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人生(第十三部) 作者:聿日/聿旸/聿阳

  文案
  兰与里昂的感情终於定了下来,
  两人甜蜜的程度,简直比以前还令人眼红。
  不过现在奇斯的情况,可不太适合谈情说爱啊……
  奇斯的圣者回来了。
  兰回到奇斯的消息,不过几日便传遍全大陆。
  而日渐壮大的奇斯,也渐渐引得各国注目。
  得到龙族的帮助、与幕特建交,
  修正向著自己的目标逐渐迈进。
  但兰也不禁害怕,他将不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修……
  第一章
  虽然我不是那种别人跟我说打针不会痛,就傻傻相信的那种傻瓜,不过里昂不是别人,而且只要是他说的话,不晓得为什么我就是从来都不会怀疑,因此红着脸傻傻的点了点头,让他继续下去,不管事后我有没有可能会后悔。不晓得是不是因为我全心全意信任他的关系,里昂得到我的允许之后,原本就笑得好看的脸庞,似乎又更让人心动了一些。我不晓得改变是在哪里,但是看着这样的里昂,我很戏剧化,也很丢脸的,真的有一种好像全身都要瘫软在他怀里的感觉。
  里昂看着我,在我的大腿内侧轻轻的吻了一下,我的身体跟随着他的一吻而颤抖,在我脑袋还糊里胡涂时,他的手指伸进了我的体内,从来没有尝试过性事的我感觉有些怪异,不过也称不上不舒服,反而只要想到身下的那一个画面时,里昂的手指在我身体里的感觉就更加深刻起来。
  因为有了油膏的润滑,就像里昂所保证的那样,我一点都不觉得有任何的疼痛感,反而是在里昂手指的运动下,我整个身体越来越热,都可以看见原本白皙的肌肤整个泛出一层粉红的色泽。
  “里昂……”
  心跳快得让我感到难以忍耐,双脚下意识的想要夹紧,一点点的动作,正好让里昂的手碰触到体内最敏感的部位,而且不碰还好,一碰之下我的整个身体内部好像突然间所有的触感神经都活络了起来,可以感觉到里昂手指间的茧,指关节的弯曲,还有当第三根手指进入内部时,那种微微胀痛但其实很舒服的矛盾感。
  “兰?”
  听见我不自觉地发出呻吟,里昂微微的停顿,我知道他怕自己弄痛了我,可是他的停顿反而让我更难受,忍不住自己动了一下身体,让他的手指可以更探进我的体内。
  这是很放荡的行为,我在自己的脑子里这么告诉自己,但是却有个声音嘲笑我都已经决定要做了,就不要在那里假清高。
  我必须说,自己是一个叛逆的人,因为我深深觉得第二个声音才是我的心声,而且我意识到自己离开星际之前,竟然一直不曾看过任何亚列族在性事上有什么该注意的事项,现在我隐隐约约明白,自己身体的构造跟人类毕竟还是有所差异,至少在后面的那一个小洞上,肯定就跟人类一般的男性有着很大的不同,我一点都不觉得里昂的手指在我身体里会让我感到有任何的不舒服,而且我肯定人类男性的身体绝对不可能在这种地方如此敏感。
  感觉到我的主动,里昂轻轻地笑了起来,更放心的在我体内动作,每一次的探入跟抽出的动作,都引起我的身体一阵欢愉,关节弯曲扩张的动作,更让我忍不住随着一起收缩,反正我觉得自己在这一场性事上真的是放纵得彻底,任随自己的身体跟着里昂一起起舞。
  因此当里昂庞大的分身试着进入我的那一刻,就算还是感觉到痛,但是却一点也掩不去高昂的高潮,更让我丢脸的是,在里昂才刚进入我的身体,完完全全跟我契合在一起的那一瞬间,我就到达了高潮,弄得我跟里昂的身体之间都是黏液。
  我可耻的把自己的脸完全埋在里昂的胸前,要知道,对一个男人来说,最丢脸的并不是在性这方面的渴求惊人或是行为缺乏羞耻心,最丢脸的是对方才刚要开始,自己却已经卸甲而逃。
  我喘着气,恨自己的分身不够争气,但是里昂一点都不介意,他伸手抓住我已经疲软的东西,用他的大掌轻轻的摩擦,而他的分身也在我的身体内部动了起来。
