怯怯

「今晚没有星星,只有我的灯塔」
陈则悉x陶尔
平淡日常,偶尔撒泼。
略走心,微走肾。
****

*1
我和陈则悉上床了。

连套都没有戴,要是他有什么病,那我估计也够呛。

名字是上完床后我趴在床头抽烟的时候他告诉我的,他捏着我的手在我手心里写写画画,名字的笔划比他这个人还复杂,我一合上手掌,他就被我捏死在了手心。

他问我的名字时我撒谎说自己也姓陈,叫陈曦。他看了我一会儿,没信,手指伸进我的屁/眼里面搅,问我到底叫什么。

我扭着腰说我叫陶尔。

说完他也没有把手指抽出来,而是换成了他的那根东西,捅进来又操了我一顿。

说起来我和他还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在酒吧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想跟他上床,想他跪在我面前舔我的鸡/巴,光是想我就能硬。

我对自己很自信,这种自信倒不是因为我长得还算不错,而是和我上过床的男人都愿意搞我第二次。

但是陈则悉看起来不像那种见我就会扑上来的男人。

他从头到尾都没把眼神放在我身上。

不过最后还是拜倒在了我的西装裤下。

他那张清心寡欲的脸上写着“别来烦我”,早上起来的时候我还以为会看到床头上的一沓钱和空的半边床铺。

结果起来钱没有,他还睡在我旁边。

明明昨天我更累,他却醒得比我还晚。

我要不溜了算了,省得等他醒了跟他大眼瞪小眼,怪好笑的。我还是习惯被人丢在酒店慢悠悠地穿衣服,出门去路边买点豆浆油条什么的。

陈则悉醒过来第一件事是捏着我的下巴看,也正常,我长得是挺好看。

“昨晚哭那么狠,我还以为你眼睛会肿。”他端详片刻后说。

我昨晚哭了吗?

我想不起来,他的那根东西那么大,把我/操哭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他翻身下床,全身赤裸,那么大一根东西就在我面前微微地荡,我以为他要压着我来一发,结果这人穿上了衣服,扣子还扣到了最顶上那颗。

嗤,浪费我表情。

陈则悉问我想吃什么,我说要吃西街的豆浆和东街的油条,他拿着外套顿了顿,说,我去买点粥。

然后就关上了门。

那你问我干什么,神经病。

买粥就算了,还是没有味道的白粥,我看着清汤寡水的早餐顿时没了胃口。

“喝一点。”

陈则悉打开盖子,热气腾腾的粥就摆在面前。

“你是出家人吗?”我很嫌弃这碗没有油水的东西。

“出家人昨晚会操得你哭吗。”陈则悉平静地望着我。

那确实不会。但万一陈则悉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呢。

不过陈则悉说起粗话来就像他上我的时候一样迷人。

勉强喝了一口,跟白开水差不多。

再喝一口就想骂娘,你妈的跟饥荒年分粥似的,唯一的不同可能就是我的粥没那么清。

陈则悉说他要去上班了,看了看钟,我也该上班了。

衣服还是昨天的,衬衫崩掉了两颗扣子,都怪陈则悉,这人看起来挺斯文,欲/火上头了就开始撕我衣服。

还好是上头挨着的两颗崩开了,不至于袒胸露乳,就是脖子上的吻痕难遮,虽然我不要脸,但上班还是要注意形象,所以我和陈则悉换了衣服。

他的衣服穿在我身上很大,我的衣服穿在他身上有些紧。

陈则悉说送我,我拒绝了。

炮友就应该早上起来六亲不认连个照面都不打地拜拜。

我还破天荒地跟他一起吃了个难吃得要死的早饭。

我自己坐地铁去了公司,踩点打卡,这个月的全勤奖暂时保住了。

“陶尔!”方小鱼叫我。“过来过来!”

