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人生(第七部) 作者:聿日/聿旸/聿阳

  文案
  人家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为什么兰总觉得他们是「大难不死,继续倒楣」呢?
  好不容易从霍克发起的屠城攻战中逃出,兰也因而元气大伤躺了一阵。
  往泰勒迦纳的寻龙之旅才走了一半不到就这么多灾多难了,那接下来的路岂不……
  阿沙多加,神秘的女子,计杀夏特拉的元凶。
  为了出城文件却被翔龙硬塞了这个令人「胆颤心惊」的包袱,
  虽然百般不愿,但为了接下来的旅途,就算再倒楣他们也认了……
  第一章
  我记得怀旧影片里有一出来自地球的电影叫做《神鬼奇航》,里面的男主角之一,从一开始的铁匠到后来变成船长,都很始终如一的贯彻目标,常常被人给打昏。
  我觉得我自己就像那一个男主角,最近的日子,肯定被附身才会这一次昏一昏,下一次又昏一昏,听说有种宗教每隔几年自己出生的年份所属生肖就会出现所谓的犯太岁,到了犯太岁那一年一定要记得安太岁,要不然就要小心横祸,但是,这个世界有哪一个祭司堂肯帮忙做这个什么安太岁的服务吗?
  「大哥哥,他为什么还不醒来?」
  一个稚嫩的声音在我耳边充满疑惑着嘟囔着,然后我感觉到一只小小热热软软的指尖突然在我脸颊戳了又戳,要不是小孩子力气小的话我怀疑像他这种戳法我的脸颊会掉一层皮下来。
  「小节!别打扰月色哥哥,他很累很辛苦,需要好好的休息。」旁边的小娃儿大概是被抱走了,戳着我脸颊的小指尖消失。其实我已经醒来了,只是整个人都非常的疲累,累得连睁开眼睛的体力都找不到,如果不是担心里昂,不是不安我们现在究竟在何方的话,恐怕早就继续放任自己沉入睡眠中直到恢复体力为止。
  肩膀上的伤口似乎没有什么痛觉,但是还是有灼热感,这代表我们并没有跟文他们会合,或者是已经会合了,但是文却不在……
  不管是哪一个答案我都不喜欢,因为那代表着「意外」。
  可是刚刚那一个人叫我月色,代表他知道我冒充夜精灵的身分,那么里昂一定在这里,或是其它人一定在,才会将我的名字告诉他……
  拚命把力气集中在眼皮上,但是活像是被鬼压床一样,脑中的神智虽然是清醒的,就是睁不开双眼,身体也动弹不得。
  我还在想办法睁开眼睛,然后突然就听见刚刚那个小鬼尖叫起来,还可以听见小小的脚步声往外面冲,似乎很开心兴奋的模样。
  「里奇哥哥!里奇哥哥!抱!抱!我要抱抱!」
  抱!抱个头啦!
  可恶,害我现在浪费一堆力气在爆青筋上。
  听见小鬼叫着「里奇哥哥」,我终于稍微放下了心,至少我知道里昂他没事,没事就好。
  「小节有没有乖?」
  「有,小节最乖了。」骗人!刚刚还伸手戳我脸颊。
  「里奇哥哥,小节跟你说喔!月色一直都没有醒耶!族长爷爷说过,一直睡觉不起床的小孩是坏小孩,月色也是坏小孩吗?」
  可恶啊——我看不到自己现在这模样,但是我可以肯定我额头那一片白皙的肌肤上一定蔓延着很可怕的凸出青筋。
  死小鬼,月色也是你叫的吗?什么叫做一直睡觉不起床?本少爷平常的确是喜欢睡懒觉,但是还没有一直睡觉不起床过,基本上一直睡觉不起床那不叫坏小孩,那叫死人好吗?
