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劫 作者:大风刮过

  文案:
  天枢星君和南明帝君有私情,被玉帝贬下凡界,
  玉帝钦点我宋珧元君下凡对他二人残酷折磨,棒打鸳鸯。
  迫于玉帝的权势,本仙君屈服了,
  下界做了个藩王世子,将文弱书生天枢星君强抢入府。
  星君啊,本仙君实在是逼不得以,
  你我在天庭上还有点梁子,你以为我想和你每晚上睡一张床么?
  宋珧元君本是天庭里的一个散仙,过著逍遥自在的神仙生活。
  谁知玉帝却降下旨意,因为两位星君私通被打入轮回历劫,
  要他下凡去当那「棒打鸳鸯」的那根大棒子。
  还以为并非什麼太艰难的任务,谁知反派还不是这麼好当的,
  命格星君给的剧本太过简略,他还得自己琢磨好邪恶第三者的台词,
  并且强迫自己适时露出不怎麼道地的禄山之爪……
  怎麼看,该上诛仙台的都是他宋珧元君啊!
  天枢星君和南明帝君本该互相辉映,是他凭空介入乱了天数。
  衡文清君注定与一头狐狸共历情劫,由他牵桥搭线,终让此情得生。
  所以他永远只能是别人故事里的配角,不是打鸳鸯的棍,就是过河用的桥,
  不只注定是个永世孤鸾的命,现在要面对的,还是灰飞烟灭这样的结局。
  凡人死的时候似乎会有幻觉,可他为何在灰飞烟灭之前,也产生了幻觉了呢?
  当再有意识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竟变成了人人喊打的某种昆虫……
  第一章
  “少爷。”王头儿看着我,红黑的面皮上有两三个肿包,络腮胡子稍上汗珠摇摇欲坠。
  现在虽然立了秋,中午的日头丝毫不比三伏天的弱。秋蝉扯着嗓子叫,地上的热气腾得脚酸。
  “少爷,小的们奉少爷令在这里埋伏一上午,究竟有什么任务可待,还望少爷明示。”
  我捏死一只正在脸颊上喝血的蚊子,抹了一把潮汗,阴恻恻一笑。
  “少爷我今天要劫一个人,就从这条道上过。等车马一出现,你们蒙了脸冲出去,务必活捉。”
  第二章
  我本是天庭的一个自在散仙,虚受封号广虚元君。因为封号拗口,天庭上的仙都喊我宋珧元君。
  宋珧是我未成仙前的本名。
  我在凡间为人时,也是个闲散自在的人。那时候少年气盛,招摇过市徒做风流,本来和道字八竿打不到一撇。某一日,太上老君开炉取丹时不甚手滑,落了一颗金丹下界。金丹正好落入集市某面摊的汤锅,面摊老板只当是块天降的鸟屎,拿大勺子将汤锅一搅,连面带汤水盛了一碗。
  不幸吃面的那个客人,就是我。
  我现在都很钦佩自己当时熊熊饿火的浓烈,居然烧花了我的眼,老鼠屎大的金丹就那么被我顺着汤水咽了。
  于是当天晚上,金乌西沉广寒初现时,我顶聚三花,足涌祥云,飞升了。
  从此成了个仙。
  仙使引我去灵霄殿拜见玉帝时,玉帝道:“仙有仙根,一者是修来的,二者是生来的,还有一者是捡来的。”
  白捡来的神仙没有号可封,天庭的诸公便就着名字喊我一声宋珧仙。凡间极东的一块地从田变海又从海变回田了好几遍后,承蒙玉帝抬举,赏了我一个封号广虚元君。众位仙僚们喊宋珧仙早喊熟了口,看见我这张脸怎么也吐不出广虚两个字来,都称我宋珧元君。一来二去,连本仙君自己都把那个封号忘了。某一日,东华帝君设茶宴,下了一张文绉绉的帖恭请广虚元君仙趾,我拿着帖对送信的青鸟道,“广虚元君是哪位,怎么错把帖发到我宋珧元君府了。”
  凡间有俗话说,逍遥自在好似神仙。天庭仙友众众,光阴只是浮云。一日复一日,直到某天,太白星君到本仙君府上,说玉帝有秘旨命他转传与我。玄率府的后花园,太白星君在云霭浮动处向我道,天枢星君与南明帝君因私情获罪,已被玉帝在诛仙台斩断仙根,打下凡界了。
  千百年未听过如此稀罕事,本仙君自然要先一怔,然后当然要问最要紧的一点,“是天枢星君与南明帝君私情……不是他两位都引诱了仙娥……?”
