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人生(第十部) 作者:聿日/聿旸/聿阳

  文案:
  穿过空间之门,他们来到一片雪茫茫的森林中,
  虽然文说他们应该回到西方来了,可是……
  看着身后追来的部分兽人,兰的心抖了一下,
  哇啊啊,在大雪茫茫的山中大吼,那结果是……
  雪崩啦──
  好不容易脱离了险境,却意外发现他们来到了
  比西方更西方的神秘国度,永世罪者所创建国家──幕特。
  在这个神秘未知的国家,他们又会有什么样的奇遇呢?
  第一章
  我一直没什么机会在漫天大雪里欣赏风景,虽然星际绝大多数的星球都有雪景可看,来到这个世界后同样可以瞧见四季分明的景色,奇斯的地理环境处于东方偏南的位置,周围都是高山的环境下,让整个谷地鲜少有强风来袭,连带着气候也温暖,虽然四季变化显着,可是冬季也不会难以渡过。
  奇斯的冬天一样会下雪,少少的雪量会在街道上凝结一层薄薄的冰,在这样的天气里,里昂他们通常是不让我出门,说因为我这个人常常糊里糊涂不会照顾自己,要是在街上直接从城堡滑到城门口,那可就丢人了。反正奇斯这样的景致也不会维持多久的时间,我只好乖乖待在城堡里。
  至于高山上城墙的建造,那种冰天雪地之处我也不爱去,冷都冷死人了,因此除了任第一次勘查地形时我特地前往外,后续没有更多的疑难杂症,我就连看都懒得去看,况且那一阵子我还忙着想怎么安置难民跟增加粮产,后面接着是铁血要塞一战,再接着就是这一次的任务。
  或许找时间我应该要问问修,山上的城墙究竟建造得怎么样了。
  但……那都是后来的事,现在我唯一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想尽办法帮助大家逃离兽人的追捕。
  空间之门在兽人全部进入到这一头后,我坐在角马上回头,就看见飞藏迅速的拿着钥匙冲出空间之门,当他身影出现在我们眼前没多久,那一层像是果冻的薄膜也跟着消失,脑筋一直线的兽人还没有发现出了什么问题,如果此刻可以把他们脑子挖出来研究,里面的思绪绝对只有杀了我们或是把人给抓回去这两种选择。
  「文,可以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我对着前方领头的文大喊,在我们这群人里,对于大陆山川的认知,他绝对是最博学的人之一,另外一个就是拥有父亲跟前辈绘制的地图的修。
  文摇摇头,美丽的双眼直视着前方,试图从遥远的方向去找寻任何可以给予他答案的景致。
  「西方,只能够知道是西方,这一种高大耐寒、叶片呈现针状,树皮如同鳞片的树木,只有在西方的高地才有,所以我只能肯定这一个空间传送门到达的地点在西方。」
  文的语气很平淡,不过他所说的话也足够让我眼睛凸了一半出来,稍微有一点点地理常识的人就知道,飞翔大陆上,泰勒迦纳的位置是所有国家中最东边的,而我们的奇斯城正好是最西边的一个,两地在地理位置相差了上万里远的距离,单单是我们这一次的寻龙任务,从奇斯到泰勒迦纳就花了长达数个月的时间才到达,然而现在不过是一转眼,我们竟然就从东边跑来了西边?
