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人生(第十四部) 作者:聿日/聿旸/聿阳

  文案:
  奇斯与泰勒迦纳一战,使得里昂一战成名。
  原本默默无名的圣者守护者,成了各国瞩目的焦点。
  里昂也渐渐步向与霍克、鹰翔等名将之路。
  兰知道这是必然的路程,却也不免担心。
  他们已深陷这个泥沼太深,但要脱身……谈何容易。
  奇斯利用空间之门攻击泰勒迦纳一事,
  已令各国感到警戒,并且派出大量人手探听。
  只是修早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而且他还用自己的方式,让整个大陆的战火变得更加猛烈……
  第一章
  雪地里,身穿黑衣的军队其实相当的明显,一个个穿着黑色军服的士兵,一步一步坚定着脚步走向空间之门,每五个人一列,排成漫长的队伍在雪地行军。
  我在队伍的最后方,身边有几位同样身为魔法师的人员跟链金术师,我们这些人在近距离作战方面完全不行,但是在远距离攻击、大规模攻击和治疗祝福方面,却是战场上不可或缺的战力。
  在我们这些人的四周有不少护卫负责保护我们,因为通常大战一开始,每个人都清楚哪些人员的杀伤力最为可怕,能影响战局,因此绝大多数的斥候跟刺客,都是二话不说偷偷潜入大后方以杀死魔法师为主要任务。
  正因如此,我们身边的护卫战力全都相当强大,他们必须在最快的时间里发现渗入大后方的刺客,然后出手解决,绝大多数人他们擅长的作战方式跟飞藏是一样的,飞藏本身就是当修上战场时,守护在一旁负责杀死来袭敌人的战员。
  跟我靠的最近的,是这几天里常常出现在我面前,里昂吩咐负责保护我的络卡,这一次赫森虽然也有跟来,但却和往昔不一样,他并不会常常在我身边,因为他也有他的工作要做。
  这一次修要培养出来的军官,不只是里昂而已,原本负责保护我的赫森也是其中之一,他在这两年的时间里做了不少事,但是几乎都是以内政为主。
  修认为他有对外战争的才能,而且想要在军队里让军阶爬得快,增加战绩会是最好的方法,因此他不会常在我身边,我甚至没有太多机会可以跟他说话。
  而络卡是一个长相非常有精神的小伙子,虽然是一头黑发跟黑眼睛,肤色也偏黑,可是不晓得为什么,笑起来的灿烂程度一点都不输给拥有一头灿金头发却深沉无比的魔王霍克。
  明明他的工作性质跟飞藏一样,都是平常闷不阬声的隐藏在阴影下的人,却偏偏有如此闪亮的笑容。
  「你喜欢你现在做的工作?」
  因为队伍最后的我们还身在慕特,因此络卡并没有完全隐藏自己,而是跟在我不远的地方,用彷佛跳跃的方式跟着队伍前进,我忍不住向他招招手要他过来。
  「您是说保护您?」
  「类似,我的意思是说,躲藏、刺杀、保护等等这一类的事情,我看飞藏他们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一个个脸都面无表情,好像天生就不懂得喜怒哀乐一样,但是你不一样。」
  我稍微想了一下……解释,尽管解释的不是很完全,不过我我想络卡明白了我的意思,他笑得连两排整齐的牙齿都露了出来。
  「小的喜欢、非常喜欢。」
  「为什么?」
  我实在不懂得这样的工作有什么好值得喜欢的,像现在还好,我可以叫他过来聊聊天干什么的,但是一旦到了战场上,就必须跟飞藏他们那样,隐藏在连自己人都不见得知道的地方,甚至一整天下来很可能都必须维持同一个动作,不能说话也不能做其他的事情,这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更何况他看起来如此活泼。
  「为什么啊……」
  他皱起眉头,一副好像我的问题完全难倒他了一样。
