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人生(第十二部) 作者:聿日/聿旸/聿阳

  文案:
  魔力耗尽与魔力反噬,
  兰与里昂为不拖累大家,毅然与修一行人分离。
  看着昏沉且难受的兰,里昂的心不住疼着。
  寿命短暂又如何?无法长久又如何?他已经承诺了。
  如果你要走的话……我会陪你一起走。
  大雪茫茫的朗卑雅山,没想到别有洞天!?
第一章
  在所有人都离开后,里昂抱着兰躲在小小的山洞里,怕稍后的雪山兽追上来后会发现他们的踪迹,将飞藏递给他的聚音波仪也打开运作。
  怀里的兰呼吸非常微弱,小小的脸因为缺氧的关系肤色有点青紫,重新帮他戴上学习辅助仪之后,模样已经比刚刚好了许多,但是如果继续下去,他无法保证兰还能支撑多久。
  将身体里的魔力源源不断地传送到兰的体内,用以减缓兰因为魔力反噬所造成的不适,不晓得过了多久,他感觉到地面微微的震动,不用多想便知雪山兽已经追了上来,现在正要经过他们藏身的山洞处,看来兰的魔法阵为修他们争取了不少的时间,依修他们的速度,如果暂时忽略他们身上的伤,这样一段时间可以拉长不少距离,但只怕一行人里有些伤口见骨的重伤者,说不定也会选择和他一样的方式解决。
  虽然在聚音波仪的作用下听不见外头的声音,不过他从地面的震动就知道一群雪山兽正停留在山洞口附近,恐怕是因为他们刚刚一行人短暂的停留,留下不少味道,让雪山兽感到疑惑因此停了下来。
  里昂的双眼直盯着洞口,在大量冰雪的遮盖下,因为正好迎着光线,隐隐约约间他可以看见光影摇动,模糊不清却足以让他证实自己的猜测,雪山兽正在外头徘徊。
  这时候他的心情有些矛盾,一方面希望雪山兽可以越快离开越好,这样自己跟兰曝光的机会就越少,但另一方面又希望它们可以停留越长的时间越好,如此修他们就可以获得更多的时间逃离此地。如果兰这时候醒着,肯定会贪心的希望雪山兽可以不发现他们,又不追击修他们。
  想到兰,不由得又将心思转到怀里的人身上,尽管自己已经将所剩不多的魔力不断输入兰的体内,但是兰的状况依然不见好转,他必须要想办法,解决目前的困境,否则即使他们可以逃过雪山兽的追捕,恐怕也没办法让兰安全的回到奇斯。
  这时,兰的眼睛眨动了一下,缓缓地睁开来,里昂讶异地看着那一双眼睛,即使山洞里是这么暗,可是他却能清晰的瞧见那一双眼睛流露出的光芒。
  不只他看见了兰眼里的光芒,兰也同样在黑暗中瞧见了里昂专注的望着他的眼睛。
  在睁开双眼的那一瞬间,泪水从兰的眼角滑落,里面有着满满的感动,还有很多说不出的情感。里昂看着兰,突然明白之前他所做的决定及跟其它人说的话,其实兰全都听见了。
  这小家伙在刚才其实一直保持清醒没有昏迷过去,只是因为虚弱而没有力气,所以才没有睁开眼睛。
  「别哭,虽然这里还是很冷,但我们一定可以平安离开,所以保留住自己的每一分力气好吗?不要哭。」
  因为聚音波仪效用依然持续在运作的关系,里昂双唇贴在兰的耳边说,感觉怀里贴在他胸口的手微微一动,知道兰听见了自己说的话,他忍不住想用全身仅剩的力气紧紧地抱着怀里这个坚强的小东西,其实从他认识兰的第一天开始,他就知道在这个看起来脆弱无比的身体里,有着多么强的毅力和多么大的坚持,如果不是因为有着骄傲的灵魂,又怎么能从一次又一次的生死垂危中度过。
  「傻瓜!」根本就没有半点力气的拳头打在里昂的身上,别说是痛了,甚至连搔痒都称不上。
  里昂笑了一下,很高兴怀里的人还有说话跟打人的力气。
  「不是说不要浪费力气吗?虽然很小声,但是我还是听到你骂我了。」握住怀里的小手,里昂松开怀抱,看见那一张小脸还是红着眼眶,只是因为缺氧的关系,很努力的在喘着气。
  「很难受吗?」他真的很担心,尤其现在是在被密封住的山洞里,虽然因为少了寒风吹袭温度比外头舒服许多,不过恐怕氧气会越来越少。
