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人生(第八部) 作者:聿日/聿旸/聿阳

  文案:
  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不要算。
  原以为他们只能放弃原先的计划,采取「非常措施」前往泰勒迦纳的首都时,意外地竟出现一丝转机。
  泰勒迦纳的皇储需要有人去采血樱果救治,而采果的地方就在他们要去的最终目的地──高加贡山!
  嘿嘿嘿……那看来他们可以趁机混水摸鱼,达成目标了!
  啥?不许他跟下去?这怎么可以!
  他都已经一路和大家「患难」到这了,怎么可以到最后一关才不让他跟!?
  以他圣兰缇斯之名起誓!
  修他们敢不让他跟,他就绝对会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第一章
  我从以前就体悟到了一件事,那就是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不要算。
  很多时候,当你开始计划,认为自己将所有的考虑都包含其中,应该没有任何失误,将每一个日期还有行动都决定好时,有一半的机率在你还没开始动作前,突发事件就会先毁坏了你的计划。然后另一半成功执行计划的人,又会因为任何一点小小的改变,有时候是一个人,有时候是一件事,更有时候甚至只是一样小小的东西,就可能逼迫你必须中途开始更改最初的决定。
  所以,我爷爷总是说:「所谓的计划,不需要那些详细的数字来决定该怎么做,而是看一个大局来判断该怎么走就好,跟着大局走,错误自然就不会多。」
  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
  在我跟修他们都认为必须放弃原先的计划,采取非常措施前往泰勒迦纳的首都时,竟然出现了恍如奇迹一般的转机。
  泰勒迦纳的国王发布了新的任务,据说泰勒迦纳的皇储所受到的伤害,必须要服下一种叫做血樱果的果实,才能够恢复原先的状态,要不然就算治好身上的伤势,也会有非常严重的后遗症──似乎是永远都不能狂化之类的症状。
  要知道兽人跟半兽人最令人感到威胁恐惧的,莫过于他们狂化后比一般状态还要多出两倍以上的力量,尤其是一个狂化皇族的武力可以抵千百人,而且也只有具备皇家血统的兽人,才能在狂化后还能保有理智,这是一种相当惊人的天赋,皇储若失去这样的天赋,在遵行强者为尊的兽人国度里就跟废物没什么两样,就算他曾经身为皇储,也会遭到兽人的唾弃。
  因此,要如何完全恢复皇储的狂化天赋,变成泰勒迦纳如今最大的问题之一。
  于是泰勒迦纳皇族在冒险公会跟各大商业公会里发布最新的任务,就是谁能够取得血樱果完成任务,就可以跟泰勒迦纳的皇室提出一个他们能接受的要求或是奖励。
  兽人说话的方式比较直接,发布任务的方式也同样直接,很少人会在发布任务的时候直接告诉别人奖励必须是他们可以接受的代价,如果换成人类来发布这一种任务,通常只会在任务的奖赏栏里写着,完成任务者可以跟皇家提出任何一项要求,这样听起来显然比较容易勾起冒险者的欲望。
  但不管兽人如何发布任务跟奖赏,对我们来说只需要知道一件事情就好。就是原本我们以为必须要更改的计划,因为这一个「小小」的事件,得以按照预定计划进行,尤其我们原本就是要进入高加贡山采药,这对目前的兽人来说,可以说是一件巴不得能立刻进行的事,说不定整个过程会比我们想象的还要顺利。
  「你不用笑,因为你必须留在这里。」
  看我在得知消息后笑得开心的嘴脸,修就是忍不住想泼我冷水。
  「我不要!既然可以顺利进入泰勒迦纳了,为什么我还要留下来?别忘了我现在扮演的角色,怎么可能看着能救爱人生命的药草或许就在眼前却不动手!」
  我理直气壮的反驳,就知道他们一定会想尽办法把我给丢下,虽然说在大家的耳濡目染下,我对泰勒迦纳这个国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感,也不一定非得开开眼界不可,但这一次的目的可不是观光,而是执行一件再重要不过的任务,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会没了性命,若不是因为如此,我又何必千里迢迢的跟来!
  因此现在想把我给撇开,想都别想!
  「兰……」
  「停!别想试图说服我!」我一看到里昂张开嘴巴,马上冲上前,直往他的身上跳去捂住他的嘴。
  「兰!这很重要。」捂住了一张嘴,不过旁边还有好几张,尤其是修,他不用张嘴全身就散发着一股像是大魔王要出场的噬人气息。
  我瞪着雷瑟,刚刚那句话是他说的。我当然知道这很重要,只是不论如何,我都不会同意他们的决定,既然如此又何必多浪费口舌?
