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人生(第六部) 作者:聿日/聿旸/聿阳

  文案:
  兰居然遇鬼了!?
  没有想到在这个奇幻的国度里,居然还有鬼魂这种东西啊!
  干榄城刚刚发生过大战,兰老觉得这个城市太过阴森森。
  出现在房间里面的白色雾影,浓重的血 腥味,幸好他跟里欧一个房间。
  不过……
  这个房间的地板下好像有秘密空间耶!
  有可能是墓地,也有可能是藏宝的地方。
  身为大财迷的兰,当然要找人一起去探险的啦!
第一章
  干榄的夜里很寂静,和卡巴没什么太大的差异,偶尔可以听见街上报军令的声音,划破寂静的军令声,听起来比一堆人在吵杂还要容易令人烦躁,总是会突然把人给吓到,老觉得是不是下一秒钟就要打起来一样。
  我和第虢军长逛了一整个下午之后,回到他为我们安排的住所时已十分疲累,我想也不想的就拉着里昂陪我一起回房间里睡,因为这些安排好的房间虽然比起外面的房子好上许多,但因为才刚经历完一场大战,血 腥味依然很重,而且老是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用一种不科学的说法,就是好像墙壁里会有人影慢慢钻出来一样,让人心里觉得格外不安。
  在卡巴时的感觉还没有那么明显,但是这里就算闭上眼睛沉睡,我也可以感觉到心一直在狂跳。
  大概睡到夜半的时候,我才知道那并不是我多想,的确是有奇怪的事情在发生。
  因为我原本就睡得不安稳,所以一感觉到整个房间微冷时,我便忍不住往里昂的怀里缩,眼睛稍微睁开了一下,在闭上眼那一瞬间,我看见了靠近门边那里似乎有个白色的影子,因为睡得迷迷糊糊的,一时之间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直到我再眨了一下眼,发现白色的影子又稍微大了一点,而且隐隐约约变成像是人一般的形状时,顿时什么睡意都抛到了九霄云外,整个人瞪大眼睛僵在里昂的怀里,然后控制不住地抖了起来。
  里昂立刻就感觉到我的反常,清醒过来将手臂收紧的瞬间,白影化出清楚的五官,只是双眼的地方漆黑一片,这一刻我差点要喊破喉咙尖叫。
  「兰?」
  里昂的声音就像是黑夜里的一道光芒,刹那间白影消失,房间的温度又恢复正常,只是我无法停止颤抖,连牙齿都打起架来,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兰,怎么了?」里昂紧张地起身,第一个反应就是伸手摸着我的额头,怕我在半夜里发烧。这里是翔龙的地盘,在这么晚的时间一旦发生什么事,都很容易引起这里军人的注意。
  我努力地吞咽着口水,深呼吸了好几口气平复心情后,连忙拉下里昂放在我额头上的大手,把刚刚看见的东西全说出来。
  里昂皱起眉头,我知道他不会怀疑我说的话,金绿色的双眼看向门边,似乎是在深思那会是什么样的一个状况,平常对四周动态特别警觉的他,似乎没有感觉到刚刚的温度变化。
  「里昂,你想那是什么?」我很想说是那个「东西」,但是总觉得一开口那个「东西」就又会再出现,所以牙关咬得紧紧的不敢直接点明出来。
  「我猜可能是这里的幽魂。」
  这个世界同样有鬼魂的说法,而且还有一种非常少见的职业──死灵法师,因为这职业不受这一片大陆欢迎的关系,因此死灵法师的数量很少很少,一般人虽然不会一看见就攻击,但凡是光明系的人向来都跟他们势不两立,常常只要一听到哪里有死灵法师,绝对都毫不犹豫地冲过去把人消灭。
  听见里昂的回答,我一点都没有比较安心的感觉,对于这种我无法捉摸的事,心理上就是有一种莫名的排斥。
  「我们……可以换房间吗?」但是听说那种东西会飘来飘去,换哪个房间都一样……呜!我好想尖叫啊!