  软掉的分身要重新站起来可不是像情色小说里写的那样容易,但是我的分身才渐渐从里昂的手掌中感觉到重新开始的快乐时,身体内部却比前面还要快速地感觉到那一种快感冲刷至全身每一处神经的愉悦,随着里昂越来越快的节奏,和里昂契合在一起的内部,又麻又痒还有着一种恨不得将里昂的分身完全吸附在自己体内的渴望。
  连脚尖都感觉得到的颤栗快感,就像浪潮一样一次又一次不断的把我往最高的方向推,沉醉在这样的愉快中,我好像听见了自己的呻吟还有叫声,但是完全控制不了自己,如果说在我的脑子里还有什么是清醒的,那大概就是里昂那一张同样充满激情的脸庞,还有始终深深望着我眨都不曾眨一下的双眼。
  反正今天丢脸的事情已经够多了,不差再多一件,凝望着里昂的眼,我不只身体被快感给完全占据,连一颗心都被占得满满、满满的,几乎无法呼吸,于是我掉了眼泪,莫名其妙的感觉到幸福。
  这一次里昂一点都不打算让我一个人先达到顶端,他大手掐着我的根部,让我始终在最高点摆荡,那一种愉快到难以忍受的感觉让我叫了起来,除了不断随着他的动作摇晃自己的身体求饶之外,完全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快感找到出口。
  里昂的耐力惊人,我被他弄得好像身体都快要被快感给冲刷到麻木坏掉时,这才感觉到一股火热冲进身体的最深处,力道之强让我不得不张口大叫才能舒缓那一种几乎要吐出来的冲击,这时被他紧握住的分身也终于得到抒解,我整个身体都随着液体射出的动作而无法克制的下停颤抖。
  我这才明白到为什么有人说一场激烈的性爱等同一次小小的死亡,因为我有同样的感觉,当结束的那一刻,我真的有一种好像会在那一瞬间死去的感觉,但还来不及品尝那种诡异的矛盾,里昂的硬挺又在我体内动了起来。
  “等……等……我不行了……”
  男人一辈子都不该说这句话,不过为了我的小命着想,我哑着嗓子跟里昂求饶。
  不过过去总是顺着我要求的里昂,却只是用满是欲火的双眼温柔的看着我,看到这样的一双眼睛,我不用脑袋想也知道自己讨饶的结果,尤其身体里的庞大越来越火热,我的整个内部又开始跟着他一起感觉到快感时,我差点没有直接昏过去。
  连用双腿夹住里昂腰身的体力都没有,整个人被里昂用手臂紧紧箍着,像一个娃娃一样再次随着里昂起舞。
  我早该想到个性再如何稳重温柔的男人依然是男人,只要是男人,对于性,抓了就很难放开……
  啊……救命……啊嗯……还是不用救了……
  隔了一早
  里昂看着在自己怀里睡得正熟的脸庞心里化成了一滩水。
  昨夜是一个意外,他不否认自己对这个一心想要好好守护的人有非分之想,但是向来克制的自己并不排斥慢慢的等待,等待时机成熟的那一刻,在最适合的时间表达。
  但他万万没想到,总是可以给他带来惊奇的兰,在那种时候依然可以给他惊喜,明明是那样青涩又容易脸红的一个人,在那样的时刻里竟是如此的开放。
  那种全心全意投入在两人之间性爱的模样,其实并非兰自己所想的那样放荡,反而是如此的自然,自然的顺从自己心里所想,自然的随着身体的渴望行动,比起矫柔做作的姿态,更让人感到心痒难耐。
  因此虽然是他开了头,但是到最后自己也控制下了,明知道兰没有自己那样好的体力,却依然在一整夜的时间里一分一秒都不愿意放过,恨不得将他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和自己合而为一。
  摸摸那一张雪白小脸上的黑眼圈,里昂心疼的在上面轻轻的按压,心想如果兰一醒来要是看见自己两个大黑眼圈的话,那个爱漂亮的个性还不气得满床打滚才怪。
  似乎被他手指轻轻按压的动作弄得很舒服,小脸往前又靠近了一些,唇角勾起了满足的笑容,模样可爱得让人恨不得将这一个画面永远留存。
  他不后悔这一个意外……
  一点都不后侮,就算兰醒来会感到懊恼或是生气,他依然很高兴自己昨天真的那么做了。
  但想起兰的个性……他想这个总是对他直来直往的小家伙应该也不会后悔才是,顶多会因为身体不舒服而气恼而已,还有……可能会因为想起昨夜里的每一个画面而羞得满脸通红吧!