  「小的还真没想过这一个问题,当初只是觉得这么做自己很有满足感,现在大人这么一问,我仔细想想,好像、或许是因为我从小就是一个孤儿,跌跌撞撞的长大后,一直都在街道巷子里游荡,肚子饿了就偷点东西吃,累了就找个地方睡觉,管不了是不是能够遮风避雨,每天就是这样过活,没有任何的目标。」络卡腼腆的笑了一下。
  看着脸上并没有多少沧桑感的他,我很难想像他过去过的都是这样的日子。
  「那时候那样子过也没觉得哪里不好,直到城主颁布的命令下来,嘿嘿!我知道那是圣者您的提议,小的一直很感激,我看着那一道可以让一般人学习各种之事的福利法令,不晓得为什么,突然间毫不犹豫的就想办法要自己挤进去成为其中的一分子,不晓得小的这么说,您能不能了解那种感觉,因为小的实在没读过多少书,不懂得形容。」
  他又是皱眉又是歪嘴巴的,非常惹人发噱的表情,只是如果我笑了,绝对不是因为那表情所引起。
  「我想我可以了解。」我对他这么说。
  结果络卡的整个脸亮了起来,一双眼睛甚至有一种快要发出光芒的错觉。
  「真的?圣者真的能明白?」
  络卡好像觉得我可以明白他这一个阶层的人的想法,是一件很不可思议却又荣幸的事。
  这个小子真的是完完全全地把自己的心事给写在脸上,我不用问都可以猜得出来。
  「我想很多人都曾经历过类似的事情,不管是活在什么样的生活里,人的一生总是会有庸庸碌碌的一刻,然后在某一个日子里警觉,自己不应该在这样继续过下去,因为……属于自己的人生只有一次……」
  那我的人生算是第几次?因为我的意识我的灵魂依然存在,因此即使到了另一个世界,依然是只能算一次?还是该认为老天给了我第二次的机会?
  络卡似乎明白又似乎不太了解。
  「这么说好了,你找到了自己存在这个世界的意义,因为这一份工作,让你觉得自己是被需要的。」
  就像我来到这里,一开始依然和过去没什么不同,但是随着和周遭的人感情越来越深,尤其有一双美丽的眼睛始终看着我时,我终于了解到,只有自己感觉到,有人看着自己、有人需要自己时,你才会真正了解,自己是真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因此快乐、因此幸福、因此开始拥有许多永远都不愿意忘怀的回忆。
  这次络卡了解了我的意思,他很用力的点头,因为他的确是找到了相同的感觉。
  「没错!所以我喜欢这一份工作,虽然它的确很阴暗,有时候又很枯燥,可是,我就是在每一个时间,就算是很短很短,一个眨眼的时间里,我都觉得……」
  他用力抓头,一副很努力在找字汇的样子,我笑了起来。
  「不用想那么多,很简单的几个字,我刚刚说过的。」
  「我是被需要的!」
  络卡想起了我刚刚说的话,笑得满口白牙全露了出来,身边几个听到我们在说话的魔法师跟赫森,全部都笑了起来。
  这时,队伍最后的我们终于也来到空间之门前,没有人从空间之门里出来警告,代表着空间之门的那一头一切都顺利。
  稍微放下心里的紧张,虽然我相信里昂一定办得到,但是就是会紧张。
  看着又回到自己岗位的络卡,我明白自己紧张的原因,因为我明白,里昂是我活在这世界上,代表我活着的最大象征,从一开始……我相信也可以到最后……
  当我穿过空间之门时,我看见周围被放倒的兽人战士,四下并没有属于我们这一方的人,里昂就站在祭坛的门口处,从他望着我的目光,我知道他在等我。
  我走向前,在他面前几步的距离停下,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我这几年身高好像一点都没长,偏偏这家伙一直在长高,想要严肃的面对面说话,就必须隔这么远,而且一样头会仰得很高。
  「大家都安全了?」