  「要叫月色哥哥,月色哥哥不是坏小孩,他只很累很累了,而且他还在生病,生病没有好所以起不来,小节知道吗?」
  轻轻缓缓的声音,听起来还不是非常有力气,可是是我熟悉的沉稳和安心,看来里昂的身体状况恢复的很好,他跟小节所说的话,让我想起当初我刚来到这个世界时,也是闭着眼睛听他跟村里的孩子解释那些一万个为什么,全村里对孩子最有耐心也最有办法的就是他,细心温柔的个性跟他高大的体型一点都不相符。
  「知道了……小节的妈妈也是这样,爸爸跟我说妈妈很累很累,所以生病了,要好好的睡觉休息才会好,可是……可是小节一直都没有看到妈妈醒来……族长爷爷说,妈妈因为要去很远的地方永远都不会回来,所正在休息储存体力,才能够顺利的到达目的地。」
  「小节……那不一样。」听里昂的口气我随便想都可以猜得到他脸上现在的表情,一定是为了孩子失去母亲而悲伤,却又为孩子的童言无忌无可奈何。
  臭小鬼就是臭小鬼,不要以为你失去母亲我就会原谅你把我当死人!我从小虽然就有爸妈,但跟他们见过面的时间比我宿舍隔壁的隔壁那一个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御宅族还少,有跟没有一样,谁比谁可怜!哼!难说的很。
  「哪里不一样?」
  「月色并没有要去永远都回不来的地方,我们只要经过这里,以后都可以来看看小节,而且小节一定可以看到月色哥哥醒来。」
  「是这样吗?」
  「是这样没错。」
  「嗯……」那声音听起来分明就是十分怀疑的样子,我的额头上八成又冒出了青筋,而且肯定相当明显,因为原本还在跟小节讲话的里昂,发现了我的醒来。
  「月色,你醒了吗?」他摸摸我的额头又摸摸我的脸,我可以感觉到他已经不像那天一样那么冰冷的温度,但是就是无法说话也睁不开眼睛让他明白我已经醒来,心里很是慌张,一点都不希望里昂以为我还在昏睡让他担心。
  「别慌!我知道你没有力气,动不了也睁不开眼,但是你醒来的是不是?如果不是,又怎么会冒出这个来。」他指尖碰碰我的额头,我就知道,自己一定是冒出了满头青筋,丑死了!
  像是听到我的心声,里昂安慰我:「放心,其实不丑的,还是一样好看……我知道你还没有足够的体力张开眼睛……」
  我不介意你用手指头帮我张开,我比较喜欢看着人的脸讲话。
  可惜,这两句里昂没跟我心电感应到。
  「但是又担心最近的事情,所以我很快的说一次,听完你好好的睡。」
  成交!
  「你睡了一天半的时间了,肩膀上的箭矢已经取下,但是因为这里是一个很小的部落,没有牧师或是光明、水系魔法师,所以只能用药草帮你包扎,这部落的酋长有很奇妙的药草技术,不但成功的帮你止血,而且伤口也消炎止肿了,昨天夜里你发烧,喝了药之后好了很多,我想起你以前跟我说过的,在你生长的地方,药草是非常好用的治疗方法,果然是真的。」
  一个擅长用药的部落?
  「所以你现在的伤势已经没有问题,至于我更不需要担心,你的治愈术一直都是那么的完美,我身上连一点疤痕都没有了,体力在这几天也恢复过来,昨天夜里你退烧后,我先骑马到团长跟我们约定的集合点去查看,并没有人在那里,但是我相信连我们都逃出来了,更何况是他们?大家一定是为了躲避追兵或是遇到一些其它的问题,导致他们集合的速度慢了许多,我在那里留下了记号,如果你快点醒来,明天我们一早在过去查看,说不定就可以和他们相遇了你说是不是?」
  里昂说话的声音很是轻松,但是正如我心中的急切跟不安一样,他一定也担忧着修他们目前的状况,尽管综合实力来说,加上我的拖累,我们可能是最弱的一组,连我们都逃出来了,他们当然不成问题,可是在没有相遇之前,脑中依然会想着他们现在怎么了?为什么还没到集合点?是不是跟里昂一样受了重伤?他们身边没有像我这样懂得治愈术的人在,要是受伤太严重的话,是不是会有生命的危险?还是在逃脱的途中遇到最可怕的霍克了?