  夜里放得开,不代表白天一样放得开,在人前,这小家伙可爱面子得很。
  轻轻地起身不惊动怀里的人,迅速将卧室里每一处混乱打理好,对着镜子穿起昨天晚上脱掉的衣服,已经有些皱褶,不过在他强壮的身体支撑下依然显得笔挺,他很满意在这两年的时间里变得更加强壮精悍的体格,也晓得就像兰所说的那样,那一颗红色的晶石改变的不只是他的身体而已,他的心理也有稍微的不同。
  原本在差点失去兰的那一刻,他的心态就已经彻底改变,不过也只是让他了解很多事情必须在还在自己身边时,就要懂得珍惜、懂得把握。
  但自从和红色的晶石融合后,他发现自己的占有欲似乎更旺盛了一些,依杰瑞特的说法,或许会用“更容易发情”这几个字来形容,但他只针对兰一个而已。过往就算面对兰赤裸裸的身体,他也可以克制自己的欲望不伤害兰,现在他对兰的情欲明显增加许多,昨晚他就成了一个克制不了自己的人。
  这样的改变他不认为是坏事,因为他因此拥有了和兰激情的一夜,让彼此之间的牵绊越来越深。
  听见门外传来一点声音,他在对方还没将手敲上门的那一刻开启房门,门外的赫森微微一愣,很快的就恢复面无表情的模样,他知道里昂昨晚睡在兰的房间里,因此他才放心的到隔壁的休息间休息,今早看看时间也差不多,原本以为里昂会叫兰起床,过往向来都是如此,不过看现在里昂穿着整齐的模样,再看看里头可以说是整个人完全埋在被窝里的人。
  “不叫兰大人起来吗?”里昂宠兰大人,但并不放纵,为了兰大人的身体着想,就算兰大人想要赖床,他依然会耐着性子把人给哄醒。
  “不用,昨晚他很晚才睡,几乎是刚刚才闭上眼睛,我想正午的时候再叫他就好,你有事的话就先去做,今天我都会陪在他身边,你不用担心。”虽然兰回来后,赫森又回到原本的岗位,不过在离开的这两年多的时间里,赫森一直都有其他的工作在忙,他们回来得如此突然,就算赫森的动作再如何迅速,也需要一段时间交接。
  有里昂在,赫森对兰的安全很放心,而自己的直觉一向正确,就算里昂隐藏得很好,他也可以感觉到他身上隐隐散发的气势。
  若是比武,说不定连城主大人都不见得能赢得了现在的里昂。
  “需要我吩咐仆人弄点食物来吗?”
  里昂想了一下。”也好,请帮我们准备两人份的食物,并且中午的时候再送一次。”这样就算兰早一点醒来,也可以有东西能填饱肚子。
  赫森点头,很快的就离开。
  看着赫森的表情跟态度,他肯定发觉了昨晚他和兰在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事,但却不知晓那事是什么。
  在某种程度来说,赫森是很呆的,一看就知道八成也是一个没有过任何性事的雏鸟,而且还可能比自己更夸张,连怎么做都不会。
  想到这里,里昂不禁轻笑,赫森可以说是他认识的人里最耿直的一个,与他相较之下,自己还显得狡猾。
  摇摇头,转身走回床边,在靠床头的那一侧坐下,掀开被子,温柔地将兰往自己的身上搂,然后拉过被子把兰盖得密实。
  兰的体温老是比一般人低,而他也注意到只要自己和兰一起睡时,兰就会睡得特别好。
  果然,他才刚进入被子里没多久,那一张小脸立刻找到了温暖的位置,在他大腿外侧贴着,另一只手也伸过来抱着,随后轻皱一下秀美的眉头,修长的腿也往他身上跨,不过移动间似乎有些不适,眉头皱了许久,等身体适应过后才缓缓松开,整个人有一半都是搭在里昂的腰部以下。
  轻轻抚摸着兰的头发,经过一晚的折腾,兰的秀发依然柔顺,他还记得当初发现兰时,是如何为这头亮丽的银发而心折,连眨眼都舍不得,无法置信自己竟然能捡到如此惊人美丽的可人儿。
  但那时兰就算美丽得惊人,他也只是把他当作孩子来看待,一个岁数其实没有小自己多少,可是一双眼睛却像个初生娃娃一般纯净的孩子,总是忍不住想要多照顾他一点,希望他可以快乐一点。
  随着时间越来越久,那一份情感变了质,尤其在他发现这一副弱小无比的身体里,其实藏着多大的韧性和倔强后,他心中的兰不再是一个孩子,而是一个和他同样年纪,拥有同样成熟心灵的人,那总是喜欢一个人承担所有事,为了面子为了情感死撑的性子,让他原本就令人惊艳的脸庞更增添光芒。
  那时候他顿时明白,他想要守护这个人,不仅仅只到他长大,而是一辈子,在他所能够拥有的时间里是水远将这个值得他付出一切的人儿给牢牢地护在臂弯中。
  看着看着,也不晓得过了多久,从窗户外头照进来的阳光越来越多,室温也越来越高,里昂取出从山谷里带回来的战技心得慢慢翻看着,在心中演练著书里所写的每一招技巧。
  时间就这样静静地从两人之间流过,赫森在中途有来过一回,看着房里的景象,心里感到一阵温暖。
  有些事就算经历岁月变迁,依然不会改变,两年多的时间过去,如今这样的一幕是如此熟悉,他不禁在心里期望,期望这样的景象,长长久久。
  “我以为里昂会来校场好好跟我过招几回啊!”