  「我知道这很重要,但是如果你们真的把我给丢在这里,我还是会想尽办法一个人到泰勒迦纳跟你们会合,我们一起去,或是我一个人跟在后面去,你们自己选一个。」
  修眯起眼睛,目光冷得可以把人给冻成冰块,连好脾气的里昂也皱起眉头,强而有力的手臂把我给抱得紧紧地,像是怕我现在就溜掉一样,那力道彷佛再多用一点点力气,就可以把我给揉进他身体里。
  在老虎头上拔毛,说的大概就是我这种不知死活的人了。
  可是!我的人生我自己决定。这是我一开始就已经选择的,怎么可能在这一刻来个虎头蛇尾?如果你们以为我会放弃,那就错了!个子高不见得就比较了不起!
  我恶狠狠的回瞪他们两个,只是身高差距有点大……忍不住垫起脚尖。
  「噗!」一边的杰瑞特很杀风景的突然喷口水,惹来所有人的目光,看见我们的凶光,他抖了一下,但是好像又想到了什么,一下子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一旁的亚南微笑,不晓得为什么突然走到我面前来,摸小狗一样的摸摸我的头,然后叹了一口气,平常几乎不说话,老喜欢把自己当成隐形人一样的他,这次竟然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开口,站在我这一边。
  「我觉得……就让兰跟我们一起走吧!」
  连我都瞪大眼睛,差点跟在其它人的话后面一起问「为什么」,幸好我反应还算机灵,赶紧把已经跑到嘴巴边的问句给吞回去,爱说笑……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拉到一个伙伴,怎么可能自己踩自己的脚。
  「亚南?」其它人皱眉,和我一样不解。
  亚南黑色的眼眸凝视着我,那是一种很温柔的感觉,还带着一副我很熟悉的神情,让我有点脸红,突然间觉得自己像一个孩子一样,不由地伸手拉下他放在我头上的手,握着轻轻摇晃。
  他俊秀斯文的脸庞微微一笑,就像最柔的一阵春风:「就如同兰所说的,如果把他给丢在这里,他一定会想尽办法跟上来,我们刚离开奇斯时的那种心情,我想应该没有人想要再尝一次,一定有人跟我一样,想着早知如此,与其在这里担心兰的去向和安危,不如一开始就带他一起离开。」
  虽然亚南是在帮我说服其它人,但是听在我耳里却越来越是愧疚,我知道自己的任性,曾经带给很多人困扰和担忧,但是我并不想放弃这样的决定,我真的觉得……路,如果不是一起走,永远也无法了解对方的感受,而且如果没有努力过,明明是自己可以做到的事情却不去做,一旦到时候后悔,会比什么都还要来得痛苦。
  我看着里昂:「我不会是你们的累赘!」
  你们有计划,我一样也有,我不是那种除了傻傻的要求,却什么都不去想的人,就像之前,我跟修证明的一样,我并不是只能看却没什么用的花瓶!我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早在我的父母把我当成多余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已经知道如何去过好自己的生活。
  「你们必须相信我,我明白自己在做什么。」看着他们还带着一点怀疑的眼神,我忍不住一肚子火。「喂!在你们的心中我就那么蠢吗?就算不相信我的智慧,至少也相信一下我的胆小好不好,我没那么大的勇气无聊到跑去兽人的国家送死!」
  「呵呵!」一旁看着我说话的亚南微笑出声,然后杰瑞特也跟着笑了起来,再来是雷瑟,至于里昂跟修依然一脸严肃,只是眼神已柔和许多。
  奇怪?我说了什么好笑的话吗?
  「我头一次看到有人说自己胆小,还说得好像那是一种美德啊!」杰瑞特很夸张的张开双手朝天感叹。
  我瞪他,正想反驳几句,却被里昂伸手捂着我的双唇,我讶异地抬头看着他,原本在他眼中的不赞成慢慢变成妥协。
  在他大手后的双唇,忍不住勾起得意的笑容,虽然里昂没有说,但是我知道他已经答应,当然不太可能是因为我刚刚说了什么奇怪的话让他同意,从他的目光中,我可以感觉到他跟亚南似乎有了什么不需要用言语沟通的默契。
  「别笑,不然我会马上后悔。」
  感觉到我唇际的变化,里昂瞪了我一眼,只是心中已经妥协的他,又恢复了原本个性里温柔的那一面,暖得让我无法放下唇际的微笑,只能用力忍着让笑声不溢出口中。
  「而且,我答应了不算,还有人没答应。」大概是看不惯我那得意的模样,里昂用手指捏了我的鼻尖一下,提醒我这一趟任务里真正有决定权的那一个人。
  眨眨眼,我有点犹疑地往修的方向看,刚刚因为笑声而表露出来的一点柔和消失得无影无踪,紫色的双眼依然冷得可以把人直接冻成冰块。
  有点心虚地偷偷看着他,然后举起手,竖起两根指头朝天,拉开里昂捂着我双唇的手:「我发誓,我真的不会惹麻烦!绝对、绝对不会给大家带来任何危险。」
  「那你呢?」
  「啊?」
  「你自己呢?你发誓不会惹麻烦、不会给我们带来危险,那你能发誓绝对不让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之中吗?」
  修的话刚落下,马上换来其它人的点头同意,我看见从头到尾都没说话,一直温柔看着我笑的文也点了点头,让我打从心底想给他一个白眼,也不想想自己同样是精灵,要进入充满兽人的国度一样是一个大冒险,不帮我说话也就算了,还点头!
