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人生(第九部) 作者:聿日/聿旸/聿阳

  文案:
  早就知道寻龙之路不会太平顺,但也太艰难了吧!
  入山准备闯关就先遇见个BOSS级的泰坦,他们的运气还真不是普通的好。
  那接下来他们是不是可以期待直接跳级晋见最终大魔王--龙族呢?
  要请龙族帮忙,他们当然早就有付出代价的心理准备。
  只是……为什么他们相中的宝都是他的珍藏啊!
  兰心中不住的泣血,当然也暗暗决定。
  如果不把这群「借来」的龙族好好使唤榨干,他就跟他们姓……
  第一章
  龙慧不晓得龙笑到底是从哪里弄来一只泰坦娃娃,反正这个老家伙很神奇,族里的龙老是爱说他是所有族人里最让人难以揣测的一个,偏偏他却抱持着完全不同的意见,而且百分之百肯定,他身边这一个平常看起来严肃,又好像老是被他给压死死的龙笑,才是全龙族里最诡异的存在。
  上古文明灭绝已经有上万年之久,虽然龙笑的年纪比他大很多,可是他非常确定龙笑跟自己一样,都是在上古文明灭亡后才出生的龙,族里只有五位大长老,是当年旧文明时就活着的老古董,不过这并不妨碍任何一个龙族的传承。
  龙族一出生就传承父母所有智慧,这是龙语魔法的一种,在孩子破蛋而出的那一天,将传承魔法刻印在刚诞生的龙宝宝脑海中,随着龙宝宝长大,得到的知识也就越多,直到传承完全在脑海中展开为止。
  因此,五位老古董并不因为他们特别老,在族里就真的被当成老者,只能待在洞里带孩子、传承知识。
  对龙族来说,只有濒临死亡的龙才能算老,要不然活得越长久的龙,通常实力就越强,那些活了数十万年的龙就跟妖怪没什么两样,强得可怕。也因此,这样的龙族并不被允许在人间使用某些能力,一旦破坏这个世界的平衡,来制裁他的,绝对不是什么神族、魔族之类的种族,而是这天地间的一切。
  据第三长老所言,当年旧文明依然存在的时候,他就曾经亲眼看过一位想要用力量夺取人间大权的龙族长老,被天际打下来的数道雷给劈死。
  没有任何一只龙知道雷是从何处劈来,只知道即使是肉体强悍无比的龙族,在那突如其来的强悍雷击下也躲不过死亡的命运。
  而和他一样是在上古文明灭亡后才诞生的龙笑,总是会莫名其妙地弄出一些老古董才有办法弄到的事物,让他一直怀疑龙笑当年在诞生时,是不是在龙语传承上出了问题,全身上下包括脑袋都跟神秘的老古董一样,最可怕的是因为他年轻,所以他比那些老古董还有本钱装。
  在龙族居住地大门口的那只泰坦娃娃,据他所知,好像是龙笑在两千多年前带回来的。泰坦一出生就比成年人类还要大上三、四倍,成长的速度相当缓慢,一般正常的泰坦,大概要一千多年才有办法长大成人,可是龙笑带回来的这一只过了两千年,除了体格变大不少之外,却还是小娃娃的模样,不论是在体格还是在智商上,没有任何成长的迹象。
  而去问龙笑,他也只会淡淡的回答不知道,捡回来的东西,谁管他为什么长不大?这样超级不负责任的说法,居然没有几只龙想花心思追究,除了他之外!
  他非常好奇这长不大的泰坦娃娃的来历,难道是另一个新物种?