  杰瑞特从早上开始,已经不晓得第几次往校场外面张望,依照里昂过往的习惯,就算是两年多没回来,一早起来也应该好好锻炼一下自己的身体,来一回战技操,接着热身过后他就可以好好冲上去跟他打一场。
  结果都已经日正当中了,连个影子都没看见。
  “赫森说昨晚他们很晚才睡,里昂虽然已经起来了,不过兰却累坏了,所以今天才会到现在都没看见他们的人影。”
  雷瑟刚刚从城堡回来,他现在的官职并不仅是单纯的军官而已,还会到城堡里去帮泰尔他们的忙,在这方面他比泰尔精通军事政务上的处理,所以当初他回来后没多久,也就渐渐将泰尔的部分工作接手过去,因此他常常比所有人起得早,在校场跟城堡两处跑。
  “这样啊……”
  杰瑞特叹息,不过他不是一个会把事情放在心上的人,知道事情原委之后,马上又回过头去,打算找龙颜好好打一场,骑士跟龙之间的默契,打架也是一种绝佳的培养方式,因此他平常除了会跟雷瑟他们练练手之外,最常的就是跟龙颜对打。
  结果他一转过头,就看见龙颜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
  “想什么?”直来直往的杰瑞特,一看见她的表情马上就问。
  龙颜皱了一下眉,看了远处的城堡一眼,一双冰蓝色的眼睛才将注意力放到杰瑞特身上。
  “没什么,只是昨天我好像忽略了什么。”
  “什么?”
  “我要是知道的话,还需要用疑问的语气说话吗?”
  龙颜没好气的瞪了杰瑞特一眼,每次他粗神经的时候,她都很想变回龙形一个尾巴把人给卷上天。
  “喔!不过总是有个原因在吧?”
  杰瑞特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的问句哪里有错误,反正他又不是要正确答案,只是要个原因说不定大家可以一起研究而已。
  龙颜叹了一口气,知道他的个性,所以也懒得多计较,只好很仔细的将昨天每一件事情一一回忆一次,最后当里昂跟兰出现的画面在脑海中闪现时,她终于明白自己忽略了什么。
  “我想起来了,昨天里昂刚出现在校场上的时候,我从他的身上感觉到一股非常熟悉的气息。”
  “喔!原来是这个,我还以为是什么,虽然妳跟里昂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也有数十天,经过两年多的时间没见面,会有这样的感觉并不奇怪吧?”
  龙颜跟里昂他们算起来其实还是陌生了一点,像他们跟里昂当初从学校相遇到毕业再到奇斯都多少年的好友了,经过两年岁月的分别再相会带给他们的只有高兴,甚至还有一种其实时间根本没过得那么久的感觉,因此半点陌生都没有,更别提随之产生的啥鬼熟悉感了。
  “不一样!”龙颜又想甩尾巴了。
  “好好!不一样!不一样!不过妳总要告诉我哪里不一样我才知道吧?”
  杰瑞特一点都不在意龙颜眼中冒出的怒火,反正他们两个的相处就是这样,一个聪明但是对熟悉的人没耐性,一个不笨却是个直线条,别看平时散散的模样,其实有耐心得很。
  他们两个人的相处方式可以说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那种熟悉的气息不是因为许久没见面所引起的,而是不晓得为什么,看着里昂,我会有一种看着同族的感觉。”
  “以前也会这样?”
