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野(下) 作者:巫哲

☆、第101章

三模之后的烤肉大餐,吃得非常爽,非常愉快,顾飞拦都拦不住他一盘盘地往回端肉,不让端就瞪眼要急,仿佛之前五年他吃的都是白水青菜。
还好没拉肚子,就是接下去好几天他都有些食欲不振,不是吃顶着了,而是吃什么都不如烤肉有劲。
鉴于烤肉这种可怕的副作用,一直到高考前,顾飞都没有再带他出去吃大餐了,在家自己,爱吃不吃都是这些。
不过蒋丞的适应能挺强,大概是复习太投入的原因,无论吃得欢不欢实,反正给什么都能吃完。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六月,高考倒计时变成了个位数。
“今天我要去理个发。”蒋丞看着讲台上这几天已经不说复习和考试了的老师。
现在老师都开始让大家放松,卷子基本已经不做了,只是让大家放松,把已经背了记了这么久的知识点过一遍。
“还让发型总监果子狸帮你弄吗?”顾飞问。
“嗯,”蒋丞揪了揪前额的头发,“上回他理得还行……还有今天下午我想跟二淼玩会儿滑板。”
“好,我让她过来等我们,”顾飞拿了手机出来,“她要高兴坏了。”
“好久没陪她玩了,我都担心她不想理我了,”蒋丞抓抓头发,“都会算七乘九了我还没表扬她呢。”
“不用表扬,”顾飞笑了笑,笑容里有些无奈,“她就是自己胡乱拿了个口诀表玩,一一得几她也算不出来。”
“是么,”蒋丞看了看他,“没事儿,起码会问这些了,就得表扬。”
“那你表扬她吧,给她买点儿吃的?”顾飞偏过头。
“是不是说上次买的果冻她很喜欢吃?”蒋丞问。
“……上次?”顾飞愣了愣。
“就是……”蒋丞想了想又笑了,“啊,是过年的时候了,我靠这么久了?”
“啊,”顾飞伸了伸腿,“好几个月了,你这一头扎进复习的洪流里,洪流一日,人间仨月啊。”
还真是没什么感觉,这个学期就这么过完了。
高中的最后一个学期,就在天昏地暗的复习里过去了,甚至没有来得及细细品味,就已经消失了。
日子一旦冲起来,还真是……追不上也拉不住。
觉得总也过不去的那些时光,偶尔回过头的时候才现都已经在身后了。
痛苦的,迷茫的,挣扎的,惊喜的,开心的,不舍的,所有在当下都觉得不会过去的那些情绪都已经在身后了,有些过去了,有些是一次次往复的循环。
比如跟顾飞在一起时的那些安心和快乐,他趴到桌上,侧过脸看着顾飞。
每一天的快乐都会过去,每一分每一秒,都会再有新的快乐出现。
在他这里,痛苦和迷茫是一段直线,走一步少一步,而快乐是个圈。
下午放学前老徐又到教室里来安抚大家,考前这几天要放松,早睡,不要再大强度地复习。
看着老徐脸上跟大家一样有些疲惫又有透着紧张和兴奋的表情,再看着他头顶上的个位数倒计时,蒋丞打了个呵欠。
放松吧,他已经拼了这么久,且不说他从来不扭头去后悔,就算要后悔,这大半年来也没什么可后悔了。
可以放松一下,缓一缓神经了。
比如跟顾淼玩玩滑板什么的。
一出校门,就看到应该是在门口等了挺长时间已经百无聊赖了的顾淼。
顾淼依旧是一脸冷漠地坐在人行道的栏杆上,顶着李炎给剪的那个酷炸天的发型,旁边靠着她的滑板。
他们出来的时候,顾淼把板子一踢,跳上去就冲到了他们面前。
“二淼!”蒋丞弯腰笑了笑,这一弯腰他才猛地发现,顾淼似乎长高了,他弯腰的幅度比以前要小了,他转过头看着顾飞,“她是不是长个儿了?”