  毕竟泰坦灭绝了那么多年,不可能还有正常的后代才对。
  「你就是不打算告诉我这只泰坦在哪里捡的就是了。」龙慧看着龙笑面无表情的脸,绝对不承认自己有点赌气。
  龙笑微笑,没有多说什么,不过打从心底承认龙慧的确是猜中了他的想法,有点秘密的龙才是最吸引人的,至少他可以确定要吸引龙慧这一只好奇宝宝绝对没有问题。
  「算了!」龙慧赌气,绝对不把心里的别扭给露在脸上,那只会让这只闷骚龙更加得意而已。
  「就算是还未成年的泰坦,也不是一般人类可以对付的,尤其这几个还真不是普通的年轻……飞翔大陆上那些『老人家』是怎么一回事?让一群小娃娃来找我们,真是不要命了。」
  「初生之犊不畏虎。」龙笑比龙慧多活了数千年,已经看过太多次大陆的朝代轮替,若不是新兴的国家,人类强者的自尊可一点都不比他们龙族少多少,别说他们是否知道龙族隐藏在何处,就算知道了,会不会冒险亲自前来都还不一定。
  不论是哪一种生物,除非对世事已看得透澈,否则越老只会越舍不得自己这条命。
  龙慧自然也知道这一点,只不过他是一只比较特别的龙,喜欢汲取大量知识,却将一些他认为不值得花心思去记忆的事物抛诸脑后,每隔一段时间绝对忘得一干二净,这也是为什么他年纪已经一大把,却依然充满好奇心的原因。
  他认为在龙族漫长的生命中,如果不学会遗忘,生活只会越来越无趣,他对族里那些老古董几乎一天到晚闷在洞穴里的行为,打从心底的不赞同。
  「真的不跟我赌吗?」
  看着水晶球里的众人已经跟泰坦打了起来,龙慧的一双蓝色眼睛笑得都眯成一条线,那开心得意的模样令龙笑忍不住瞥眼看向龙慧的臀部,怀疑他的尾巴会不会就这样不小心冒出来,在那里甩啊甩的。
  「不赌。」
  他比龙慧更清楚泰坦的优势跟弱点,相信这几个人类脑子应该不傻才是,其实要通过泰坦的守护并不困难,只要他们龙族里的人不刻意下命令的话。
  「真没趣!」
  龙慧恨恨地瞪了他一眼,早知道刚刚应该要抓另外一条龙来欣赏,跟这只黑心大木龙看戏一点趣味都没有。
  唉唉……他的仓库空虚了好一段时间啊!到底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再多增加一点战利品呢?
  最好是从大木龙那里A过来的最爽!
  我看见一道光芒从泰坦的眼睛射出,修跟文两人的反应都相当的迅速,当泰坦的眼睛开始聚集光芒的那一瞬间,一人马上领头朝旁边飞奔,另一人立刻操纵着飞行器往修逃逸的反方向飞行。
  大概是飞行器的目标比较大的关系,泰坦一看见我们逃跑,他的视线立刻追着最吸引他注意的我们瞪过来,这一瞬间,他那一颗大眼所聚集的光芒也同时射出。
  文在光芒射出的最后一刻让飞行器直接往上方飞,惊险地躲过泰坦射出的光芒,透过飞行器我可以看见刚刚就差那么几公分,差那么一点点就会擦上飞行器,虽然我不晓得那光芒伤不伤得了飞行器这特殊材质,可是看见凡是光芒扫过的地方,就像被雷射给射中一样,整片树林瞬间夷为平地,四周一片焦黑,地表还冒出阵阵浓烟,被焚毁的事物连个渣都不剩,这样的景象足以告诉我,泰坦眼睛里射出的光芒就算不晓得由什么构成,最好还是能不碰就别碰。
  「大家还好吗?」
