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人生(第十一部) 作者:聿日/聿旸/聿阳

  文案:
  翔龙与飞齐一战后,霍克亦暗地布署了起来。
  在黄金战神的策谋下,飞翔大陆又将笼罩不安的疑云。
  但在接受试炼的兰一行人可管不了这么多啊--
  为了躲开身后的追兵,完成龙族的试炼。
  兰一行人只好冒险进入危机重重的朗卑雅山。
  但除了恶劣的天候环境外,没想到居然还有堪比巨龙的魔兽!?
  天啊!难道除了龙族外,连老天也在给他们试炼吗?
  第一章
  穷山恶水这类形容词,果然是专门用来形容幕特附近的环境。
  我们一离开地道,虽然说为了布置陷阱一路上行走的速度慢了许多,但是就算我们没多花时间在布置陷阱上,恐怕速度也快不了多少。
  地道出来后的世界是白茫茫一片,必须用力瞇着眼睛才能够看清楚原来我们正走在一条类似栈道的小路上,积雪颇深的小路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山壁,没有任何的栅栏跟栏杆可以保护行走时的安全。
  尤其在我们走没多远后,跟在文后方的杰瑞特突然脚一个踩空,如果不是飞藏的反应够快赶紧伸手把人抓住,差点直接掉下万丈深渊的崖底。所以每走几步路,我们就必须想办法将前方路面的积雪清空,看看白雪下面究竟是道路或岩石,还是木头搭成的悬空栈道,又或是在已经腐烂的木头上结霜的可怕天然陷阱。
  因此我们的速度根本就快不了,怪不得当初找到幕特的永世罪者们,会牺牲那么多的人在找寻新国度的半路上,若非我们身上拥有可以装载大量食物跟生活用品的空间道具的话,在这样的气候下前进,也绝对会失败在半途中。
  「我们必须要加快速度,这样下去会被敌人给追上。」
  修回头看着我们来时的路,尽管视线蒙眬,还是依稀可以瞧见我们刚刚从地道出来的地方,大约两百公尺多的道路,我们已经花了半个小时在这里,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恐怕不需要多久的时间,就可以亲眼看见兽人跟可多雅是不是中了我们安排的陷阱。
  「那么你想我们该怎么办?」
  文领在前头,精灵的体重轻,因此踩在雪地上并不像修他们会完全陷入雪堆里,他一脚踩上去,雪堆不过才到脚踝位置而己,其实换成我上去踏也是差不多的结果,只是文的平衡感极佳,他可以在这样狭窄的小路上被风狂吹却依然稳稳站在原地,我却没办法,尽管我也很想一个人像文那样借着比一般人轻的体重快速前进,但如果真的让里昂放开我的手不帮我挡风的话,等一下就马上看见一个人形风筝往山崖下飞去。
  「用魔法。」修毫不犹豫决断的回答。
  「如果现在用了魔法,一旦魔力耗竭,到时候遇上敌人,我们恐怕只能够……」
  后面的话文没说出口,但是我们都知道是什么意思,我们跟兽人之间的战斗可以尽量维持势均力敌的局面,依靠的就是比兽人强大的魔法,一旦失去这一份凭借,光靠物理攻击想要抵抗兽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在这种地方又不好使用武器,连可以随心所欲变化形状的能量剑也很容易一个不小心伤到自己人,在这样的小路上,没了魔法就是谁的蛮力大谁就胜出的局面。
  「总比马上就跟敌人相遇好,而且我们利用魔法拉长距离,不动到这一条小路任何原本该有的模样,到时候就换成敌人必须应付这一切,这等于是用天然的陷阱为我们多争取一些时间。」
  修指着这一条三不五时一不小心就会踩空的小路,我们为了这个天然的陷阱浪费不少时间,相对的如果留给敌人,他们应该也同样会感到困扰,或许能够以此赢来一段恢复魔力的休息时间,最好是敌人就这样陷落在天然的陷阱里,永远都无法追上我们。
  飞行器被拿走后这的确是目前最好的方法,我们自己布置的陷阱,还不如大自然布置的陷阱要来的更令人无法防备。
  「我们也可以帮忙吗?」
