑。并非他认为雷瑟他们做不到同样的信任,而是在此刻,不管是谁都需要这样一番鼓励的话。而且亚南平常不说话,一说起话来却让人无法怀疑他话里的真情,每一字每一句都是那样确确切切地打在心坎上,想要不感动都难。
  想到此,里昂紧拥着兰的双臂更加用力了一些,恨不得以身相代。就在这时候,文先发现了兰身上开始散溢光芒,那是光系魔法的力量,而这力量的厚实让他可以轻易分辨出那是属于神族的力量。
  「不好!」
  看来神族祭司打算祭出最后的手段了,恐怕是在兰的意识里讨不了好,决定拼着这个身体重伤也要取得控制。
  隐约间,随着光芒越来越盛,他感觉到连周围的元素也慌了起来,甚至无法凝聚力量,让他失去了与元素之心的联系。
  难道兰真的熬不过这一关?
  想到这里,众人不约而同地抬起头看着彼此,每个人的脸上血色尽失,却改变不了兰身上越来越耀眼的光芒。
  在众人不晓得该怎么办时,意外再度出现在众人眼前,兰总是配戴在胸前的项链突然浮在半空中,中央像是宝石一样的东西在坠子中央自主旋转起来,随着旋转的速度一次一次加快,兰身上散溢的光芒也跟着越来越多被吸收到坠子里,后来全身的光芒好似凝聚成一道光柱一样,一点一点充盈在坠子里的宝石中。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平屏住呼吸,直到兰身上的光芒完全被吸收到宝石里,过去一点都不起眼的宝石变得五彩流转。有那么一刻,他们觉得自己看见了幻觉,似乎兰的身上长出了羽翼,散开满天的飞羽。
  当羽翼消散,兰的身体也不再抽搐后,他们才找回呼吸的方式,可一瞬间脑中几乎是空白的,整个马车里尽是沉默。
  良久,修先皱起了眉头,而老是藏不住话的杰瑞特开口:「刚刚是怎么一回事?」就算他再如何搞不清楚状况,也能明白在方才那一瞬间,原本的危机被一条项链化解于无形。
  文摇摇头,耳边听见重新凝聚力量的元素之心和他说了一声没事了,就失去联系。「好像是没事了。」
  里昂张着眼,眨也不眨地看着兰原本痛苦模样的脸庞像是陷入沉睡一样,他的心缓缓地落下,仿佛稍微快一点的话,自己会承受不住那力道。右手伸向兰的项链,触摸着那正散溢炫目光泽的宝石。
  「兰醒了再问他吧。」他记得这条特殊的项链,当初他救出兰的时候,那赤裸的身上就只有这一条项链毫无损伤地躺在兰的锁骨上,那时他就感觉到这一条项链必定藏着什么秘密,如今果然出乎所有人意料地救了兰一命。
  他不在乎这一条项链是不是有什么惊人之处,现在他只感激它让兰平安无事。
  

资源下载解压教程;②点此申请分桃会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访问新版分桃 fentao.io 建议使用谷歌/火狐/Edge等浏览器~  微博: @分桃LG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