  虽然已经躲过攻击,文还是一副相当谨慎的模样,头也不回的直看着泰坦,大声询问我们,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精灵露出这样的表情,在这之前我老觉得精灵就像是这世界上最悠哉的种族,遇到再难的事情他们也不会轻易的皱眉。
  「没问题。」里昂跟我稳稳地站在中央,飞行器的最大特点,就是不会因为操纵者大玩翻滚旋转时乘客也跟着转,因此除了急速上升跟快速向右躲避的动作,让他因为身体跟不上而感到些微不适之外,其他一切都还好。
  我坐在里昂的身边,身体始终被里昂的大手给牢牢固定在原地,抬起头,看见里昂的视线不是看着泰坦,而是四处寻找着修他们的行踪,就算飞行器的确是比较吸引泰坦的注意力而被集中攻击着,但并不代表修他们现在就一定是安全的,毕竟他们是用肉体躲避攻击,被泰坦的光芒擦上那么一点也可能造成重大伤亡,何况这林子里除了泰坦还有其他魔兽的存在,天晓得他们会不会突然在泰坦的命令下发动攻击。
  顺着里昂的目光,我也看见了四处躲藏的几个伙伴,看样子修已经下了指令,全员的位置分散得很开,以免在泰坦的攻击下全员阵亡。而且大家不只是分开而已,每一个人的身影都不断地往泰坦的方向前进。以目前我们跟泰坦的距离来看,除了遭受泰坦攻击并躲避之外,没有其他的方式可以抵抗,大家必须前进到魔法跟武力可以攻击的范围内,才有办法解决眼前的这一个大家伙。
  「我们必须吸引住泰坦的注意力。」里昂对前方的文说。
  文点点头,我们的确是吸引泰坦的最好目标,而且飞行器的速度又快,只要操纵的反应够迅速,要躲避泰坦的攻击并不是没有办法。
  话才刚说完,一脸怒气冲冲的泰坦眼睛又聚集了光芒,只是这一次的光芒好像不太一样,跟刚刚那一道比起来弱了一点。
  文立刻冲上前,操纵飞行器在泰坦的眼前横扫过去,果然又吸引住泰坦所有的注意力,单颗大得可怕的眼睛凶狠地瞪着我们,接着又从黑色的瞳孔射出了像刚刚一样的可怕射线,但是这一次射线的直径似乎细了点。
  文迅速的躲避泰坦的攻击,立刻就发现这一次的攻击跟上一次不同之处,上一次的攻击就像子弹一样,射一下就停止攻击,可这一次光芒却是随着泰坦的视线,像一把长剑一样不断朝我们的方向扫过来。
  「啊!」
  飞行器里的我们能感觉到这一次攻击有多棘手,文操纵着飞行器不断用最快的速度忽高忽低地飞窜,不但要想尽办法躲避泰坦的视线攻击,还要小心不能撞上四周的树枝,并且不能将攻击引到修他们所在之处。
  这让飞行器里头的我们,尽管没有摔得到处乱滚,但身体的速度却难以跟上飞行器,整个内脏被迫抛起又降下剧烈晃动,再一次让我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多花点钱买下高速飞行专用的飞行器。
  在我被转得头昏脑胀的同时,觉得这一次泰坦的攻击起码有一辈子之久,多忍一秒都想让人发疯尖叫,不过实际上,这一次泰坦的攻击只有维持大概不到一分钟。
  可是等文稍微稳下飞行器,大家忙着深呼吸调适身体时,就看见森林在这短短不到一分钟变得有多凄惨。有一大半不是完全消失,就像是被超大型镰刀给乱砍一番,只剩下部分树干和树枝侥幸得存,原本翠绿茂密的树海景色一去不返。
  「这是最终的攻击方式了吗?」杰瑞特十分头痛的问,这种攻击虽然威力不像一开始那一束光芒一样的可怕,但是对我们而言却是更充满威胁,要不是文的反应实在迅速无比,我们早就不晓得被打下来多少次。