“看到没,林安得艾滋了。”他一脸惊奇举着手机给我看热搜,上面是记者们偷拍的有些模糊的照片,上面的男人带着鸭舌帽和口罩,全副武装地站在医院门口。我记得这人好像是个挺出名的男明星,之前公开出柜的时候方小鱼也是这样叫我过来看,说他可真勇敢,作为一个明星,不畏世俗的眼光,大胆公开自己的性取向。

身为同类,我有一种敏锐的直觉,我说这不一看就是个gay,还需要出柜吗。

“你可要洁身自好啊。”方小鱼语重心长。

他是公司唯一一个知道我是gay的人,刚开始他还怕我爱上他,我指着苍天发誓一辈子也不可能看上他,终于取得了他的信任。

我是gay,不是傻/逼。

方小鱼还是个处男呢,又直又处。

“我干净得很。”我坐下来打开电脑。

其实我不干净,由内到外,不过被陈则悉干过的地方还是干净的,他有帮我清理。

*2

丁成晖叫我过去打印资料的时候其实我不太想去,使用过度的屁股还在隐隐作痛,而且他总喜欢揩我油,有时拉我的手,有时候搂我的腰。

我不想跟他上床,所以严格地说,他这是性骚扰,毕竟我不享受被他碰,还觉得有点烦,但他算是我的直属上司,为了能够在公司里继续低调地划水,出卖点色相也没什么。

“尔尔,你今天很漂亮。”他在我旁边说。

他瞎了吧,我里面的衬衫不合身,外套还有些皱皱巴巴的,也不像女孩子那样出门抹个口红什么的,照镜子的时候我差点以为被陈则悉严刑拷问了一晚上。

“谢谢。”我说。

当他还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我走出了打印室,和不喜欢的人共处一室让我很不爽。

“丁总监又叫你去啊?”方小鱼看看打印室门口,做贼似的把头伸过来。

资料落在地上散得到处都是,我低头去捡,含混不清地“嗯”了一声。

“我就说吧,他八成是喜欢你。”方小鱼自说自话,“你完全可以踩着他往上爬了啊。”

这个市侩的小直男。

出卖身体就能升职感觉也挺好的,如果对方是陈则悉的话就更好了,像他这样优质的1,被潜规则也是我赚了。

“要不你去?”我微笑道。

“我?!”方小鱼一脸惊恐地后退,“我他妈喜欢妹子!”

那不就得了。

我还喜欢陈则悉那一卦的呢。

靠,上班一小时,想到了陈则悉两次,一晚上能把我记忆力都操进步了,陈则悉果然不一般。

今天没什么事,其实每天我都还挺闲,丁成晖对我上班摸鱼一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揩了我那么多油,这是等价交换。

晚上有聚餐,本来打算去酒吧钓鱼,看来泡汤了。

我坐在丁成晖旁边,他一直给我夹菜,自己顾不上吃,其他同事都说丁成晖照顾我,只有我和方小鱼知道这种照顾的特殊原因。

他不仅很照顾我,还很想操我。

要问我怎么知道的——

他脑子里那点下流事儿就差拿着喇叭到处喊了。

都写在脸上。

男人么,无非那几样东西,名利和性。

丁成晖开始灌我酒,可惜我酒量不错。醉倒没醉,就是有点尿急,趁他们聊得热火朝天,我去了趟厕所。

刚放完水就有人进来了。

“尔尔。”丁成晖站在我后面叫我。

“总监确定要这么一直看着我撒尿吗?”我半眯着眼,有点无语。

在我准备收鸟拉上裤链的时候,丁成晖凑过来亲上了我的脖子,手里还攥着我的鸡/巴。

我躲开他的嘴,想要拉开与他的距离,结果因为力气小被他拉进了隔间。

我被迫贴着墙,丁成晖开始脱我的裤子,嘴里还在叫尔尔。

我心里冷冷地想,你也配这么叫我。

我也不是第一次被强,但我不喜欢,甚至很恨。

那种被钳制住动弹不得的感觉让我觉得自己就像一条砧板上的鱼,刀随时都会落下来,而我只能努力用尾巴拍打冰冷的砧板。

有人可能会觉得我就是个婊/子,里里外外都脏透了,还要装纯情,其实就是想被干得上面和下面的水一起流。

真狭隘,婊/子就不能选择被谁上了?