  他点点头。「相当顺利,毕竟我们已经为这一天演习过许多次,不过兽人对两年多前的失踪事件还是有着戒心,比我们预估的多了一点小麻烦,他们在四周放了一些魔法结界,这些结界有预警性,一旦触动结界,泰坦那里的兽人就会发现问题。」
  这一次的行动整个过程我也了解,在进入空间之门之前,必须先丢进一种可以麻痹兽人嗅觉的烟雾,因此丢进去的时间必须算得刚刚好,绝对不可以在兽人交接或是巡逻队到附近的时候丢下,这个络卡他们有事先调查过,所以没有太大的问题。
  一旦麻痹了兽人的嗅觉,我们队伍前方速度最快、动作最为灵巧的草原精灵斥候会在最短的时间里从空间之门进入祭坛内部,以偷袭的方式刺杀守在门口的几个兽人,不管有没有得手,我方大军都会在一定的时间里从空间之门进入。
  这是为了预防草原精灵一旦失手,我们还可以用人海战术尽快解决兽人,让他们没有更多的时间可以招呼援手,并且绝不能让他们发现祭坛已经可以重新使用的这个秘密。
  「谁发现了结界的存在?」我才刚发问,一位美丽的精灵就来到里昂身边。
  草原精灵跟海族精灵最大的差异,在他们的肤色不像海族精灵那么白皙,草原精灵的肤色带有一种被太阳晒过的蜂蜜色泽,发色大多为草原绿或是比较深色的金黄,可以藏在草原中不容易被发现。
  而丛林精灵肤色偏白,发色多为新生叶片般翠绿,或是阳光一样的金色,这是最简易分辨每一种精灵的最好方式,当然其中会有一些比较不一样的异类。
  精灵喜欢称呼这些格外不同的精灵叫母树的艺术,认为这些外型比较不同的精灵,是因为母树创造生命那一刻,有着特别不同的情绪,想要创造不同的美丽,因此而产生这些生命。
  我觉得这是一种非常好的想法,也是我欣赏精灵的一点,换成是人类,说不定早就被当成魔鬼的孩子或是异端给烧死也不一定。
  眼前的这个草原精灵就是母树的艺术,模样大致上跟一般草原的精灵没什么不一样,一样端正美丽又带了一点狂野的精致五官,深色金黄的头发梳成不少辫子,每一个辫子的尾端有着羽毛跟一种金属束环做装饰,一般来讲,草原精灵的眼睛多是绿色或是金色,要不然就是比较少见的天空蓝,但是这一个草原精灵的眼睛竟然是一种很特别的蓝绿色。
  蓝绿色不是一种清澈的颜色,因为它已经混了两种的颜色在里头,所以在大自然界,这种颜色的物体,例如宝石,大多都是呈现非透明的状态,然而这一个草原精灵双眼的蓝绿色,是干净、透明,就像一颗最美丽的水晶。
  我从来没看过有谁的眼睛是这样的色泽。
  草原精灵发现我注视他的双眼,笑了起来。「我的族人说,这是母树在创造我的时候,因为觉得蓝天跟草原都是一样的美丽,哪一个也不想放弃,所以干脆将两种恩赐合在一起,我的名字,用人类的语言来说,就叫做天地。」
  「非常特别又美丽的颜色,在没有看过你的眼睛之前,我从来不晓得这个颜色可以这样的美。」我衷心的称赞。
  「谢谢!」
  天地显得很高兴,不过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对我点头示意后他转过头对着里昂,绑成一条条辫子的长发随着他的动作甩动,不是很飘逸的那一种,可是充满干净俐落的味道。
  「所有的兽人都已经处理好,结界的部分也都已经完全隔离,除非有人挪动那些摆放好的魔晶石,不然不会有机会触动泰坦那方面的警戒。」
  「很好。」里昂感觉到我的疑问,跟我解释。「天地就是发现结界的立功者,他不但是最佳的斥候,同时还拥有一手高明的结界探测手法。」
  「草原精灵的技能?」
  天地摇摇头。「不,这多亏您提议的决定,虽然我在族里有学习到这一方面的技巧,但是真正获得更高深的了解,却是从刚开办的学院里,自飞藏先生的手里传承,他是一个相当好的老师。」
  我很难想像飞藏当老师会是什么样子,身为一个个老师应该要懂得滔滔不绝,偏偏飞藏这个人沉默的要死,几乎是能不说话就不说话,没想到他竟然会到学院里教课?