  「希望是,但是不能奢求真的是。」里昂说的话很简单明了,大家都能懂,面对敌人绝对不可以把敌人的每一招都想成最后一招,而是必须想他后面还有更强的一招,这样才能在每一次行动里游刃有余。
  我瞪着那一只跟小山一样的泰坦,就算我对这样的生物一点也不了解,但是光从那三头身的外形跟爱闹别扭爱生气的个性,也可以猜到眼前这一只庞然大物不过是一个孩子,心智依然相当的不成熟,对付这样的敌人一定有更好的方式可以解决,面对面攻击不是最好的方法,跟一个强大无比的孩子打架,只会让不容易服输的孩子越打越火大,打到后来绝对惊天动地想停都停不下来。
  「绕过去!」
  「什么?」听见我说的话,飞行器里的所有人全部露出「一头雾水」的表情,他们这些家伙个个武艺高强,就算是爱好和平的海精灵,也是天生的弓箭手、天生的法师,对他们而言,在面对面攻击中想出一千个办法去对付敌人的绝招并不是难事,但是相对的,在面对面攻击中,想出一千个办法来逃开敌人的攻击,对我而言会比前者容易百倍千倍。
  「我说我们绕过去,跟一个孩子打架是最不智的行为,何况龙族又没有在前面立一个碑,写着一定要打倒泰坦才能够通过关卡到达龙族的居住地,你们说是不是?」
  远方干榄城外,第虢军长看着远处已经集结的飞齐大军,胸口沉重得几乎要让他窒息。
  参战对他来说,已经不是头一遭,过去和飞齐甚至是泰勒迦纳的战役,他都曾经参与并且立下了不少的功绩,之前跟夏特拉对峙的战事同样是由他带领,尽管因为翔龙亦要防堵另一道泰勒迦纳的防线而导致兵力稍弱,败于飞齐的次数多过于获胜,可他的确以自己的能力达成飞鹰将军的吩咐——将敌人挡在翔龙跟飞齐的国境上,始终不曾让飞齐的军队进入过去未曾被侵略的领地。
  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即使后来丧失了两座城池,陛下和飞鹰将军也不曾责备,如今更因为阿沙多加的缘故,他将失去的两座城池收回,固守一地不退让。
  那些战役里他没有一次不紧张,因为他明白自己手中掌握着上万人的生命,但是他绝不慌张,他知道这些生命是多么的脆弱,如果他慌张,带来的将会是他永远也无法弥补的遗憾。
  然而在这一刻,他发现自己再也难以压抑心中的乱,他知道远方集结的大军里有什么样的人物,一个已有多年不曾亲自上战场,却能在一加入后就马上为了报复,领军破开干榄后方的防线,消灭辎重部队,还有整整一个城镇的无辜生命……甚至疯狂的只身深入敌境,在翔龙首都里亲手斩下陷害他弟子的仇人头颅。
  如果说四大将军里,谁的名字最能让人胆寒,那绝对不是杀人如麻的兽人将军,而是飞齐的「金色战神」。
  所有人都知道,霍克用计或许不像「不败将军」那样精湛而无从猜测,不如「飞鹰神将」迅速而踏实,也不似「圣战狂狮」那样暴虐不留活口,但是他就是有办法让敌人打从心底相信,只要他金色战神所在的军队,就绝对不会输。
  霍克的战计最让人无从猜测之处,就在于无所不用其极,可以一下子光明正大,一下子又让人咬牙切齿的卑鄙,偏偏那种卑鄙,又不是让人所不齿的那种,就像他这一次带兵直抵干榄后方,整个战略可以说是卑鄙无比,偏偏这的确是战术的一种,只能恨霍克有本事能将上千军队无声无息的带到防线后方,而自己却办不到!