  「我发誓,绝对!绝对不会让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之中……」想了一下,这句话好像哪里怪怪的,连忙重新补充:「我绝对不会让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之中,但是可不包括无法预料的意外。」
  单单这一趟旅程的波折就可以证明,就算是传说中无所不能的修,也无法阻止意外的发生,我自然也没狂妄自大到觉得自己可以算计过老天。
  修扫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挥了挥手。「你们先出去吧!我跟菲司重新拟定路线之后,兰你再过来跟我解释你要用什么方式进入泰勒迦纳,最好你的方法是可以说服我,不然……」
  后面的话他没说,不过我们都已经了解他的意思,我连忙如获大赦一般的点头,飞快地拉着里昂就往外头跑,怕他一个转念就后悔他的决定,冲出门的那一刻,耳边传来无可奈何的叹息,已经听不出到底是谁发出来的声音。
  「兰,你真的有办法吗?」
  一出房门,里昂马上拉住我停下脚步,用再认真不过的表情看着我。
  我点点头,知道里昂是关心我,所以也不打算瞒着他,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一个不大的头罩,其实这也是一种伪装工具,但是比起我平常使用的易容用品低阶许多,不过别看它等级比较低,销路却比我原本那些工具来得好,在星际时,很多孩子小时候只要有钱都会买上几个,是专门用来骗人的玩意儿,如果被星际的人给看到,是很容易被拆穿,但是这里可不是星际。
  「这是我们故乡的孩子用来恶作剧的玩意儿,我有好几个,不过因为意外,身上就只剩下这一个,幸好是我最喜欢也最适合的一个。」转眼偷看了一下四周,虽然是看不到什么人影,但是以我这种感知超笨拙的人,恐怕就算有人躲在一旁偷听我也不晓得,所以还是扯着里昂走到角落,然后迅速地把头罩给戴上。
  当我戴上头罩的那一瞬间,里昂原本严肃的表情立刻愣住,我就知道自己达到了我想要的效果,因此得意地笑了起来。
  「怎样?是很棒的东西吧?以前我们小孩子在外面做了什么会被人给打屁股的事情,被大人追着跑时,这可好用极了,套上去就可以使用,比我那些易容的工具方便,只是仔细看的话,还是会看见身上其它地方不太自然。」
  里昂犹豫了一下,伸手摸摸我的脸,确定手中的触感跟自己见到的画面是否有什么差异,确认了之后才开口问我。
  「为什么之前不用这个就好?」
  看来他还是在气我先前想尽办法伪装成夜精灵,而让自己暴瘦的事情。
  「之前可是要连你们一起隐瞒,用这个太容易被拆穿,而且不要以为摸起来触感还好,其实不是很舒服,有一种被闷住的感觉。」这种头罩是低成本的玩意儿,小孩子玩的玩具,怎么可能运用到像是能量服那样的技术跟材料,因此在舒适度上就比较差一点,但给小孩子玩的东西安全就好,小孩子兴致一来也根本不在乎舒不舒服的问题。
  我才讲完,好像从里昂的双眼看到一丝非常不熟悉的精光,一点都不像是里昂该有的眼神。
  当我还在疑惑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时,里昂高大的身体突然面向我俯了过来,对着我说话的声音,有一丝像是在压抑着某种情绪。
  「你是要跟我说,你到时候不会戴着这个东西一整天,随时都必须小心会被兽人给看见?还是要告诉我,你会戴着这个东西一整天,让自己在泰勒迦纳的日子里就这样让自己一直不舒服下去?」
  这……是二选一的选择题吗?
  我怎么觉得好像不管我选择哪一个答案,眼前这一双金绿色的双眼都会射出高能量的雷射把我给洞穿千百次?
  有句话是怎么说的?那个什么山崩于前,而无所不惊?不对!是什么山崩于前而不惊!