  「换句话说,我们已经在奇斯的附近了吗?」说不定现在开始往山下跑,没多久就可以看见我们怀念的奇斯城也不一定。
  「不,」文还没来得及多说话,后面兽人的吼叫声却已经更加逼近,更可怕的是……这一群兽人不晓得是发了什么神经,愤怒的吼叫声竟然运用了斗气的力量,单是一个兽人的巨吼,就足以让周遭感觉到声波的震荡,更何况他们不只是一个兽人,而是一个接着一个发出足以震耳欲聋的巨吼。
  被吼得心神震荡,在那片刻间,脑袋一片空白,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耳边就传来里昂的声音。「小心!」
  我们座下的坐骑,在兽人大吼的瞬间全部慌乱起来,有的直接软倒在雪地中,有的则是发狂不受骑师指挥,开始四处朝不同方向逃逸,我这才明了兽人大吼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想必他们在战场上也常常利用这一招来破坏敌人的阵形。
  现场除了我之外,连年幼的龙族都懂得马上随机应变,立刻放弃座下的角马,双足一落在雪地后,一刻也没有停留的继续朝着原来的方向飞快前进。
  我紧紧抓着里昂,里昂像抱孩子一样抱着我,飞快的跟在文的背后前进,我这才反应过来,口中连续几个咒语发出,一个一个的疾行术落在所有人身上,使原本已被兽人拉近的距离再度拉开,让移动的脚步保持着和骑乘角马时同样的速度。
  然而,上天好像觉得我们逃命的速度还不够快,耳边传来细微的轰隆轰隆声响,原本顶多是像一块砖头落在雪地的音量,渐渐地越来越大声、声音的范围也越来越大,有一种渐渐把我们给包围住的感觉,连我这个反应迟钝的人都晓得,恐怕有比被一堆兽人追杀更恐怖的事情即将发生。
  「雪崩!」
  文很快的说道,伸手朝一边抓住最幼小的两只小龙,一双眼睛四下寻找位置,原本就相当惊人的速度又提升了一些,即使拉着两只小龙在雪地上奔驰,留下来的足印依然只有浅浅不到一截指节的深度。
  这时候我们已经管不着其它人目前的状况,急行时风吹得眼睛想要睁开都不容易,我只能隐隐约约越过里昂的肩膀瞧见凶狠的兽人依然追逐在我们的后方,速度一点也没有减缓,脸上更没有半点疲累的迹象,在体能这方面想要胜过兽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我们坚持骑着角马逃命的原因,如果迟早都要跟兽人一决胜负,至少必须保留一定的体力来应付接下来的战斗。
  我想也没多想,这时候的我可以说是唯一一个有多余的力量,可以对身后那些兽人造成伤害的人,只是必须顾虑到什么样的魔法可以只造成兽人的困扰,而不会对更后方的飞藏造成麻烦。
  这时候,我那原本一点用处都没有的微弱水球术,竟然成了一个再好用不过的法术。
  一个又一个的小水球从我伸在里昂后方的手中不断的发出,一个又一个打在兽人的身上完全无法造成任何的伤害甚至是痛楚,但是这种平常在一般环境里一点用处都没有的微弱水球术,在此时的确发挥阻碍的效果,一颗颗水球把后方追击的兽人淋得全身湿答答的,浓浓的水气纠结在他们的毛发与盔甲上,在寒冷的雪地中不需要多久,立刻凝结成冰,僵硬的冰块黏在皮肤跟毛发上绝对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就算兽人本身皮粗肉厚,也感觉到它所造成的困扰。
  耳边还可以听见跑步时带动肌肤造成冰块碎裂的喀啦喀啦声响,紧接着是微微的刺痛,虽然身体运动所产生的热量融化掉一部分的冰块,相对的也开始带走身体大量的热能,加速体力的消耗,这对本来就缺乏耐心的兽人来说,增加不少心理负担,一双双眼睛恶狠狠的瞪着我,我单从那些目光里就可以猜到要是没有逃过追击的话,一旦我落在他们的手里,将会有多么凄惨的后果。
  「来了!」
  我还在祈祷自己千万不要落到兽人的手中时,不知道是谁突然说了这么一句,我想转头看看是谁说的话,想知道是什么东西来了时,转眼间我就明白了答案。
  在穷追不舍的兽人后方,出现了像是大量雾气的景致,开始慢慢将周遭的景色给淹没,我也警觉到那轰隆轰隆的声音,早已大到我们必须大喊才有办法听到对方声音的状态,刚刚那一声来了,其实是有人大喊我们才能够听见。
  「找最高的地方躲避!快!」
  我连忙在里昂耳边大叫,只是雪崩带来的声响实在是太过剧烈,连我都听不见自己的声音,因此别说是其它人有没有机会听到,说不定连里昂都没听见我的喊叫。
  接着我只感觉到大量冰冷的气息席卷而上,一下子漫了整片白茫茫,连身后的兽人都看不清楚,白茫茫的水气不断随着呼吸进入我的呼吸道里,冷得我整个人浑身打颤,还呛到气管引起剧烈的咳嗽,偏偏越咳越是有大量的冰冷气息涌进喉咙,冻住了喉咙,痛得我每一次咳嗽都好像皮肉要裂开来一样,感觉到里昂的大手伸了过来,把我的头紧紧的压在他的肩颈之间不让寒冷的气息继续入侵我的呼吸道,我同样伸手紧紧抱住里昂,将身上的能量服展开尽量覆盖在我们身上,我都还搞不清楚我们究竟是不是已经跑到高点,我的能量服是不是已经彻底覆盖住我们时,剧烈的疼痛紧接而来,里昂的身体往前扑,我被他给重重压住,原本白茫茫的世界一下子变得黑暗无比,头脑刚意识到我们八成是被大雪给埋住的同时,又是一个剧烈的重压,这一次我并没有感觉到多大的疼痛,而是整个人直接昏了过去。