  金星默不做声。
  本仙君汗颜一笑:“也便是凡间的断袖了……”此事寻常见,本没什么可稀罕。稀罕的是,居然是那位天枢星君和南明帝君,啧啧,南明帝君平日端着一副肃穆的高高在上架子,天枢星君一派清雅无尘的形容,二位一向不屑将我这白捡成的仙放在眼中的上君,怎的生出这种事来?不过将这两人的凑在一处,却是十分合衬。
  金星道:“两君之罪,尚不能如此了结,玉帝仁慈,给他们一个补过的机会。让其落入凡尘一世历尽情劫。倘若能看破心魔幡然悔悟,仍可再修仙道重入天庭。因此玉帝降旨,请广虚元君也入凡尘走一趟。”
  我愕然,“为甚么?”
  金星捋须一笑,“玉帝思来想去,到凡间设劫惩戒,交与元君最妥当。”
  我明白了,本仙君与南明帝君天枢星君都有些过节,玉帝老儿一定是相中我这一点。
  我拧起眉头,叹息道:“我与两位上君相交千年,怎能忍心设劫为戒。”
  金星道:“玉帝曾与本君道,元君下界自染凡尘点透仙友,待返天庭后,拟降旨褒奖,亲封广虚天君。”再掂须一笑,“天枢和南明回了天庭,初为散仙,还当由天君引递开导。”
  玉帝的条件开得不错,下界一趟,本仙君能捞到个上君的封衔做,都说做神仙清净无为,偶将浮衔一升,不失为一件快事。我再叹息道:“也罢,虽受一世情苦,点出无上仙法,同为仙友,只得忍下心痛,勉强为之。”
  六七日后,玉帝又派命格星君教导我此番下界当做之事。
  玉帝在两君贬落凡间时,就在凡间给我准备了一副躯体。我要唱的那个角儿,是南明和天枢情路上的一座挡路山,一根棒打小鸳鸯的大棍。南明帝君此生是一介英武不凡的勇夫,天枢星君生做一位孱弱文秀的公子,月老在两人的名字中间扯了一根手指粗的情线,打了个大大的死结。
  两人从少年时开始情根深种,你情我怨山盟海誓海枯石烂。本仙君便负责在半路中插进一杠子,他两人合时我拆散,互传音讯我打断,生不得见面,死不能聚首。
  我将这出烂戏在心中横竖琢磨,怎么琢磨都觉得我才是那个该上诛仙台的。
  又十几日过后,下界的时辰已到,众仙友送我到南天门。我在天门外携起衡文清君的手,“这一趟去,数日便回,府里的琼露可给我留着些。”
  衡文清君眯起眼笑:“放心,定留着给你接风。”将手在我肩上一拍,凑近了些,“只是你这次下去,千万要固本守元,稳住仙性,和天枢星君夜夜同床共枕,万不可动摇仙根。”
  我怔道:“什么?”
  衡文清君一副清雅嘴脸笑得败絮尽现,“还装,全天界那个不知道,你宋珧此番化成的那个藩王公子要假做看上了天枢星君,玉帝为罚他连相思都不得时辰,命你将他困入府中后日日在其左右,夜夜同榻而眠。”
  玉帝诓我!命格星君分明没同我提我此事!
  衡文抬袖拦住我去路,“你做什么?”
  我点气格他封势,“去找玉帝,此事我不做了!”玉帝个老儿,诓我和天枢同睡!
  衡文道:“事到如今才说不做,早由不得你了。”幸灾乐祸一笑,劲风袭来,本仙君一个立足不稳,倒扎跟头翻下天门去。
  

资源下载解压教程;②点此申请分桃会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访问新版分桃 fentao.io 建议使用谷歌/火狐/Edge等浏览器~  微博: @分桃LG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