  兰不愿意里昂担心,所以没有点头,其实他的确很不舒服,尤其头整个是又昏又痛,明明就没有剩下多少力气,却又努力呼吸让身体获得足够的氧气,他真的好累,如果环境允许,他真希望可以闭上眼睛好好休息。
  里昂又怎么看不出他心里所想的,想安慰他,却又感觉到地面一阵震动,看来是外头的雪山兽怎么也查不到为什么这里敌人的味道会特别浓郁的原因,所以决定离开,每一次的震动里昂都可以藉此计算雪山兽的数量,当心里默数到二十七的时候,震动才慢慢的远去,这些数量比一开始追击他们的雪山兽似乎少了一些,就算半路上被他们给杀掉几个,可是依然少了一点,看来这些雪山兽似乎是顾忌着后方,决定分批一边继续追击敌人,一边回到自己的地盘守候,免得有其它敌人入侵。
  这是一种奇怪的现象,依照雪山兽对敌人赶尽杀绝的习性,照理说在没有将敌人彻底解决之前,应该是不可能放弃追击,除非在它们的领地之中有什么它们顾忌的事物,像是还年幼的幼兽,或是它们认为的珍贵宝物。
  感觉震动已经完全远去,里昂收起聚音波仪,现在他跟兰还不能离开山洞,目前的状况不管是前方还是后方都有雪山兽,附近又没有更好的躲避场所,因此他们必须在这里继续等待,等过一段时间后,确定雪山兽已经离去一段距离,或是放弃追击回去领地,又或是另一个他不愿意想的可能后,他才能带着兰离开山洞逃离这个区域。
  「雪山兽离开了吗?」里昂收起聚音波仪的动作,让兰知道目前的状况。
  里昂点点头。「已经离开了,但是我们必须在这里等一下,看情况我们再想办法安全撇离。」他一边说,一边仔细观察这个不大的山洞。这山洞真的很小,空间顶多让他可以站直身子平举手臂绕一圈,刚好不会打到岩石壁的大小。
  照常理判断,这狭小的空间在经过方才他们躲避雪山兽的时间后,整个山洞应该会因两个人的体温跟呼出的气息变得温暖许多,并且氧气开始减少才对,但实际上却没有,这里的确是比外面温暖一点,可是空气始终都非常的清新。
  难道是哪里有缝隙让里外的空气可以流通?
  但如果真的有缝隙的话,刚才雪山兽怎么会没有闻到他们两人身上的气息?
  「怎么了?」
  「没什么,我在想这个山洞说不定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喔!」兰的眼睛快要闭了起来,虽然对里昂的话起了点好奇心,可是这么一点好奇心怎么也抵不住脑袋一阵阵的疼。
  里昂拍拍他的背。「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没关系,现在雪山兽不在,你可以好好的睡一下。」
  兰摇摇头。「不可以睡,睡过去就醒不来了。」
  兰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很清楚,现在里昂身上已经没有剩下多少的魔力可以帮助他调节身体魔力反噬的现象,要是不保持清醒的话,一旦昏昏睡过去又失去里昂的魔力帮助,恐怕想要再醒来就难了。
  里昂也知道他的担心,事实上他身上所剩下的斗气跟魔力的确所剩无几,如果不找时间恢复,接下来就没有力量可以继续维持兰的身体状况,但是目前出去外头的话情况只会更糟,所以他才会在发现山洞里的异状后,心里有了一点希望。说不定山洞里有其它的通道,能通往另外一个比较安全温暖一点的场所,让兰可以好好的休息,自己也可以尽快恢复力气帮兰度过这一个艰难的时刻。
  眼睛在山洞的每一处搜寻,最后终于在山洞后方的一个角落里,发现山洞里的空气之所以会依然清新,正是因为这下方似乎有着一个未知的通道存在。
  里昂一手抱着兰,仔细观察之后,察觉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机关,山壁上的个凹槽中有一颗不显眼的石头放在上面,他伸手将它取出来,因为光线昏暗,他只能隐约看见里面有个魔法阵。