“嗯,”顾飞点点头,“就这半年长了快十公分,去年夏天的衣服穿不了了。”
“我这阵儿复习太忙了,”蒋丞又看着顾淼,“都没时间跟你一块儿玩,你长这么高了我都不知道呢……这条九分裤很帅啊。”
“这是短了的长裤。”顾飞在旁边说。
“……还是很帅。”蒋丞打了个响指,竖起拇指。
顾淼心情不错地给他也回了一个,然后往旁边一蹬滑板,冲他招了招手。
“拿着。”蒋丞把书包扔给了顾飞,跟着顾淼跑了出去。
最近天气不错,初夏里温暖却不炎热的感受,踩在滑板上往前飞驰的时候,蒋丞有种透体舒畅的感觉,细细的风束贴着皮肤滑过,闭上眼能想象出它们的形状。
跟顾淼轮流踩着滑板一直冲到了街口,蒋丞脑门儿上都一片汗了,顾淼脸上也都是汗水和她胡乱抹脸留下的黑道子。
“擦擦脸。”蒋丞跳下来滑板,拿了张纸巾递给她,然后回头看了看。
顾飞骑着车,一只手还拖着他的自行车,慢慢蹬了过来。
“玩得挺投入啊?”顾飞腿着地,“我这后勤部长是不是挺合格的。”
“我忘了,”蒋丞笑着接过自己的车跨了上去,“二淼,我拖你过去怎么样?”
顾淼偏了偏头,一脚踩着滑板看着他。
“走!”蒋丞一蹬车,窜了出去。
身后顾淼很快跟了上来,冲到了他前面,回头还冲他吹了声口哨。
“小样儿!”蒋丞啧了一声,猛蹬了几下超过了她。
不过就在他超过去的瞬间,顾淼一把抓住了他后座的架子,借着惯性用手一压,齐着他车头滑了一段。
“厉害!”蒋丞喊,“我们去买果冻好不好!”
顾淼转头的时候眼睛一亮,很快减速拉住后座架子,不再往前冲。
俩人带着顾淼去超市转了一圈,买了一堆零食回到店里的时候,李炎正坐在收银台后边儿仰着头睡觉。
听到他们进来,李炎睁开了眼睛:“大爷们!求人办事儿能不能有点儿态度啊!”
“不好意思,”蒋丞把一堆零食放到收银台上,拿了一个果冻递给他,“给二淼买吃的去了。”
“我□□还巴巴儿带了一堆菜过来,”李炎接过果冻,“结果还要负责看店。”
“我妈呢?”顾飞问,“下午不是还在呢么?”
“我一来她跟她男朋友就出去了,”李炎剥好果冻给了顾淼,“哎,这人是不是挺长时间了?一直没换?”
“嗯,”顾飞应了一声,“你在这儿吃饭吗?”
“不了,我给蒋大爷理完发还有约会。”李炎说。
“哟。”顾飞看着他。
“怎么?”李炎斜眼儿瞅着他,“我有个约会很哟吗?虐狗虐一年了,还不让狗反抗啊?”
“理发。”顾飞说完带了顾淼去后院洗手洗脸。
李炎理发还是很有一手的,技术比不少看上去很牛逼的店里的tony、jim、kevin、peter们都强。
“你随便去个什么店,都能混个总监吧。”蒋丞闭着眼说。
“去个屁,”李炎正在给他修刘海,“没玩够呢。”
“哦。”蒋丞觉得这个理由非常充分。
“蒋丞你皮肤挺好的,”李炎说,“怎么压力这么大你都不长痘呢?”
“说明我压力不大。”蒋丞说。
“吹牛逼吧你就,”李炎说,“这一天天的背书背得眼神儿都不聚焦了,上星期我路上碰见你了,你看到我没?”
“没有,你没叫我一声么。”蒋丞笑笑。
“瞅你那样我就没胃口叫了,迷迷瞪瞪的,”李炎说,“今天看着还行,是不是准备要考了,就能放松点儿了?”