  龙颜突然开口出声,一边的龙凯等人看着她,脸上的表情五味杂陈,似乎已经料到她想要说什么,隐隐约约间,我也可以明白她的想法,从一开始到现在的路程里,我想这些小龙们已经渐渐开始真正体悟到,如果将来能够成为盟友一起并肩作战,那么身为伙伴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你们?」
  修不会擅自开口要求,我想他跟我的想法是一样的,在还不是盟友时,他希望所谓的帮助,必须是由对方嘴里自行提出的才有意义。
  「我们可以变成龙形带你们先走一段路,只是我们的龙形不像长老那样庞大,力量也比较薄弱,一般山间飞行没有问题,但是一旦遇到罡风,非但顾不了你们而已,恐怕我们最为薄弱的龙翼也会因此受伤,但只要在罡风不是那么强烈的区域,我想我们都可以带着你们前进,节省魔力。」
  龙颜的提议,我们这一方自然都赞同,这是目前在这寒冷只看得见白茫茫的山区里前进最好方式,不过龙颜的提议,还必须要有其他龙族的赞同。
  于是我们看向其他的龙族孩子,比较老成的龙玄先点了点头,他原本就不是那种非要听龙舞吩咐行动的人,这几个龙族的孩子说起来并没有什么派系之分,但硬要分别的话,龙玄跟龙颜等个性温和的龙族比较像是一组人马,而龙凯跟几个龙舞的拥护者又是另外一个声音。
  后来我才知道,这样的分别起因在于龙舞和龙慧、龙笑三者是龙族年轻一代中,均属于偶像级人物有关,他们分别教育年轻的龙族一些成年前的课程,搭配自身的魅力、丰富的学识或是高强的武力,令这些新生龙族打从心底的仰望与崇拜。
  这时的我尽管不晓得这一点小小的「背景要素」,透过平常对话的内容,大概也可以感觉的到,因此一双眼睛不由得看向龙凯,只要这个火爆小子没有意见的话,那么这一个计画的可能性几乎是可以百分之百实现。
  迎向我们的视线,龙凯只有稍微犹豫了一下,他的双眼凝视着龙颜他们,发现他们眼中的坚定后,慢慢的出现妥协,即使我们都清楚他并不完全赞同这一个决定,但龙族的团结展现在此刻,就算心里并不如表面上的心甘情愿,不过一旦同伴决定了,那他就会为同伴的决定护航。
  因此,他火红的脑袋也点了点头,我看修的双眼微微的闪过一丝光芒,看来这一切也在他的预料之中,之前的默不作声八成也是一种策略,一个影响现在、甚至是会影响许久以后这些新一代龙族观念的小小策略,就像是蝴蝶效应一样,不要小看那微乎其微的一个搧动,那足以成就一篇如同史诗一样的故事。
  「如果大家都同意的话,我想请你们选择暂时的骑士伙伴。」
  龙族的自尊与高傲,只允许他们认同的人爬上他们的背脊,因此修不会因为得到龙族的同意,就妄自想要安排所有龙族的行动。
  龙颜轻轻他笑了一下,抓住杰瑞特的手,娇小的身体挂在他高大的身上,一双竖瞳笑得瞇起眼睛来。
  我们都知道她对杰瑞特有着奇异的好感,因此一点也不意外。真正让我们意外的是第二个选好坐上自己背脊者的龙族竟然会是龙凯,他看了修一眼,不用更多的举动就足以令人明白他的决定。
  而龙玄接在后面选择了里昂,我则因为体重轻又没有足够的握力可以抓住龙族的背脊,因此成为龙玄背上其中之一的乘客。
  很快的,所有的龙族都选好了自己暂时的骑士,除了几个刚要成年龙族孩子体形依然不适合背负人类飞行之外,其他成年的龙族都可以背上一个到两个人类,龙凯的原形只比龙舞略小一点,在他以人形的姿态跳下悬崖的一瞬间从山崖边缘冲飞而出,巨大的肉翼在空中搧动,要不是里昂的手牢牢抓住我将两人固定在山崖边的话,我绝对会在肉翼煽动的第一下狂风中给搧飞到不晓得哪一座山去。
  修跳上龙凯的背脊,龙凯庞大的龙形稍微往前移动了一些,接着龙颜也化身成龙形,冰蓝色的体形此龙凯小上许多,这是冰龙一族的特征,娇小但是外表皮肤却比火龙还要坚硬数倍。只能说娇小这一词仅是针对龙族间的既定印象,但要担任杰瑞特这种健壮的人类的龙,却已经是绰绰有余,很快地所有人完成搭乘的动作,领头的龙凯朝天际一个龙啸,震耳欲聋的啸声立刻传响在白茫茫的山脉间,大量的白雪甚至因此从山顶崩毁,造成另一场惊人的山崩,还将我们刚刚出来的地方给掩埋住,让追击的敌人想要出来,恐怕要先跟千斤重的白雪奋斗。