  泰勒迦纳的高层并不晓得这一头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他们接获驻守在郊外远古祭坛的士兵竟然全数失踪时,已经慌乱成一片。
  修他们善后的工作做得十分完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因此驻守上古祭坛的士兵活像是莫名其妙凭空消失,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可以供泰勒迦纳的高层猜测。
  「将军!我们已经搜查过祭坛四周围,并没有任何一处有异常的状况,这些士兵并不像是遭遇到什么攻击,也不像是追击敌人或是擅自离开自己的岗位。」
  收到祭坛守卫全数消失的报告后,他已经立刻亲自去调查,只是花了一整天的时间,依然没有任何收获。兽人判断环境的方式大多取决于嗅觉跟视觉,如果现场没有闻到异于平常的味道,或是看见有什么地方不同,他们就会先入为主的认为没有异常状况,因为他们对自己的嗅觉和听觉有着十足的自信,认为绝对不可能在这方面出错。
  事实上要兽人在这方面出错的确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若不是修在出发前对这方面有过彻底的研究,并重金买下配方,调制出可以让自己身上的味道完全消失的药水,还让飞藏他们记住祭坛附近的所有景致,抹除掉所有的脚印等等……的痕迹,要不然想要瞒过感官敏锐的兽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因此,在确认过祭坛附近的味道和景象没有任何异状之后,所有的兽人便集合军队回来向莱特华达报告搜查的状况。
  听完报告,莱特华达皱了一下眉头,基本上他也是对自己嗅觉深信不疑的兽人之一,因此尽管他有着比一般兽人还要高,甚至可以跟人类上位者比拟的智慧,他依然没有打算让部下去重复检查已经认为没有异常的地方,也不认为有敌人能够在眨眼间消灭掉他的部下,就算龙族入侵也不可能,必然会留下痕迹。因此,他现在只是在想,有什么样的方式,可以让自己的军队,在一瞬间消失无踪,难道是已经有数千年没有发挥作用的祭坛出现了什么问题吗?
  在想到这个问题的那一刻,他想起了之前从二王子手中失去的东西……难道跟那东西有关?但是除了往高加贡山的那一群人之外,其它在场的人几乎都被他派兵灭口了,他也不认为逃入高加贡山的那一群人有机会生还,那座山有多么危险他亲自试验过,他一个堂堂的圣阶武者无法办到的事情,他不认为一群小小的佣兵能够办到,更何况他派出去的部下并没有传来任何瞧见他们踪迹的消息,因此不会是他们才对。
  至于那一个小小的商人……
  想到这里,怒火冲上双眸,他头一次遇到这样的状况,即使他已经压迫商会威胁他们交出那一个小商人,没想到商会的人竟然对他的命令视若无睹,敷衍他如果他们见到那位商人,必然会告知;该死的!那一个商人肯定早巳在商会的包庇之下!
  「将军……」身前的部下吞了一口唾液,他们的将军大人在心情不好时所散发出来的压力足以让所有兽人胆寒,那是在兽人之间严格的阶级划分,不管是哪一族的兽人,只要力量强大到一定的程度,自然而然就会散发出一股威压,让所有的兽人清楚谁才是强者。如今将军大人可说是全国最强大的兽人,尽管不是刻意的散发出威压,依然可以把他这个小小的队长压迫的抬不起头来。
  深吸一口气,莱特华达平息内心的愤怒,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想想该怎么善后比较重要。「再指派一队人马守卫祭坛,另外让鹰族的人在远处监视,如果再发生同样的事件,要他们必须在最快的时间里回报!」
  「是的!我马上就去!」一说完,飞快地离开莱特华达的身边,莱特华达看着面前的石桌,近日来接二连三的事件让他根本就忙不过来,国王已经老迈,拥有足够实力的大殿下却遭受阴谋陷害,从他发布任务至今,还以为能有人可取得药物治疗大殿下的重症,二殿下别说过去是个废物,如今更不可能继承王国的统治权,剩下的孩子里……
  该死的!
  每当遇到这样的状况,他就会憎恨起狮族人的血统,如果不是皇族的血统必须纯正的话,以他们子女的数量之多,根本就不需要为「还有谁可以继承」这种事情烦心,偏偏继承权只能在皇族的手中,不单单是因为血统的考虑,而是必须要有纯正的皇族血统,兽人流传下来的战技才能够完整的继承发挥。
  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究竟还要等到什么时候他才可以继续带军队西进,击败那该死的人类国度,让兽人的威严统治整片大陆?