“嗯。”蒋丞应了一声。
“好好考,考个牛逼分,”李炎说,“我长这么大还没听说过这片儿有人考出过什么好成绩的,上个二本都算祖坟冒烟了。”
“好。”蒋丞点点头。
“别动,一会儿给你剪豁口了,”李炎想想又叹了口气,“其实要说起来,你也不算钢厂的人,真考好了,算钢厂和四中减了个便宜。”
“我不算这儿的,我能算是哪儿的呢?”蒋丞笑了笑。
李炎没说话,继续一点点用刀给他削着头发。
过了好一会儿,才又说了一句:“顾飞人真挺好的。”
“嗯。”蒋丞应了一声。
“从小到大不容易,现在也不容易,”李炎说得很快,估计是想抢在顾飞进来之前说完,“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跟你……反正我就想说你要去了学校有什么别的想法我们不会放过你。”
“嗯?”蒋丞眼睛睁开一条缝。
“组团削你。”李炎说。
“……知道了,”蒋丞愣了愣笑了,“我知道了。”
考前这几天过起来反倒比之前连轴转的复习过得要慢,也许是因为大家都拼到现在,是好是坏就盼着7号快点儿到了。
越是盼,时间就过得越慢。
但突然到了去看考场的时候,气氛又一下猛地再次被紧张情绪淹没了。
“我是无所谓了,快考吧,早死早超生吧。”王旭一脸坚毅地说。
他之前一直希望能跟蒋丞或者顾飞在一个考场,说是看到他俩心里能踏实点儿,但没能如愿,于是每天这句话起码得说五遍,见了蒋丞和顾飞就说一次。
蒋丞虽然一直没说出来,但也跟王旭的想法差不多,不同的是他的希望里没有王九日队长,只有顾飞。
但是虽然城市不大,高中也没几所,这样的机率还是太低,所以最后知道他跟顾飞在同一个考点同一层的两个考场时,他的心情还是非常愉快的。
看考场就像是给每个人的心里刷上一新的一层紧张,身边沉默的人,脸色严肃的老师,在考场守着的巡视老师,陌生的环境,大概是因为这么长时间来大家都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猛地看到完全不熟悉的战场时,所有的一切都让人心里有些慌乱。
“今天晚上你要一刻不分开地守着我,”看完考场回去的路上,蒋丞骑到一半突然捏了捏闸,“我有点儿害怕。”
“嗯,我守着你。”顾飞点点头。
“你害怕吗?慌吗?”蒋丞看着他。
“废话,当然怕啊,”顾飞笑了,“所以我也想贴你旁边,踏实点儿。”
“我之前说过,无论在哪里,我都能证明自己,”蒋丞说,“眼前我能证明我自己的方法就是考好,我一定得考好。”
“你都不需要超常发挥,你只要正常发挥就可以了,”顾飞说,“这么长时间了,还不了解自己吗?”
“不了解,”蒋丞皱皱眉,“你了解吗?”
“还行吧。”顾飞笑了。
“那就行,你了解的话,我就不管别的了,”蒋丞继续往前骑,“你了解就行了。”
“今天晚上不复习了吧?”顾飞跟上他。
“嗯不看书了,”蒋丞说,“冥想。”
“想什么?”顾飞问。
“就把所有脑子里的东西整理一遍,”蒋丞说,“盘腿往那儿一坐,唰唰唰,放电影似的都过一遍,以便明天考试的时候查找。”
“那我也冥想吧,”顾飞说,“盘腿往那儿一坐,唰唰唰,把你这段时间背东西的样子都过一遍,以便明天考试的时候瞎猜。”
“你明天,超常发挥一把吧。”蒋丞笑了笑。
“好。”顾飞点头。
这天晚上跟平时没有太大的不同,顾飞先回家跟顾淼会面,陪她玩了一会儿就过来了。
蒋丞已经把冰箱里的菜拿了出来,很勤快地都洗好切好了。
“怎么样?”蒋丞一手叉腰,另一只手往菜上一挥,“是不是很完美!”
“是,非常完美,”顾飞从身后搂住他,在他脖子上蹭着,“我就问问啊,芹菜白菜洋葱青椒,你打算怎么配啊?”
“芹菜炒肉,白菜炒肉,洋葱炒肉,青椒炒肉,”蒋丞想都没想,“再来个白菜肉末汤,四菜一汤有荤有素。”
“行吧,按您的来,今天吃清淡一点儿也行。”顾飞松开他,走到案台前开始忙活。
蒋丞退到后面,靠着墙,看着顾飞的背影。
明天的考试他这两天其实想得并不多,倒是脑子里总会闪过这个暑假之后的事。
新的学校,新的环境,新的生活,以及没有顾飞在身边的新的不安。
他不是一个容易不安的人,但这一年多发生的事实在太多,如果没有顾飞,他不知道现在的自己会是什么样,而“顾飞在身边”这样的状态,他已经习惯了,抬头有顾飞,转身有顾飞,伸手有顾飞,睁眼闭眼都有顾飞。
一旦这样的稳定被打破,他不知道自己要用多长时间来适应。
而眼下这样的温馨,他一秒钟也不想错过。
顾飞做菜不怎么好吃,练了这么久也没什么长进,做菜的动作都还能看得出来此人水平不行,啧啧,自己是怎么做到这么长的时间就吃他做的菜还吃得这么美滋滋的。
果然就是爱情的力量啊,能让人味觉失灵。
吃完饭之后他俩也没干别的,进了卧室,把窗帘拉开了,坐在床上,面对着外面黑色的夜空开始冥想。
一本正经的,闭着眼,盘着腿儿,一开始顾飞还弄了个双手合什,往蒋丞那边看了一眼之后才乐了:“哦,冥想不是拜佛啊?”