  「好!我带你去其它人的房间一起过夜好了,听说人多的地方,幽魂比较不容易出现。」
  真的吗?
  我泪珠盈眶地看着里昂,明明是这么恐怖的气氛下,里昂竟然还有办法微笑,这瞬间他的笑容让我安心许多。
  「真的,走吧!」他拉着我下床,结果不晓得是碰巧还是注定,当我脚尖一踏上地板的时候,我跟里昂都感觉到这一块地板的声音跟其它地方好像有点不同。
  这是头一次我发现想象力太好不是一件好事,我马上联想我们刚刚睡的那个床铺下,其实埋了一堆的骷髅……以前我家里的人是怎么说的?好像说哪个笨蛋买房子买在乱葬岗上,结果一天到晚看见那东西,我还好奇地问乱葬岗是啥东西,在知道之后对于这个故事嗤之以鼻。
  拜托!我们那个年代哪有什么乱葬岗,星际的下葬方式都是把遗体变成一颗宝石做纪念,不占空间又美观还具有意义。
  不过星际没有乱葬岗,可这里绝对有……于是,我慢慢、慢慢缩回自己的脚尖,然后赖在里昂的身上,说什么都不要往地板上踏,然后很小声,自以为这样那个东西比较听不见,在里昂的耳边问出我疑问,结果里昂又笑了,那笑容一看就知道在笑我想太多。
  「我想应该不是,我猜这下方也许有密室,这一个地区向来战争频繁,因此有些人会在自己家里挖地道或是密室,设法用来躲藏敌人的搜寻,这房间的密室通道可能就在这张床底下。」里昂一边解释,一边带着我往其它人的房间走,看他的表情跟我比起来真是天差地远,我敢肯定我现在的脸色不但苍白而已,而且肯定白得发青。
  难道这个世界的人都不怕鬼吗?鬼耶!
  「我们不看看是什么密室吗?」虽然在心里无声的呐喊,但我还是忍不住继续小声地问。
  里昂一脸不晓得是该笑还是该气的看着我,「是谁刚刚说这下面可能是墓地的?如果是墓地的话,你敢进去?」
  是啊!如果是墓地,我敢进去吗?
  但是……要是里面有宝藏怎么办?
  大概是我不自觉地把心里的话讲出来了,里昂满脸的不可思议,我就算现在吓得脸色发青,还是可以猜出他心里面在想什么。
  他一定是无法理解怎么会有人明明怕成这样,还可以问出这么财迷的问题来,这个人一定是想钱想疯了……
  我看着渐渐远离的房门,心里也这么觉得,这个人肯定是想钱想疯了。
  「探险!」
  结果我们一进去杰瑞特跟雷瑟的房间,他一听到我们刚刚说的事,马上提议,而且雷瑟一脸赞同。他是个冒险者,陵墓都不晓得钻过多少回,根本就不怕这个,而且他还说,这幢宅邸在这种战争区域还有办法盖得这么好,过去住在这里的人,肯定不是大官就是这里曾经是机要重地,这种地方最有机密可寻,当然要下去看一看!
  我扁着嘴,大半夜的,这些人的兴致怎么就有办法这么高昂?
  「说不定正好相反,你们想想,虽然战争才刚结束没有多久,但这里可是整理出来给比较重要的人,或是远来的访客居住的地方,能整理的早就都已经整理完了,哪里有地道翔龙的人应该都很清楚才对,不可能有密室留下他们却不清楚,要搜刮早就搜刮光了,哪还轮得到我们,很可能大半夜我们白忙一场只看到一个空荡荡的地窖。」很难得的,我就是想泼冷水,仔细想想还是小命比较重要,我还没爱钱爱到不要命,自我珍重一点不要随便乱挖才会比较安心。
  可惜,这个世界的人跟我们星际的人在观念上有一个很大的差异。
  想想,这些平常用起魔法都跟吃饭一样简单的人,而且甚至有死灵法师这种行业,对于鬼魂这种东西接受度自然比习惯高科技,只相信科学的人来得高,因此这些家伙完全没把我的话当一回事看,套上外衣就要去我刚刚睡的房间里检查。
  「兰,你不想去的话,里昂可以在这里陪你,我跟杰瑞特去就好。」
  「不要!要去就一起去!」留我跟里昂在这里,那我们刚刚又何必跑过来找你们?