  那一直是兽人建国以来长久的梦想,在祖先历经千辛万苦将每一个部族联合起来,建立一个国度,占领大陆东部这一大片土地之后,这个梦想始终在执政者的脑海中永远无法遗忘。
  兽人的寿命比人类还稍微短一些,再加上兽人的统领个个好战,因此不像人类的国王可以苟延残喘坐稳王位直到老死,他们是天生的战士,原本就应该死在战场上,为了好好维持一个国度的运作,历任皇者牺牲了他们最大的梦想,在战场上成为最强悍的英雄。
  就像他的兄弟,如今恐怕剩下没多少时间的兄弟,当年他们也曾经一起在战场上奋战过,直到确认谁的武力第一,期待着再一次上战场的国王便让谁继承,然后就必须坐在那个位置上等待下一个继承人出现,他们才能够有机会在战场上死亡。
  这也是为什么他希望大王子殿下尽快康复的原因,他的兄弟因为过去在战场上的创伤导致整个人就像是提前衰老一样,没有斗志的兽人如果不能在最快的时间里重新燃起战斗的欲望,那么很快的,他的好兄弟就会成为兽人国度中,头一个死在王座上的国王。
  他一点也不想看到那样的画面,因此他必须在最快的时间里安置好大王储或是找到下一任继承人,然后在最快的时间里再一次发动西征。
  为了他的兄弟可以光荣的战死沙场……
  也为了自己能瞧见兽人的战旗可以昂扬在整个大陆上。
  他相信,过去的人类可以办到,他强悍的族人们同样也可以办到!
  城镇不会建立在容易被雪崩掩埋的地方,一般来说高山附近的城镇,最初在建设的时候,一定会离雪崩的最后一道警戒线有一定的距离,这样的距离通常是经历无数的经验得知。
  耐斯小镇就是这样的小镇,当初刚建立的时候,建立者连雪崩是什么东西都不晓得,因此距离山脚相当近,原本是希望如果有敌人进攻时,可以依靠小镇的高度来警戒防守,但是这样草创的小镇,在建立后的第三年遭到雪崩掩埋,小镇上的居民超过半数因大雪的掩埋窒息而死。存活下来的居民,因为亲人的牺牲得到经验,带着悲痛重新建立小镇,这一次他们明白小镇的防御固然可以利用高山地形来增加优势,但是也必须随时预防难以抵抗的雪崩,第二次,小镇离远离山脚一大段距离,是当初山崩后大雪掩埋的最前一道线。
  重建后的小镇经历三次的雪崩都安然无恙,一直到城镇建立的第六十七年,那一年的冬天风雪特别大,无数的孩子出门想要去找朋友,都发现明明是昨天才刚清理出来的道路,马上又堆积得跟他们的头顶一样高,出门变成一件相当辛苦的事情,但是不把周围的大雪清干净也不行,如果不清干净,照眼前的雪量,不用多久就会把屋子给掩盖,到时候想出门也没机会。因此小镇上的居民,白天的时间几乎都花在清扫雪堆上,清完家附近的雪堆时天色也正好晚了,回家休息睡个觉,隔天又要继续清扫。
  如此的生活虽然单调,不过早已经为冬天储备好食物的居民并不担心安危,所以日子依然悠哉,慢慢地等待冬天的过去。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在这样悠哉的心情下,某一个夜里,居民尚在睡梦中,当他们听见剧烈的轰隆声起床时,整个小镇有一半已经消失在雪堆之中,半数的居民在这一夜的雪崩中,死于自己家的房子里。
  这一次,残存的居民明白,他们的小镇,必须再一次的往外迁移,就算会失去高地防守的优势,就算猎人必须花更多的时间往返于山路,但为了性命的安全、为了家人,他们必须把小镇再一次的往外迁移。
  第三次建立的小镇,在失去了一次又一次的生命后,终于找到最安全的警戒线,数百年里不再遭到雪崩的掩埋,如今当他们的耳中听见轰隆声响时,他们会皱起眉,抬头远望声音传来的方向,小镇的距离可以清楚看见哪里发生了雪崩,有多大的规模,还有雪崩落下的方向,就算超出小镇的预设警戒线,也可以在最快的时间里将居民给撤离,而不是再一次丧生在措手不及之中。
  今天也是同样,他们抬起头,有点意外会发生雪崩,这并不是前所未有,但是不管是看气候还是雪量都不像是会发生雪崩的时候。
  不过既然都已经发生,几个镇民回头继续作自己的工作,看看雪量跟滚落的速度,不会有机会掩埋他们的村镇,可还是有些村民立刻皱起眉头,跑回家去看看家人是不是还在山里打猎,有的则是担心自己在山坡下的作物跟工具会不会跟着一起遭殃。因此几乎大部分的居民,都没有发现那白色的落雪中,有几个影子从这天大的灾难中逃脱。
  

资源下载解压教程;②点此申请分桃会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访问新版分桃 fentao.io 建议使用谷歌/火狐/Edge等浏览器~  微博: @分桃LG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