  我整个人为这个可能性而颤抖,身上突然出现一股力量,就这样猛然睁开双眼,入眼的正是里昂张手拥我入怀安慰我的景象。
  我睁着眼,无力的依靠在他身上,身体的反应却无法控制,脑中不断的想象着那些可能会发生的恐怖画面。
  这时,我发现臭小鬼也不是全然没有用处的,站在里昂后面拉着他的衣角的小鬼,似乎很不满里昂忘记他对自己的遗忘,抬着脑袋瞪眼张嘴就要大喊,结果正好跟我的视线对在一起,一双挺少见的午夜星空蓝双眼瞪得老大,小嘴张成O字型,楞了很久才大喊:「啊──这个精灵没有眼睛!」
  爆筋!瞬间,我完全将刚刚的不安给抛在脑后。
  谁没有眼睛!谁没有眼睛了!
  亚列族生病时瞳孔颜色比较淡而已,还是有颜色的好吗!我眼球都还在,什么叫做没有眼睛!臭小鬼!你知道没有眼睛是什么样子啊!超级恐怖超级丑的好吗?
  抱着我的里昂身体僵了一下,轻轻拉开我看了我一眼,然后又僵着脖子回去看臭小鬼一眼,脸上的表情很是难以说明,明明应该是看见我醒来很高兴的笑容,又接着听见什么天底下大笑话一样的戏谑,两种笑容混合在一起,让我原本期待里昂看见我张开眼睛会闪亮那一双翠绿双瞳,和我一起感动的场景,完全消失殆尽……
  可恶!
  臭小鬼!我就知道我这辈子一定跟小鬼不对盘,气死我了!
  ***
  「大人,敌军已经撤离……目前,没有发现任何幸存者。」
  一个士兵掩饰不住脸上的悲愤,他的好兄弟这一次跟他一起出战,只是一个身在前锋部队,一个身在辎重部队,原本之前兄弟还羡慕的看着他,希望哪一天自己也可以成为前锋,为国家奋勇杀敌即使牺牲也在所不惜,他们都以为,如果有一天有人先离开这一个人世,必然是在前锋的自己……却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他们都错估了命运的安排。
  乔看着可以说是已经烧成一片废墟的城镇,属下的答案早已经在他的预料之中,但是心里所想跟真正听到答案是完全的两回事,一时之间很难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去跟薇丝少将说,让她先将一半的士兵带回干榄,虽然已经证实干榄的飞齐军不过是为了引起我们注意力的饵,但是如今我们都见识到霍克的兵法是怎么变幻莫测,没有人能保证他们不会突然又回到卡巴发兵,这里留下一部分戒备的士兵跟负责清理这些残骸的人就好……我想,一定还有人生还,这么大的一个城镇,我不信之前还在跟我说话的人,就真的一个都不见!」
  他还是愿意去相信,这里必然还有存活的人。
  「是!那个……属下认为,一定还有人生还,之前我借住的那一户人家,为了保存一些过冬用的粮食还有自用的酿酒,在自己家里挖了地窖,我想一定有些人家也一样,说不定会有人躲在这些地窖里。」
  乔点点头道:「我很高兴你可以想到这点,下去吧!我会让其它的弟兄注意这一点。」
  其实士兵说的话他也知道,这就是为什么他没有在见到这一片废墟之后掉头就走,他相信肯定有人能找到躲藏的地方,因为他们回兵的速度很快,尽管无法救援实时,却肯定给霍克一个措手不及,他不会有时间留下来一个一个检查这些被大火焚烧过的废墟,因此在那些私自建造的地窖下藏有生还者,绝对是非常有可能的事。
  见到自己长官能认同自己的话,士兵感动得整个身体都热了起来,他在心里暗暗期望自己得兄弟,是见机得早的人,可以躲到这些地窖里,让他们还有见面的机会,即使他知道……自己那一个冲动的兄弟,向来以保护人民奋勇杀敌为志愿,躲起来的可能微乎其微,但是人就是这样一种心存侥幸的动物,稍微有一点点的机会和盼望,他们都愿意去相信。
  乔看着他的目光叹息,士兵心里所想的,他何尝不是同样的感触……不晓得那一个引发这一切悲剧的阿沙多加是否有逃过这一次的灾难,他不怪那一个人,没有人能预料到这一刻眼前所见,他做的只是帮助自己的国家夺回军事重地,如此而已,换成是自己,如果有机会,自己也会这么做。
  但是,他心里面总是会有一个念头……如果当初把人给交出去,是不是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是不是就不会有如此多的牺牲?