  反正如果真的有那个东西,你们都跟我在一起,我胆子绝对会比刚刚大……应该吧……
  「好,一起去。其实你根本不用担心,你忘记我的地狱是什么样的召唤兽了吗?」
  雷瑟从召唤兽空间里叫出他的召唤兽,结果连同水蓝、火舞一同跑了出来,可见今天这三个家伙又混在一起不晓得在空间里玩什么……我这个主人也有点失职,完全忘记自己家的召唤兽在别人家家里玩到忘记回来。
  所谓的召唤兽空间其实是一种很神奇的现象,以如今的魔法技术来说,开辟空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个从空间物品会如此稀少珍贵,而开辟的空间通常都不会太大就可以看得出来,偏偏召唤兽空间不单只能容纳一只召唤兽而已,我听水蓝说,召唤兽空间并不是一般魔法师想象的那样,是一个牢笼或是房间,反而比较像是一个小型景观世界,这个世界有多大,有什么样的东西,全看召唤兽本身的能力来决定。
  那么空间既然难以开辟,为什么召唤兽空间却是每一个拥有召唤兽的主人都可以拥有?
  根据魔法师学会的理论,开辟空间的并非主人,而是召唤兽本身,每一只召唤兽都有自己开辟自己生存空间的能力,因此这也是召唤兽珍稀的关系,一般召唤兽只要感觉到危险时,脑中就会发出一道精神指令开辟空间躲藏进去,让猎捕召唤兽的猎人空手而归,而召唤兽商店卖给我们的饰品,其实是刺激召唤兽发出指令的魔法工具,而拥有召唤兽的方法,大多是趁召唤兽不注意的时候偷拿召唤兽卵孵化,成年召唤兽根本难以捕捉。
  至于召唤兽为什么有这样的能力?人类或其它生物能不能做到?这一直是魔法师工会、学会或是学院在研讨的问题。
  言归正传,因为有雷瑟的召唤兽三头犬坐阵,他们还是决定要前往我跟里昂一起睡的那一个房间去探险。
  进了房间后一行人便蹲在床边,为了怕引起其它人的注意,雷瑟跟杰瑞特两人各拎着床板两侧,慢慢地抬起然后轻轻放到一旁搁下。
  整个地板乍看之下并看不出有哪里不对的地方,但是雷瑟熟练地蹲下身用指关节轻轻敲了一下,果然在一个区域敲出不同的声音,然后他从身上掏出一个像是握把状的东西,据雷瑟说,这是专门用来破解密道暗门的工具,很多密道里头藏着并不见得是多么重要的东西,有的单纯只是不愿意被人看见,因此在外面设了障眼法之类的魔法,开启并不难,甚至有雷瑟手中那种握把,只要往暗门一接,就会瞬间破开障眼法,可以很容易的利用这个握把拉开门或是移动密道的门。
  当握把接触到地面的那一刻,原本看起跟其它位置的铺砖地板差不多的地面,出现了一道不小的铁门,雷瑟轻轻一拉。
  「吱呀……」许久未动的铁门,上面的铁锈让摩擦时发出刺耳的声响,幸好雷瑟的动作很轻缓,因此并不是很大声。
  铁门完全打开的同时,我们四人一起注视着这个通往黑暗之中的甬道,浓厚的霉味扑鼻,一闻就知道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进去过,往下的阶梯因为潮湿的关系,长出了一些像是发霉一样的物体,里头深处还可以听见像是滴水的声音,让我怀疑这个通道究竟有多深,难道不是跟我们想象的一样,只是一个密室而已?