  天地看来也很明白我的疑惑,因为不管是谁,就算跟飞藏只有一面之缘的人,都会清楚认知飞藏是多么沉默的一个人。
  「听说是城主……现在或许应该说国主大人的命令,因为根据您留下的指示,越是声名赫赫或者越是高强的人即可成为学院的老师,更能带动人心往学习的方向前进,因此学院一开始,贵国国主几乎是用尽手段请了各阶层的名师来教导,我没上过火武战技课,但是我认识的人里有上过泰尔大人的课程,据说相当火爆。」
  我笑了起来,又一个一辈子都不适合成为老师却成为老师的个案。
  短短时间里,我接连听见有人因为当初我设想的学院而得到自己所想要的知识,甚至是信心跟希望,感觉上就像是一个无意间撒落土里的种子,在经过漫长的时间后,竟然绽放了最美丽的花朵。
  尽管用了最大努力的人不是我,但我却同样的感到骄傲,而且相信有一天,美丽的花朵会结果,会有更多的种子,然后慢慢的将四周的土地,都撒落自己的种子,开出一片盛开的花园。
  到那时候,如果奇斯真的可以统一整个大陆,这些花朵可以将整个世界,变得更加五颜六色,更加的鲜明生动。
  里昂摸摸我的头,似乎在称赞我当初的建议,不过不像是长辈对晚辈的那一种抚摸,尽管手部的动作很温柔,却又有一种狠狠拍伙伴肩膀说干得好的味道,我很喜欢,可是天地在一边,不方便开心的在里昂脸上满脸地亲吻。
  没多久,又有陆陆续续各部队的队长前来报告手边工作显利完成,赫森是其中的一个,他微微的对我点头示意,但并没有多说什么,很专注的做着他该做的事情,就像他的个性。
  我们的时间不多,下一次守卫交接的时间只有半天,接下来我们必须除掉下一批轮班的守卫,这可以为我们多争取一些时间,在泰坦那里的人还没奇怪为什么交接的守卫没有回到首都之前,我们要布置好一切,甚至先一步进攻泰坦。
  如何进攻泰坦,不是我可以知道的秘密,为了防止这一次计划被泄漏,每一个执行任务的人在出发前都只是反覆的练习他们必须完成的作业,而我的作业不需要反覆练习,我只必须在战士作战后想办法抢救每一个生命。
  因此我不晓得接下来里昂会带领这一个可以说是庞大的队伍做什么?对这个,我不好奇,也不多问,那只会造成里昂的困扰。
  如今的他,正一步一步的往一个朝向颠峰的阶梯上走,我可以跟着他一起前进,或是看着他前进,就是不能让他为了我而停下脚步。
  「等一下赫森跟络卡他们会带你到后方准备,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所以如果有任何让你不安的事情,可是你却找不到我的时候,赫森他们会告诉你怎么做好吗?」
  里昂有点担心我,他知道我不喜欢战场上的一切,但是却为了他也为了自己前来。
  「放心,我知道怎么做,已经不是个孩子了,不需要为我操心,你去做你该做的事情,我也会好好的待在我该待的地方,等待我接下来必须要做的事。」
  里昂牵住我的手,紧紧的握了一下。「你要知道你接下来要做的事情,非常重要。」
  「我知道。」
  我不会因为在队伍的最后方,没办法像其他战士一样往前冲锋陷阵就小看自己要做的事情,很多时候,人必须给自己自信,不小看自己,才能好好的完成每一个任务,让所有的计划成为一个完整的圆。
  里昂知道我懂,所以这一次他放心的放开我的手,果断的离开我的视线,去做他该完成的事,这一刻,很奇异的我的内心没有半点的失落,也不因为他的离开而寂寞,我可以感觉到,自己的生命,似乎也开始渐渐的完满。