  「大人……」乔一上城墙,就看见第虢手中握着刀柄,严肃看着远方敌营的模样,就算他已经隐藏得很好,但是其实内心比自己长官更沉重的乔,却很明白第虢军长此刻的心境。
  没有人喜欢对上这历史上大名鼎鼎的金色战神,他相信就算飞鹰神将本人在此,脸色也会跟第虢军长大人一样凝重。
  过去将军并非没有对上霍克过,虽然不是正式的对垒,可是乍看之下不分轩轾的几次战役,将军曾经对他说过,霍克甚至比他计高一筹,若非他有一个完全信任他的陛下,而霍克在朝中却有个不够坚定的君王跟总是反对他的左相,让霍克在调度上失了最佳先机,要不然……
  「要不然」三个字后面,将军大人并没有多说什么,不过他们都知道那没说出来的话代表着什么意思。
  「没事的。」第虢军长看见乔,安慰的笑了一下。「我还没有那么不争气,要和霍克一战的勇气还是有的,我只是怕,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哪里疏忽了,会让这些兄弟们增加更多的伤亡。」他不是不惧怕死亡,只是跟自己的死亡比起来,背负一身的愧疚活下去,他不晓得哪一样会比较痛苦。
  「就算牺牲,我们对您也不会有任何怨怼。」乔是尊敬着眼前这一位长官的,尽管这一位长官的官职不伦不类,尽管大家都清楚第虢军长既非声势显赫的贵族,也没有多大的权力跟财力,可是知道的人都明白,与那些从来不曾真正踏进战场上的贵族相比,第虢军长才是一位真正值得尊敬的长官。
  翔龙的贵族都是以战功一步一步往上爬居多,可是其实他们都明白,其中有不少人的战功原本应该是记在部下的身上,而部下累积的战功,让许多人借着机会爬上权力顶端。就算是自己,恐怕将来也免不了会占去一些部下的功劳,而家族里的人会说,能训练出如此优秀的部下,身为长官自然是功劳最大的那一个,能够让部下获得战功,长官自然也会被称赞用计得宜。
  只有军长大人不贪权位,在他的手下谁该拥有最大的功劳,都将是那一位勇士所得。
  这样的军长不管在哪里,都是格格不入的,这也是为什么即使有将军大人的赏识,第虢军长仍然无法在权力之路上获得任何成就的原因。
  听见乔的回答,第虢只是一阵苦笑,这其实是他最怕听见的一句话。
  有多少的士兵是因为秉持着这样的理念而牺牲的?
  再一次望向敌军的阵营,密密麻麻的飞齐军队整齐且训练有素的驻扎着,之前他知道霍克已经到达军营的时候,内心原本就很难镇定下来,而今天一大早他获得的消息,更让他整个喉咙都苦了起来。
  飞齐的金色军团已经到达军营,这飞齐最强悍的骑兵团,动员了将近一半的数量,让他清楚明白,在稍微平静了一段时间的战局后,准备迎接的将会是这许多年来最强的一波攻势。
  金色军团——隶属于金色战神指挥,却只受飞齐国王调度的军队,在霍克的指挥下建立无数功绩,但也因为调度权在国王的手上,让他们的战绩始终无法到达颠峰。
  飞齐的国王因为这样的制度,从来不担心他的将军们有那个胆子背叛,也因为这样的制度,让他一统大陆的心愿迄今都无法达成。
  而对于这样对待他的君主,霍克似乎不但没有什么反叛之心,甚至连不满也少有,他只是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让人觉得他不是甘于平淡之辈,又非汲汲于名利者,这算是一种忠诚吗?
  突然间,不晓得为什么,第虢军长觉得一位堂堂的飞齐大将,跟自己之间在某种程度上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关连,好像彼此并不是真的那么遥不可及。
  「有坏消息自然有好消息,想听吗?」压抑住心中最后的一点不安,第虢军长悄声的对身边这一位与他一样面色凝重的后辈说。
  「什么好消息?」乔稍微平复一下脸上的神色,他了解自己绝对该在控制表情上多下点功夫。
  「将军快要到了。」
  「真的!?这真是太好了!」与其让他们跟金色战神对垒,还不如让有经验的将军来统筹,他们不论是谁,短时间内恐怕都还需要多努力,才有机会跟上这些伟人的脚步。
  「是啊!真是太好了……」第虢点点头,又看了远处的敌营一眼,慢慢回身走下城防,在下城防时,他忍不住抬头看向翔龙内地的方向,而后面对自己心中赤裸裸且自私的渴望。
  如果可以,他多么希望此时的自己是在妻子身边,而不是在这边疆小镇……
  

资源下载解压教程;②点此申请分桃会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访问新版分桃 fentao.io 建议使用谷歌/火狐/Edge等浏览器~  微博: @分桃LG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