  龙凯庞大的眼睛露出嘲讽的意味,就像是在告诉我们这些人类龙族的崇高,和我们有多么渺小,就算他不过是刚成年的龙,一个小小的动作,就可以让万物没有抵抗的能力。
  「你想我如果在半夜休息时间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戳他眼睛,不晓得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我坐在里昂的身前,面对面,强烈的风吹在我的背上,原本以为已经够大的音量,却连我自己都听不清楚,不过里昂笑了起来,很显然的是听见了我的问句。
  「龙族就算化成人形,那双眼睛也不是你想戳就能戳得动的,龙族的眼睛比你全身上下的任何一根骨头加起来都还要硬。」
  好像是这样,我想起了炼金术跟锻造术里,龙的眼睛一直都是珍贵的上等材料,除了可以增加魔法的凝聚力之外,还可以让道具变得更加坚固不容易损坏,要用我的手指去戳这样的眼睛,的确是有点困难。
  「那我用一般的锤子敲敲看,最好是可以把他给敲得眼睛跟他的皮肤一样的红。」
  那是什么鄙视人的眼光,龙族就了不起啊!要是在星际里,一艘战舰聚光炮随便一击轰出去,绝对让你连骨头都不剩。
  我鼻子刚哼出声音,转头想要回瞪龙凯,没想到龙玄的头正转过来看了我一眼,一双黑色的眼睛微微带着笑意,好像把我说的话一字不漏的听进耳里,偏偏又一点也不介意我意图攻击他同伴的事实。
  都忘记龙族的耳朵跟精灵有的比,这么大的风声且逆风的状况下,他竟然可以听见我跟里昂说的话,不晓得更远的龙凯有没有听见。
  「放心,龙族的耳朵也只能听见龙背上骑士的声音而己,过去的龙骑士就是依靠龙族优秀的听力来配合作战,但是如果像龙凯离我们这么远的距离,恐怕以你的力气,就算大声喊他也听不见半个字。」
  龙玄点点头,认同了里昂的话,眼中的笑意一直保持着,变回原形的龙族并不是不能说话,只是就像刚刚龙凯的那一声龙啸一样,如此庞大的一只龙,就算只是小小的一个喷嚏,也能震垮一座雪山,因此龙形的龙族是没有讲悄悄话的权力,他只能用眼神跟我示意,如果我真的想这么干,拿东西打龙凯的眼睛,请记得找他当伙伴。
  我笑了起来。「如果我要行动,绝对不会忘了你。」
  龙玄嘴巴微微勾起,眼睛笑瞇了起来,看来我的确是猜中了他刚刚想要表达的意思,突然发现龙族的眼睛,要表达什么意思,好像比人类还要简单……还是因为他们的心地直接单纯,所以容易猜测?
  「到了,准备降落了。」
  里昂拍拍我的肩膀,让我看着前方的景色,其实在我眼中依然是白茫茫的一片,只能隐隐约约地瞧见白色大地下,有一条黑色的线在其中,虽然我不晓得那条线是一条道路还是一块平地,但是里昂既然这么说了,他的视力现在跟我比起来可好上不只一倍,肯定是看清楚了那会是一个降落的好地方。
  只是,那个位置仅是山腰而己,龙凯他们翻不过这一座山,降落在这山腰上,代表着接下来将会是一段相当辛苦的路程,我们必须靠自己的力量来翻山越岭了。
  阿沙多加心里越想越不对,她总觉得自己好像在无意间错过了什么,自从一部分的灵魂被霍克给拘禁之后,脑袋似乎迟钝了不少,而且不容易集中精神,常常会错过一些过去明明会注意到的事情,如果是不重要的小事她还不在意,偏偏有些事情不是可以轻易忽视的。
  「哥哥,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想了半天得不到答案,那么最快的方式干脆就直接去问在这一个国度里,对里里外外所有事情几乎是无所不晓的哥哥,干脆直接从他口中获得答案,也免得她自己一个人独自想半天浪费时间还得不到解答。
  阿露天抬起头,疑惑的看着她,刚刚他满脑子都在忙碌着该怎么样重新策划将来的目标,毕竟有了修的介入,或许可以更容易的达到他原先的目标,这对他来说是相当值得振奋的一件事情,多少年来这一直都是他们这些无辜的「永罪者」心中最大的期望,当他接下父亲手中的担子时,他甚至有一辈子都无法达成,必须将使命传递给自己孩子继续担当下去的觉悟,现在却让他看见了希望就在眼前,他怎么能不兴奋雀跃?