  「兰,看得见吗?」
  兰依靠在里昂的身上,顺着他的手往小凹槽里头看,里昂这时候也从空间里取出兰平常用来照明用的小灯,让他可以清楚瞧见整个魔法阵的模样。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动力法阵,依靠火系魔晶石来传动。」
  里昂点点头,取了一颗火系魔晶石出来,幸好当初在遗忘森林里得到不少魔晶石,因此在这种时候才不虞匮乏。
  将火系魔晶石放进魔法阵后,地下传来非常轻微的震动,接着原本看起来好像没有半点缝隙的岩石地面突然从两旁开启,露出一个不小的通道,斜斜往地底延伸。
  如果是在平常,里昂或许会犹豫一下才决定该不该进去这个通道里,但是他看见兰的眉头紧紧蹙着,强忍着自身的不适,他二话不说就将小灯往前伸,看见通道一侧也有一个跟刚刚那个完全相同的小凹槽,里昂走进通道里,取下刚刚放在凹槽的魔晶石,顺着阶梯一步一步往下方前进,大概走了五、六步的距离后,刚开启的机关门,因为失去了魔晶石的支撑,又慢慢的阖了起来。
  整个通道陷入一片黑暗,如果不是有里昂手中的小灯,恐怕两人现在就必须面临伸手不见五指的窘况。
  里昂小心地注视着前方,紧紧将怀里的人护着,镇定、沉稳的往未知的地域前进。
  在修一行人这边,所有人都迅速的赶路,希望可以趁天色还没暗下来前和雪山兽拉出一段距离。毕竟雪山兽固然是会穷追不舍的魔兽,但是它们也有属于自己的生活领域,只要逃离它们的生活领域,就不用再担心它们会继续追击,这样一来几个受伤的人就可以顺利获得治疗,大家也可以尽快想办法恢复身上的魔力。
  不愿意多花一分力气分心,也因为留下伙伴独自面对魔兽的事情让所有人的心里都十分沉重,在这路途中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而芬妮更是感觉到压力大得喘不过气来,她趴在雷瑟的背上,不禁想起那一个美丽得不像是人类,却也不像是精灵的男子还在时,整个队伍的气氛虽然沉重,但也比现在轻松一些,就算后来他因为魔力反噬没有多少力气可以说话,就算最危急的一刻,那时的气氛都没有这时如此的令人无法喘息。
  「兰……很重要对不对?」她跟这些人相处的时间不长,可是她已经可以察觉到那么一点关键。
  「很重要,非常的重要,不只是兰,里昂也一样,他们是我们多年的好朋友,如果没有他们两个,我们今天不会在这里。」雷瑟默默的回答,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不夸大。
  如果没有兰的一些想法,没有里昂从中斡旋,他们今天不会那么顺利的完成许多任务,当初是里昂将兰介绍给他们,是兰的能力跟意见让他们受到修一行人的重视,是因为里昂愿意待在奇斯,所以兰也留下来,也是因为他们两个,今天他们得以顺利找到龙族。
  就算单凭他们自己的力量或许也可以办到,可是少了里昂和兰,所有的事情都不会这么顺利就成功,至少得花上好一段时间。
  况且……不只如此……他们两个人所代表的,最重要的意义不在于他们贡献了什么,而是他们给予所有人安心、欢乐,还有像是一家人一样的团结。
  芬妮不懂得雷瑟话里隐含的意义,但是听雷瑟说得如此沉重,她也可以明白两人的重要性。
  但……
  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问,她想问如果那两人在他们的心中是这么重要,为什么他们能割舍得下,换成是她,就算是一起死,也好过将人放在后方独自逃离。
  小孩子的心思雷瑟又怎会不懂,其实在他的心中也有着同样的想法,宁可跟里昂他们一起奋斗,宁可跟他一起遭遇危险、守护着兰,这样抛下自己的战友离开,连自己都觉得不齿。
  可是,如果事情真的那么容易的话就好了。