“……你想拜也行啊,”蒋丞乐了,“我也就是这么一说,其实就是闭眼静心琢磨琢磨这段时间复习的内容。”
“行吧。”顾飞把手放到腿上,闭上了眼睛。
蒋丞继续在脑子里按不同的科目把一个个知识点再回忆一次。
脑子是个可以转得很快的小玩意儿,不过要把一个科目撸完一遍,花费的时间也不少。
蒋丞刚把历史开了个头,就听到旁边咚的一声,床垫都跟着震了好几下。
转过头的时候他发现顾飞倒在了旁边睡着了,一条腿还保持着盘腿的姿势。
“我靠。”蒋丞对着顾飞一通乐,边乐边拿出手机来拍了好几张照片。
笑成这样了,顾飞最后也没醒,睡得很沉。
蒋丞放好手机,轻轻叹了口气,过去把枕头塞到了顾飞脑袋下边,又扯了毛巾被给他盖上了。
“辛苦了男朋友。”他在顾飞唇上亲了一下。
这一段时间以来,顾飞虽然没在复习上花太多精力,但在伺候他复习上花费的精力着实不少,明天终于要考试了,顾飞最后一根绷着的神经估计也就松掉了。
他倒头就睡的样子,蒋丞还是第一次看到,盯着看了很长时间。
帅啊,啧啧。
这一夜蒋丞也睡得很沉,有一种磨刀千日终于要手刃仇人了的安心感觉。
而且由于过度安心,早上手机定的闹钟响了他都没听到,一直到顾飞把他推了个翻身,他才一个激灵地突然清醒,从床上直接一蹦,站到了地上。
“……少侠好身手啊?”顾飞被他这动静吓了一跳,坐床沿儿上都愣了。
“迟到了?”蒋丞瞪着他。
“没有呢宝贝儿,”顾飞站起来把他拽进怀里搂着搓了好一会儿后背,“现在洗漱完了吃完早点我们走路到考场都来得及。”
“哦,”蒋丞松了口气,顺势往他身上一靠,“吓我这一跳。”
早点顾飞已经买回来了,包子油条豆腐脑,为了保证不出意外,都是他们平时吃惯了的那些东西。
吃完东西正要出门,蒋丞的手机响了,老徐打来的:“不要急,我已经在考场门口等你们了,身份证别忘了拿,早点别吃太饱,别吃凉东西……”
“嗯知道了,”蒋丞说,“徐总,你这是一个一个挨个打电话通知吗?”
“是啊,”老徐说,“鲁老师在那边考场也一个一个打电话呢,年年都有丢三落四的。”
丢三落四不会,蒋丞昨天就把他和顾飞的东西都准备好了,虽然就是张身份证,还有一小瓶撕了包装的水,他也反复看了至少三遍。
“还带本书路上看吗?”出门前顾飞问他。
“不带了,”蒋丞拉开门蹦了出去,“这会儿也看不进去了,越看越迷糊。”
“好,”顾飞关好门,“走,打个车过去。”
俩人溜达着走到路口,蒋丞刚想看看远处有没有车过来,就听到身后有人叫了他一声:“蒋丞?”
他愣了愣,这声音陌生却又似乎听过,转过头的时候有些吃惊地看到了站在他身后几米远的李倩。
“你……怎么在这儿?”蒋丞说。
“我一直在这儿转呢,你电话换了我也没有你号码,”李倩笑了笑,“前两天我就在这儿转了,都碰不上你,又不好去问大飞。”
“有事?”蒋丞问。
“没有什么事,”李倩手里拿了个袋子,犹豫了一下递了过来,“你今天考试了吧,我过来给你加加油。”
蒋丞有些意外,一时都没说出话来。
“谢谢。”顾飞替他接过了袋子。
“谢谢。”蒋丞这才回过神。
“那你们快去考场吧,”李倩说,“小丞啊,你加油,好好考。”
“嗯。”蒋丞应了一声。
上了出租车之后,他才把李倩的那个袋子打开了,里面是一盒洋参含片。
“含一片吧,提提神。”顾飞说。
蒋丞笑笑,拿了一片放进嘴里,又给了顾飞一片:“我真没想到李倩会过来找我。”
“李倩高中都没上过,李保国就管李辉一个,”顾飞说,“她那会还想上个中专什么的可以离开这儿,但李保国没同意……看着你考出去,她大概会觉得安慰吧。”
“嗯。”蒋丞没再说话,握住了顾飞的手,很用力地捏着。

资源下载解压教程;②点此申请分桃会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访问新版分桃 fentao.io 建议使用谷歌/火狐/Edge等浏览器~  微博: @分桃LG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