  我们站在外面看了彼此一眼,雷瑟对里昂点点头,里昂马上会意过来,朝里面施放的一个小型火焰球,小小的火焰送进地道里,照出了地道周围粗糙的表面,有的地方已经长出了不少粗根的藓苔,可以猜得出当初在盖这里的时候,并没有特别去准备,粗略地挖了个大概而已。
  雷瑟深吸一口气,手中取出一个小型的魔法灯,走进洞穴之中,很快就确定下面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陷阱之后,招手让里昂接着下去,我跟在里昂的后头,然后杰瑞特殿后。
  通道的本身并不长,没多久就走到底,高度的话我猜测大概就两个我那么高而已,雷瑟在这时候换上亮度比较大的魔法灯,顿时将这间地下密室照得灯火通明,我看见一个大小大概十坪的空间,以密室来说还颇大,高度也够高──至少里昂他们都不用弯着头走。
  让我又庆幸又有点失望的是,这里头果然像我之前说的那样,早就已经被人搬空,除了看起来建造得粗糙无比的墙壁之外,没有其它任何的东西。
  我松了一口气,马上就打算离开这个充满霉味的房间时,谁知道一转头,就看见之前那一个把我给吓醒的白影出现在杰瑞特的身后,没有瞳孔的两个黑洞彷佛在看着我,我形容不出那诡异的表情,吓得我心脏瞬间停止,整个人昏了一下,才知道要发出声音。
  我拉住里昂的手,要他往杰瑞特的后面看,而杰瑞特因为刚刚是对着我的脸,因此他看见我突然白得没有半点血色的脸,立刻顺着我着视线往他的后上方看。
  我不晓得这个鬼魂真的是正好我那么倒霉看见,还是针对我而来,当杰瑞特转过头,而里昂看过来时,白色的影子正好钻入地底消失,因此他们俩谁也没看见。
  「兰?」
  我瞪大了眼,原本被吓得颤抖的身体顿时停止,突然间有点火大,搞什么鬼……对!搞什么「鬼」!我怀疑难道真的是自己楣运指数特别高吗?
  推开杰瑞特,瞪着鬼魂消失的地方,虽然还是怕怕的,可是心里的火大可以稍微压过这种情绪,我忍不住冲上去在那一块鬼魂消失的地方,用力给他踩下去泄恨。
  本来只是一个烧坏脑筋的动作,用力一踩下去的结果「咚」的一声,大家又发现不对劲的地方,这一块地的声音有点像是空心的。
  「咦?密室里藏密室?」
  雷瑟有些佩服地看着我,似乎觉得我的观察力竟然会比他这个到处挖宝的人强,也许更有天分,我僵硬的笑了一下,犹豫要不要把刚刚的事情说出去,因为这种被人当人专家或天才的虚荣感……咳!其实挺不错的。
  我看雷瑟很快用握把将地板上的暗门给拉开,这次传来比霉味更为严重的味道,光闻到都觉得快吐了,所以众人往后退几步,我也利用这个机会跟他们解释刚刚鬼魂的事。
  他们听完并没有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而是皱眉深思了一下。
  「如果是这样,很可能这下面就是个墓地,但是并没有尸体腐臭的味道传来,一般来说墓地里,尤其是像这种密室,要是真的有尸体在的话,通常都会有一股尸臭味,除非是已经都干了,或是全部都腐烂光了。」
  雷瑟一边说,我脑中一下子出现干尸的模样,抖一下,接着又是尸体慢慢腐烂,生出一堆蛆虫,出现白骨内脏,然后虫越来越多最后只剩下骷髅的画面,再抖一下。
  「你很冷吗?」里昂看我连续抖了两下,考虑是不是要先上去帮我拿件衣服。
  「没有,被恶心到了而已,你们下不下去?」我决定先承认自己的没胆,免得下去要是被尸体给吓到,吓昏过去或叫出声音来都不用再尴尬的解释。
  「当然,都走到这里了。」雷瑟一点犹豫都没有的回答。