  他们今天不是单纯的在战场上奋战而已,他们身负重任,肩上背负的不是个人的生死,还有奇斯每一个人民的将来,只要他们成功将龙族带回奇斯,那么他们就拥有和其它强国一战的实力,因此他们不能就这样放弃……
  一边如此告诉自己,说服自己,眼睛望向最前方的修,那一张俊美的脸庞,始终没有更多的表情,明明跟他们一样重视兰,喜欢他在自己身边时那一种安和的快乐跟幸福,一样希望他可以好好平安的过一生,愿意守护着他的笑容永远永远……但,却可以如此毅然决然的放下这一切,在那一张脸上看不到动容,或许因为如此,他才能成为最前方领导的那一个。
  龙颜看看雷瑟,她听见了他跟芬妮之间的对话,也可以了解雷瑟的心情,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可是她很喜欢那两个人,一个沉稳得一点都不像是他原本该有的年纪,另一个则是随时随地都给人带来欢笑和满心的温暖,乍看之下还真有点像是龙笑跟龙慧长老,只是少了很多的心机,少了猜不透的高深莫测,多了很多他们意想不到的感触。
  跟两个长老比起来,他们活着及待人处事的方式,更让旁人随着一起快乐。
  像雷瑟这种可以说是稳重、擅长隐藏心思的人都露出这样的神情来……她不禁往杰瑞特的方向看过去,那一张总是喜欢带着笑颜的表情如今一点笑意也看不见,双唇紧紧抿着,从两颊的绷紧度也可以猜测到他在怎么咬牙忍耐。
  她叹了一口气,知道许多事情的可为与不可为,同时也庆幸自己在一路上到最后的确是尽了力,如果没有将龙慧长老的暗示记在心里,真的一意遵行龙舞长老命令的话,就算可以平安到达奇斯完成试炼,但恐怕龙族跟这一群人的心里也会有了隔阂,他们始终会想起当初龙族是怎么样袖手旁观看自己的同伴战死。
  「他们会平安的。」
  龙颜握住杰瑞特的手,她不懂得怎么样安慰一个人,说起来她其实也还是一个孩子,龙族的岁数固然长久,可是成长的速度也慢,族里成年的龙族不会刻意催促自己的孩子长大,在他们未成年前,都允许他们像孩子一样打打闹闹,因此这一次出来的龙族,哪一个不是都依然有着孩子心性,他们只接受过长辈的安慰,却很少有机会可以去安慰其它人。
  杰瑞特点点头,依然不说话,他很怕自己一开口就是对天怒吼,因此只能压抑、不断的压抑。
  「不晓得是不是他们又为我们延长了一点时间。」龙玄远望着后方,微尖的耳朵动了一下,他一直没听到雪山兽追击而来的声音,也没有看见雪山兽的踪迹,这代表着他们已经拉长了一段距离,现在只要一边行进,一边注意掩饰自己的气息,雪山兽追上来的机会就可以渐渐减低。
  龙玄的话不说还好,一说……几个人的身体微微一顿,其实龙玄的疑惑他们心里也有,兰的魔法阵固然强大,但是他们却没有信心可以禁锢到让雪山兽远离它们的地盘,可是现在众人已经跑出一段距离,雪山兽依然不见踪迹,这让他们怀疑会不会是雪山兽发现了里昂跟兰的存在,结果发生战斗……
  一个魔力跟斗气已经殆尽的人跟一个魔力反噬的人,面对一群的雪山兽会有什么结果,大家都很清楚,所以没有人愿意这么想。
  「不要多想,快到奇斯,也就可以快回这里,我们一定可以找到里昂跟兰。」
  亚南坚定的说着,他之所以不留下来帮里昂的忙,不是因为雷瑟所谓的大局,而是因为里昂的一句话。他太了解里昂,一旦他坚持的事情,往往连兰都不见得可以更动,尤其是在跟兰相关的事情上,里昂更不会通融。
  既然这是里昂的决定,那么他尊重他的决定,同时他也相信里昂一定可以平安把兰带回奇斯,因为他一直就是这样一个说到做到的人。
  

资源下载解压教程;②点此申请分桃会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访问新版分桃 fentao.io 建议使用谷歌/火狐/Edge等浏览器~  微博: @分桃LG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