  我连忙弯起唇角,露出最甜、最可爱最无敌的一抹笑容。
  ……
  眼前恐怖的眼神完全没有任何动摇。
  汗……
  里昂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我差点忘记眼前的人是最了解我,同时也是对我的样貌最具有抵抗力的里昂。
  「唉呀呀!别生气啦!」装作很阿沙力地拍拍里昂的肩膀。「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失误,放心,革命尚未成功,同志我还会继续努力,我一定会把整个计划想办法达到没有任何的缺失,绝对、绝对不会有露出破绽的机会!绝对、绝对不会让自己不舒服一整天!事情就是这样子,今天天气很好,呵呵!呵呵!」到最后,我承认自己的笑声听起来很干,已经搞不清楚自己接下来到底该说什么话,才可以平息里昂的怒火。
  然而,里昂并没有让我的脑筋有继续绞尽脑汁的机会,他突然展开双臂,紧紧、紧紧地抱住我,让我整个人埋在他的怀里,完全不晓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感觉到从他身上传来的气息,不自觉的,我也回抱住他的腰,脑中虽然是一片空白,但是却觉得彷佛只要这么做,所有的事情就会好一些。
  如果说,里昂在一群人里,是最让人信赖的大哥,那么……在没有大哥时,最容易让人放下心防,会想要让人诉说心事的,不是精明干练的雷瑟,也不是总是乐观积极向上的杰瑞特,反而是总是沉默得像道影子一样,彷佛从来不会抱怨、不会生气的亚南。
  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但是亚南偏偏就有着这样的特质,他就像一个平衡点,总在拉扯最剧烈的那一刻出现,用最客观的态度,让彼此获得最需要的答案。
  因此,当里昂需要有人为他帮忙解答时,如果是公事,他会找雷瑟,因为他可以说是精明到跟修不相上下的人物,穷人家的孩子总是比较早熟,尽管他们这几个人都不是什么有钱人家出身,可是像雷瑟那样从小小年纪就必须维持一家大小好几口的却也不多。
  总是让自己忙碌于这些计算的雷瑟,说起来其实并不是一个最好吐露心事的对象,因为在他面前吐露心事,很可能最后只会得到更复杂的答案,而亚南却是那个适合的人,他就像童话故事里那一个小小的树洞,可以把所有的秘密朝里面大吼,却不像童话故事里那样会在最后那一刻泄漏,他是最棒的秘密箱。
  所以当里昂走出房间外,看见坐在走廊栏杆上用小小的匕首,练习削着一颗果子的亚南时,他静静的坐了过去。
  亚南看了他一眼,递过一颗果子给他,里昂笑了一下,也拿出一把短刀削果子练习力道的掌握,削着、削着……
  「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很没有用……」
  亚南抬起头,看见里昂唇边的苦笑,他不是第一次看见里昂无奈的表情,但是机会很少、很少,里昂跟自己一样,都是属于那种遭遇挫折时,用更多的努力去弥补心中情绪出现缺口的人。
  「你从来不是。」
  「我也一直这么告诉自己,但是看见明明那样脆弱,却又努力让自己撑起一切的人时,我就会这么想,想着若非自己还不够强,若不是自己太过弱小,那么那样一个小小的人儿,根本不需要如此勉强自己。」
  「每个人都会勉强自己。」
  「但,我不希望他也一样。」或许,当你心中放进了一个人,当这个人在你心里的位置越来越重要时,就会出现那么浓那么重的渴望,渴望自己可以成为他顶上的那一片天,撑起所有的风雨,可以永远看见对方无忧无虑只懂快乐的笑脸。
  「我们都是……但,我们也必须承认,包括兰在内,甚至是团长在内,我们都还只是个孩子,正因为如此,我们有了犯错的机会,同时也有了遗憾的空间。」语毕,一双狭长秀气的眼瞳,静静的看向上方的天空,满天的星辰,闪烁在天上,永远也数不清,看似美丽、却又悲伤。他们都明白,今天他们看着这样美丽的星辰,在千百个岁月过去后,星辰依旧在,世间却已物是人非,他们只是小小的人物,海边最小的一颗沙砾,在被磨灭之前努力生存。
  请不要给一颗小小沙砾太多的苛责,因为连星辰都会坠落,又怎能责怪沙砾在翻滚中失去方向。
  里昂从来不会过问别人的私事,他们几个好友之间的过去,其实就只有他、雷瑟跟杰瑞特三个是像个表格一样,清楚的呈现在其它人眼中,但是兰跟亚南,他们的过去是一个秘密,他们只能知道那一份秘密,不能开口跟别人诉说,但也绝对不是存心的隐瞒。
  因此,尽管说话时的亚南,像是多么地了解自己说出那些话的意义,里昂依然不会多问,他只知道,他会听进亚南的话,只是依然在心里希望,有一天自己可以成为撑住对方一片天的那一个人。
  

资源下载解压教程;②点此申请分桃会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访问新版分桃 fentao.io 建议使用谷歌/火狐/Edge等浏览器~  微博: @分桃LG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