  「圣者真是一个漂亮的人儿,光是看着他,心里就会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
  天地跟在里昂的旁边,想到刚刚称赞自己眼睛美丽的人儿,心里面有一点点骚动,精灵都喜欢美的事物,尤其是像兰这样如此自然,没有掩饰的美丽,就算张扬,却一点都不惹人感觉到刺眼。
  「很多人都跟你有同样的想法,但是他自己一点都不觉得。」
  里昂笑了一下,他知道珍爱的人尽管对自己的容貌自恋无比,却矛盾的老是认为自己其实很差,是个光有美丽外皮没有多少内涵的草包。
  天地抬起眉。「这算是好事还是坏事?」
  里昂笑了起来。「有时候,是好事,有时候是坏事。」
  「怎么说?」
  里昂现在的身分虽然算是天地的上司,不过因为两个人相处的时间不算太久,再加上里昂本身就不是很难亲近的人,因此天地对他没有任何的顾忌,想问什么就问什么,草原精灵的心通常没有什么秘密,他们喜欢分享所有喜怒哀乐的事。
  「好事是,单是他的外表,就可以让很多人看着看着就忘记自己,要是他真正认知并且承认自己其实很棒,恐怕天底下很少有人可以逃过那种魅力。」
  天地认同的点点头,刚刚他在兰看着自己时,其实自己也为他的容貌傻眼,精灵常常自傲自己是所有种族里最美丽的一种,但是遇到兰,这个公式很显然不成立。
  单单外表跟内心的澄澈就有这样浑然天成的威力,要是他在对自己的内在更自信一点而且懂得利用的话,绝对会产生很可怕的现象。
  「至于坏事是,他常常觉得自己输了我们很多很多,以前老是把这样的心情闷在自己心里,让人看着就觉得心疼难过。」
  天地注意到里昂用了「以前」这个字眼。
  「现在他不会了吗?」
  「好很多了,否则你会常发现他会把自己的心神放空,难过的不晓得看着何方,让人有一种其实他并不存在的感觉。」
  好像随时随地都会消失,因此他跟杰瑞特他们才总是喜欢对兰搂搂抱抱,不只是因为喜爱,还有因为怕他真的就这样消失,如果不藉由接触来确认他的存在的话,他们已经无计可施。
  「真难理解。」
  天地不懂那样一个可以想出这么多好的计划、好的建设,可以帮助那么多人的脑袋,自己的主人却半点也不觉得这个脑袋充满智慧,难道他觉得这些智慧其实随地都可以捡得到。
  「兰认为,他知道的这些知识都是他的族人教导的,如果没有这些被教导的知识,其实他什么也没有。」
  「能懂得运用这些知识本身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天底下可不是每一样生物都跟母树一样懂得创造。」天地给了一个非常中肯的回答。
  「的确是……」里昂看了天地一眼,发现这草原精灵的个性非常的好沟通,甚至比文还要能聊得开,这是草原精灵本身的特质吗?还是天地自己本身的特质?
  「怎么了?」天地当然注意到里昂对他的注视。
  「或许,有机会你可以跟兰多多聊聊,你有一些他缺乏的东西,而这东西是他所需要的。」
  天地又抬起了眉,他对自己很有自信,但是教一位博学的圣者?
  他非常怀疑有什么东西是自己有而圣者没有的。
  

资源下载解压教程;②点此申请分桃会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访问新版分桃 fentao.io 建议使用谷歌/火狐/Edge等浏览器~  微博: @分桃LG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