  照之前雷瑟所做的一样,再一次小心进入密道之中,这一次的密道比刚刚还要来得深且长,走了一阵子才到底,虽然刚刚打开密道门时已经散去不少味道,可是浓厚的霉味依然存在,我手轻轻一挥,一道微风在里面转了一圈之后离开,虽然还是有点味道,但已经好了许多。
  这时候雷瑟手中的魔法灯也照出了这个地底密室里的景象,只是看起来这个密室似乎比想象中大得许多,一盏魔法灯并没有办法照遍整个区域,所以我干脆拿出星际的照明灯,这是探险队专门用来照洞穴的工具,一打开后整个密室变得明亮,每个地方都可以照到,却一点也不刺眼。
  雷瑟讶异地看着我手中的灯,他知道我向来能够弄出一堆让他觉得匪夷所思的物品,但是每一次还都是会让他惊讶无比,更何况他本来就是个冒险者,而我手中的东西都是从那些冒险队探测员身上弄到的,自然非常合他的意,可惜这灯只有一盏。
  雷瑟也明白我的个性,有多的我不会不给他,所以只是羡慕的看了这盏灯一眼也没说什么,不过我想以后等事情结束,将这盏灯送他也不算什么,对这盏灯来说,给雷瑟使用比给我用更来得适合。
  密室相当的大,中间又出现一个像是祭坛一样的东西,大概是被之前湖泊所发生的事给吓怕了,难得没有人对祭坛有任何兴趣,而且大家都是离得越远越好。
  除了祭坛之外,右手边有一个很大的柜子,左手边则是一大片的书柜,书柜上的书比摆饰品少,雷瑟看了那些摆饰品一眼,好像发现了什么珍贵的东西,马上走上前,取下一个很像是水晶球的球体。
  「这大概是这柜子里最珍贵的一样东西了,可惜我们都用不到。」
  「这是什么?」我好奇的凑过去瞧,对书柜上的几本书倒是兴趣比较浓厚。
  「召唤水晶,死灵法师专用的物品,可以用来召唤死灵,相当稀少,只是这东西不好脱手。」虽然这么说,雷瑟还是收了起来,想必就算一般场合卖不出去,他们这些冒险者一定有其它的管道可以卖出。
  死灵法师的东西我没兴趣,将书柜上少少的几本书给取下,有两本是写关于死灵法师术法的心得,另外三本比较厚的,里面写了大量的材料跟融合后的结果,像是炼金术之类的知识,这个我挺喜欢的,其实炼金术跟草药学某方面是相通的,这个世界的草药学并不完善,大部分都依靠魔法治疗,我以前在星际上学的更是稀少,这几本书正好可以拿来参考,如果可以研究出让更多人都可以轻易使用的药物就好了。
  最后一本书封面相当的华丽,整本书金灿灿的,从书侧可以看出之前主人似乎翻阅了不少次,我打开来看,里面是写着一些奇怪文字的章节,每一个章节都有着一张呈现几何图形的图表,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过因为今夜我根本就没睡多少,大概翻了一下这本书之后,眼睛开始觉得沉重,真想找个地方好好睡一会儿,只是想到这个密室里有「那个」,我说什么都不可能在这里睡着,只好揉揉眼睛努力睁开,一直在我身边看着的里昂,笑了一下,张手捧住我的脸,大拇指轻柔又不失力地道帮我按压眼窝周围。
  「想睡了?」
  「嗯!」发出的声音连我自己都可以感觉到里面的睡意,想着想着,就小小地打了一个呵欠。
  「这是啥鬼东西!」杰瑞特在另一边打开柜子,发出嫌恶的叫声,我转眼看过去,看到眼前的景象忍不住跟着恶心的叫了一声。
  整个柜子里有超过一半都是人头,不晓得用了什么样的方法做了防腐,一颗颗人头全睁着眼睛看着前方,有些还带着死前的狰狞,我从其中的一颗人头中,看出了那跟之前的白影十分相似的脸庞,整个人又抖了起来,睡意顿失,用这种方法防止打瞌睡,一定效果良好。
  「天啊!这个屋子以前的主人究竟是做什么的?除了死灵法师之外,我相信一定还有其它的职业。」