  光想着这些答案,他就觉得自己根本还没长大,还是那样的幼稚可笑……
  他还沉陷在自己的思考中,薇丝已经驾着马来到他身旁,刚刚她接到了士兵的通知,也同意乔的决定,重新集结绝大部分在搜索敌人跟幸存者的士兵,刚刚她确认人数都到齐之后,是来跟乔报备一声。
  「我这就回干榄了,你自己小心点,那一个人不是那么好猜测的对象。」她一点也不愿意去提起金色战神这一个大名,这个名字是每一个国家心里的梦魇,却也同时是每一个军人响往的目标之一,身为敌对者,他们对于金色战神这一个存在,心里是五味杂陈,既是畏惧怨恨,却也不得不告诉自己,那样的一个军人是典范中的典范。
  「我知道,魔法门空间不是那么容易开启,我想这一支飞齐的私家军队,不是还在国境里找寻机会,就是已经回归,如果是前者,我们已经大概得知是一万多左右的人马,留下来的人我想应该足以抗衡,如果是后者,那么还要嫌留下来帮忙协助搜寻的人太多,毕竟前线才是真正的战场。」
  「空间魔法门」是一种奇特的禁咒,想要开启它必须拥有大魔导师的资格,可是这一个大陆上拥有大魔导师资格的人可能连十个都不到,另外除了拥有大魔导师的资格外,还必须拥有六个单位一级的魔晶石,如果没有,那么必须请六个魔导师输送法力,才有办法开启魔法门。
  魔法门一旦开启,便允许同一个地点进、出各一次,进──必须输入大量的魔法力,但是出,就只要当初发出禁咒的大魔导师再使出一次禁咒即可。
  一般战场上,魔法门是相当有用的一种法术,但是如果运用不当,其实效果十分有限,因为魔法门的开启时间端看输送法力者的能力跟大魔导师禁咒的威力,根本不允许百万的军队移动,连十万都很困难,霍克可以传送一万多人已经是难得的壮举,由此可见霍克的个人能力有多么可怕,很少有魔武双修者可以达到大魔导师的境界。
  除此之外,六个单位的一级魔核或是六个魔导师也是相当惊人的条件,每一个魔导师在战场上都有发出禁咒的威力,一级魔核则是可以创造出禁咒卷轴,因此一般人最后两两决定下,大多会选择将这一股力量发挥在战场上,一举消灭敌方大多数的敌人,而不是用在开启魔法门,效率相差太多。
  因此,魔法门的开启不是壮举,可是霍克的这一种运用方式跟理由,就是历史中的壮举。
  「既然你这么认为,我也不多说了,自己小心一点……虽然我实在是不想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霍克……不是我们可以对付的敌手,至少现在还不能。」称赞敌人令她不住的别扭。
  乔笑了一下道:「薇丝,通常需要这几句话的人应该是妳。」私底下她才是他们几个少将中,最冲动的一个人,而他正好反过来,常常是最冷静的那一个,因此她说的这些话,其实给她自己还比较实际一点。
  薇丝也知道自己的毛病,但是自己知道是一回事,别人口中讲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
  「真谢谢你的提醒喔!」
  「哪里,不客气。」乔微笑,他们都在试图让自己轻松一点,纵是沉浸在悲伤或是畏惧中,不是面对未来战局的好方式。
  薇丝正待再多说几句时,远处传来呼喊的声音,里面充满了惊喜和感动,让乔和薇丝两人愣了一下之后,充满默契的互看一眼,彼此的脸上露出真正的笑容来。
  这呼声……难道真的找到生还者了?
  

资源下载解压教程;②点此申请分桃会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访问新版分桃 fentao.io 建议使用谷歌/火狐/Edge等浏览器~  微博: @分桃LG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