  在这样的心情之下,自然而然地,他稍微忽略了自己妹妹的心思,要不然平常他一看见阿沙多加脸上的表情变化,就可以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甚至不需要阿沙多加开口。
  所以现在阿沙多加一开口,他从文件中抬起的脸是充满疑惑的表情,这对阿沙多加来说可以算是难得的经验,她很少有机会可以看见自己哥哥这个模样。
  「我刚刚问,我是不是忽略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有什么事情是我该知道却不知道的?」于是,她只好把自己的疑问再问一次。
  阿露天看着她,一时之间他也没办法想到她要知道的究竟是什么,毕竟他不是妹妹肚子里的蛔虫,哪有可能问她什么事情就都可以一一回答,况且这一次阿沙多加问得有点不明不白。
  「有关于龙族?」
  阿沙多加摇摇头。「这个我刚刚就知道了,你在我回来的时后有大概跟我提到,虽然不是非常的详细,不过我知道我心里感到忽略的事物绝对跟这个无关。」
  「那……有关于我跟修·亚伦提特之间的交易?」
  阿沙多加继续摇摇头,她还是没有被点中重点的感觉,这些问题都很重要没错,但却都不是她忽略掉的事情。
  「还是跟可多雅提出的龙族血液……」
  「不是!」这一次阿露天还没说完就被她给打断,她心里面就是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这些都不是自己觉得不对劲的地方。
  「进入城里的那些兽人?」
  阿露天不但是一个有耐心的君王,同时也是一个有耐心的哥哥,他从来不认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比谁高,也不觉得自己在气势能力上比谁好,如果让认识他的人来评论,阿露天最大的优点绝对是无与伦比的耐心跟好脾气。
  「不是!都不是!」
  要不是因为出身良好、从小管教严格导致一举一动都习惯性的守礼并充满气质的话,这一刻阿沙多加绝对是抓着自己的头发不耐烦的大叫出声,明明答案就在脑子里却怎么找都找不到,感觉糟透了。
  「不是的话就慢慢想,别急,我想你一定可以想到的,只是我恐怕暂时帮不上什么忙,因为我知道的就这些,好像也没什么其他重要的事情可以提醒你了。」如果不是他刚刚说的那些事,那他就不认为有一定要知道的必要,在目前,这几件事绝对是要放在最前面考量的。
  阿沙多加忍住尖叫的冲动,用力的深吸一口气之后叹息。
  看来一时之间她恐怕很难找到答案,不过她知道,这件事情固然重要,却还不足以影响整个幕特,甚至可能连影响黑都都不至于,偏偏她就是觉得跟自己有关,想要得到答案却只能忍耐的感觉一点都不好。
  「算了,说不定等一下我自己就会想起来……哥哥觉得哪一边会得胜?」
  讲得胜这两个字颇奇怪,不过她一时之间也找不到更好的形容方式,这时候她就会又恨起霍克囚禁了她的部分灵魂,让她连想要完整的表达自己的意思都出现了障碍。
  「我不知道,我不是无所不知的智者,但是如果可以,我希望亚伦提特这一方可以顺利回到奇斯,毕竟不管从哪一个角度来看,这一条路都是我们达成目标最和缓而且迅速的方式,可多雅想要用龙血解救所有人的计画,实在是太渺茫,有九成九的机会解药还没炼出,就先被充满怒火的龙族给灭口。」
  阿沙多加听着阿露天这么说,心里其实很复杂,既是高兴可以出现如此好的一个机会,又难过帮哥哥达成愿望的人不是自己……要知道,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都希望自己会是那一个在哥哥完成目标的那一刻,对他帮助最大的人……
  「不管哥哥你怎么决定,我都支持你,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请一定要告诉我。」
  不管如何,或许帮助最大的人已经无法是自己,但如果能达成哥哥的希望,其实是谁都不是那么的重要了。
  「我会的。」
  阿露天看着阿沙多加,微微的笑了起来,在这漫长沉重的路途里,阿沙多加对他的支持,一直以来都是他最大的动力之一,也许她还不晓得,可是不管阿沙多加有没有为自己做什么,单是在心灵层面,她已经是给予他最大帮助的那一个人,有一天当他达成愿望时,他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告诉她,她是多么的重要。
  兄妹两人互看一眼,看见彼此眼睛浓浓属于最亲密家人才能拥有的情感,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在这样恶劣的环境里,身上背负着这些沉重的罪痕,能安慰自己的是……他们依然拥有最真挚的情感不曾失去,所以他们绝对不是最不幸的人,上天并未真正将他们遗忘。
  

资源下载解压教程;②点此申请分桃会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访问新版分桃 fentao.io 建议使用谷歌/火狐/Edge等浏览器~  微博: @分桃LG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