  这时候我就觉得杰瑞特的胆子不是普通的大,也可能是神经比较大条,他竟然就直接拿起一颗看起来面目比较祥和一点的人头翻看,从下方可以看出人头被切割下来的时候虽然不是切面平整,但是还算相当利落,可能这个法师的力量不大,但是手法已经练习得十分熟练,因此才有这样的成果。
  「放下你手中的东西好吗?」雷瑟忍不住用力打了杰瑞特的脑袋,看起来这一次他也受不了他这方面的粗神经了。死灵法师的东西岂是普通人可以乱摸的,尤其这几个人头怎么看怎么像是用来诅咒的。
  想到这里,我取出那两本心得笔记,翻了一下,才第三页就看见了关于人头的制作跟目的。
  恶……我快吐了……
  上面的制作方法写着这些人头必须在人还活着的情况下切割下来,而且速度不可以太快,必须让被施术者感到对死亡的恐惧下才能切断,越是恐惧的灵魂越好,这一段制作过程旁边有心得注解,上面写了他是怎么让这些人在死亡前受虐,让恐惧达到最高点在切断人头。
  像是切割手指、让他们看见自己亲人的死亡,其中又写最成功的一例就是活体解剖,将被施术者的内脏一一取出,让被施术者保持不死,然后在亲眼看着法师切割他的身体时,恐惧达到最高点……
  恶心的感觉不断浮上,我连忙阖上书本,有一股想把它们烧掉的冲动,要不是怕以后会遇上死灵法师,如果不晓得他们的手段会对我们不利的话,我绝对会将这些东西全部烧成灰烬,最好连灰都一点不剩。
  「上面写这些人头都锁着他们原本主人的灵魂,因此死灵法师可以号令他们去做任何事。」我看着那些人头,想到笔记本里那些形容,顿时发现其实这些面目狰狞的人头并没有那么可怕,他们不过是一群身不由己的人。
  「你的意思是,我刚刚拿着一个死灵?」
  我点点头,结果杰瑞特抖了一下,看他下次还会不会神经大条的随便拿东西看。
  「有办法救他们吗?」里昂不愧是心地善良的人,第一件事想的就是该怎么救这些灵魂,不过这也是我现在所想的。
  「上面写,必须用最炙热的火焰焚烧这些人头,也就是锁住这些灵魂的牢笼,然后在这些灵魂被解放出来的同时,施予光明祝祷,这个我会。」光明祝祷是接近禁咒的高阶魔法之一,它能让被诅咒的灵魂获得解救,摆脱身不由己必须四处猎杀生物的痛苦,可以说是对付死灵法师最大的绝招。
  「这是高阶魔法,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已经超越九阶最接近禁咒的一种光明魔法。」雷瑟不赞同地皱眉,他知道施展这样子的咒语对我来说会有多大的负担,尤其之前我才从湖泊祭坛那件事里慢慢恢复过来而已。
  「放心,你忘记它们了吗?」我从空间里取出光明法杖,这是神族的物品,大家其实都不太知道它的名字,所以都随便乱叫,反正这里纯法师职业的人大概只有我一个,一说法杖大家都晓得是哪一根,也就懒得取名字。
  这几样东西,不管法袍、手环还是法杖,都可以让我在施放光明系魔法上轻松许多,就算是这种接近禁咒的魔法,也顶多事后疲累一点而已,并不会造成魔法反噬。
  「既然如此……」
  雷瑟看看里昂,又看看杰瑞特,大家似乎都没有反对的意见之后,开始动手。
  

资源下载解压教程;②点此申请分桃会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访问新版分桃 fentao.io 建议使用谷歌/火狐/Edge等浏览器~  微博: @分桃LG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