总之我就不想被丁成晖干,就算他长得不赖。

但他不对我的胃口。

所以今天婊/子不营业。

我手肘往后用力一顶,丁成晖的动作被打断,撞上隔间的门,痛苦地闷哼一声,另一只手还握着我的胳膊。

“滚开!”我低吼一声,想要打开门出去,又被丁成晖拖回来,他今晚喝了酒,胆子比平时大了不少。

“尔尔你听我说!”他嘴巴贴在我耳朵边,呼出的热气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人恶心起来的时候就没蟑螂什么事了。

“听你妈,撒开!”

要是现在有把刀,我真的会毫不犹豫地插进他的肚子里。

“陶尔?”

我和丁成晖都愣住了,这声音不像我的任何一个同事,隔间的门从外面打开。

是陈则悉。

我被另一个男人抱在怀里,裤子褪了一半,屁股敞在空气里,虽然看不到自己现在什么样,但我估计好不到哪里去。

我看见陈则悉皱了下眉,我心里莫名开始打鼓,陈则悉该不会觉得我是出来卖的吧?

我赶紧抓住他:“带我出去!”

丁成晖还攥着我的胳膊:“陶尔,这是谁?”

我不知道怎么说,陈则悉充其量也就是跟我干了一炮,算不上是我的谁。我心中没什么把握,我和陈则悉的关系好比一根在风中摇晃的蛛丝,风稍大点儿就能断,他犯不着为了我和别人结梁子。

“你又是谁?”陈则悉对着丁成晖道。

“我是他的上司。”

陈则悉打量了我们一圈,讽刺道:“上司和员工在厕所里谈工作?”

丁成晖脸色很差,毕竟工作没谈成。

我很会审时度势,一下蹿到陈则悉身边,抓着他的衣袖想赶紧走,丁成晖还想伸手拉我,陈则悉挡在我面前。

“你不是问我是谁吗?”陈则悉声音不大,但震慑力十足。

“我是他男朋友。”

闻言丁成晖猛地抬头,我也愣了。

陈则悉揽上我的肩膀,独占欲十足,“现在我们可以走了么?”

走的时候没跟任何人打招呼,我的手腕上还有刚才扭打留下的红痕,不知道磕到了哪里,破了点皮,陈则悉去附近的便利店买了酒精和便利贴,涂的时候我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男人的审美有问题,我看着创口贴上的海绵宝宝想。

被灌了酒,多少还是有点晕乎,然后想起刚才他一本正经地说自己是我的男朋友,终于没忍住靠在他肩膀上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他原来是个演技派。

“笑够了吗?”陈则悉问。他的长相很凌厉,只是微微一抬眼就让人觉得凶,但是我不怕,因为他刚才还帮我贴了创口贴,动作轻得我看了都着急。

我咳嗽几声也不起来,赖在他身上,像张翘起一个角的狗皮膏药,但陈则悉不打算撕掉我。

“你怎么会在这儿?”平静下来之后我问。

“和朋友来吃饭。”

“嗳,那你就把你朋友这么丢下了。”我抱着手臂问。

陈则悉似乎不担心,审视般的目光舔过了我的眼皮,游到我的下巴尖儿,最后停在了锁骨的小窝里。

“本来也没什么事。”

他说得很轻巧,我又莫名其妙想笑,就算没什么事,他也因为我把这些小事抛下了,在这道选择题里,我是被他选中的答案。

陈则悉估计没想到自己寥寥几个字,直接让我在心里为他张开了腿。

资源下载解压教程;②点此申请分桃会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访问新版分桃 fentao.io 建议使用谷歌/火狐/Edge等浏览器~  微博: @分桃LG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