  “不会。”两年多的事情还不足以遗忘。
  “会不会是错觉?”
  龙颜第一个反应就是想说不是,不过又想想昨天跟里昂见面的时间其实很短暂,说不定真的只是自己一瞬间的错觉而已,所以又把差点冒出口的话给吞了回去,最后懊恼的回答。
  “我不确定。”
  “既然妳不确定,那等下次再见到里昂的时候,妳再看仔细吧!啊!还有,就算妳看里昂有看到同族的感觉那又怎样?说不定是因为他练了什么特别的战技,妳知道的,上古文明说不定留下啥厉害的斗气法门,练起来跟龙族的斗气很像也说不定。”今天早上他有大概跟龙颜说了一下里昂他们失踪的原因,不过只有说他们找到一个旧文明留下的遗迹,并没有说里面藏有多少宝藏之类的,要不然以龙族的习惯,谁晓得他们会不会兴致一来就说要收取啥特殊费用也不一定。
  龙颜严肃的摇摇头。”身上想要有龙族的气息,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通常都是代表,他的身上有我们龙族身体的某一部分。”
  她话一说完,别说是一直沉默在一旁的雷瑟明白她话里的意思了,就连杰瑞特脸上的笑容也敛了下来。
  龙族的护短,只要是对龙族稍微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要是里昂真的曾经伤害过任何的龙族取得龙族身上的器官,肯定会被龙族给追杀到天涯海角。
  “里昂知道我们跟龙族之间的盟约,不可能杀龙。”雷瑟冷静的说。
  “我想也是,我们这里比较有可能会杀龙的说不定是我。”杰瑞特又笑了起来,不过连他都可以听出来自己的笑声很僵。
  “我想或许是里昂身上有什么东西是旧文明的人用龙族身体某一部分制造的武器也不一定,这是最有可能的结果,如果是,那并不能怪罪里昂。”
  龙颜点头。“是这样没错,我也没说一定是他杀了龙喝了龙血,是你们想太多,基本上如果他杀过龙,任何一个龙族都看得出来。”
  敢杀龙,就必须承担龙族的诅咒。龙族在被敌人杀死前,会用灵魂形成一道禁咒加诸在敌人的身上,这禁咒的力量相当特别,除了会压制敌人身上的力量之外,还会在额头上形成一道只有龙族才看得见的血痕,因此想杀龙,除非自信有能力破解龙族死前的禁咒,和所有龙族的报复,要不然就千万别打龙族的任何主想。
  杰瑞特松了一口气,然后想到龙颜明明知道结果,却故意装一脸严肃,忍不住瞪她。
  她好诈的微笑,这是她的本性,被自家长老教导得可好了,要跟诡计多端的人类相处,不狡猾一点怎么可以。
  “那个女人,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雷瑟突然说道,一边的两人从互瞪到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完全不仅他在说什么。
  “我说的是可多雅,以她的博学,我不信她会不晓得杀龙的结果,但是为了解除幕特所有人民的诅咒,当年她毫不犹豫的就选择追杀我们。”
  两人也想起那一个疯狂的女人,两年前其实他们从头到尾都没真正见识过所谓的敌人,可是后来厘清了整个事件,再加上跟幕特的合作,他们想不了解可多雅是什么样的一个狠角色都难。
  现在又加上龙颜的补充,他们才知道那是多么无畏无惧的一个长者。
  “这些活了一定岁数的家伙,一个个都是老妖怪。”
  杰瑞特从兰的身上不只学到了“狐狸精”这一类的称呼,还知道他们所代表的族群意义,“妖怪”这一个词,非常适合用来称呼像是可多雅这一类的人。
  “她让我想到霍克。”雷瑟脑中忆起那一个拥有一瞬间就可以杀死他们所有人的能力的男人。
  “另一个老妖怪。”杰瑞特继续下评语。
  “我想到龙笑长老。”
  龙颜皱眉,她应该要想到狡猾的龙慧长老才是,为什么会是龙笑长老?怪了……
  “名副其实的老妖怪。”杰瑞特结论。
  两人非常有默契地,同时白了他一眼。
  

资源下载解压教程;②点此申请分桃会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访问新版分桃 fentao.io 建议使用谷歌/火狐/Edge等浏览器~  微博: @分桃LG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