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肌肤相亲的第一个晚上

  我知道我并不算帅,顶多也只能算比较英俊,皓东喜欢打篮球,他也经常邀我一起去,但我不并喜欢打篮球,对于体育运动,我比较喜欢乒乓球和田径,因为中长跑是我的强项,记得学校在新生中选拔田径运动员的时候,我很轻易地以2分18秒完成了800米跑而进入了校田径队,让其他同学羡慕了好久。
  记得那时我们学校经常举行舞会,刚开始我叫皓东去他不肯,后来在我慢慢地劝说下,他才肯陪我去了。由于是刚进校不久,我们都不好意思请女生跳,没办法只有我们俩一起跳。经过几次的配合,皓东的乐感不错,我们逐渐能很好把握节奏配合也日渐默契起来。每次跳舞,都是我双手抱着他的腰,因为他比我矮几公分,他有时双手一左一右放在我的前肩,有时也双手从后面抱着我的上背。特别是我们贴得很近的时候,两个人的体温都能透过衬衫,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心跳。
  说实话,皓东的身材不错,也很结实,虽然我是搞田径的,身材也很好,但肌肉没有他的好,我比他瘦。每次我双手放在他的腰上时,都能明显的感受到他一股一股的腰肌,摸起来很是舒服,特别是有时舞曲很是悠缓时,皓东会情不自禁地把头靠在我的胸前,整个身体都尽力贴了上来,双手用力地抱紧我的后背。所以跳舞也成为我最愿意参加的一项集体活动。尤其是和皓东一起,并且每次我们都是从开始一直到最后,始终如一的兴奋侵注在我的心上。
  冬天的成都特别冷,有些同学都已经合铺了,两个人挤在一张狭小的单人床上,但我和皓东却一直没有这样,不知是刻意去回避,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也许我们都是故意的。
  我知道在感情方面,我是一个同性恋者,也许还不是完全的,但至少也有80%的同性恋成份,虽然偶尔对特别漂亮的女生我也会驻足欣赏,但也仅仅是站在欣赏的角度。我也知道我是喜欢上了皓东,由于1995年的成都还是比较保守的,这种事要是被抖了出来,小则闹个人不是人,大则被学校开除也不是没有可能。
  就这样平淡地过去了一年,除了我们还一起跳舞外,其他更加亲密的行为始终没有发生过。第二年冬天,我和皓东还是形影不离。并且我们都长大了,也长高了,当然身材也更结实。有时我也明显的感觉到,比如说星期六皓东回家或去了同学那里,我会觉得这两天是非常难挨的,经常会想起他。皓东也是,每次他一离开我一天或者两天后,他回校的第一件事便是问我在那儿,如果我不在寝室的话。我当然知道我也许是已经离不开他了。偶尔从他看我的眼神中,我能体会到他对我也是有种说不出来的东西。
  那是一个星期二,成都到了冬天,天都是灰蒙蒙的,一丁点蓝天都不能看见,更别说白云了。正在吃饭的时候,皓东的父亲到学校来看他,可能是走得太急没有带伞,身上已经被雨淋湿了。我去帮他买了一份饭菜回来和我们一起吃。由于都是自贡人的原因,并且皓东也曾在他父亲面前提起过我,说我是他最好的朋友。我和他父亲谈话也觉得没有隔阂就像自己的父亲一样。因为外面的雨越来越大,皓东的父亲当天晚上也就没有走。
  先前皓东父亲说他们父子俩一起睡,皓东看看我,用征寻的目光好象是说:今天晚上我们一起睡好不好?我知道他是这样想的便对他说:“皓东,就让你爸一个人睡吧,今天晚上我们一起挤下就行了。”然后又对他父亲说:“伯父,你就一个人睡好了,皓东和我一起挤一下没什么,不用客气。”
  他父亲很有礼貌地说了声:“谢谢。”后对皓东说:“小东,这样好不好?”
  “没关系,爸,你就一个人睡吧,今天晚上我和靖明挤一下就可以了。”
  其实,我内心非常激动,因为以前我和皓东都好象有意回避着这个问题,虽然我们白天形影不离,跳舞也相互贴得很近,甚至抱得很紧。有时皓东还把头埋在我的胸前摩擦,但一起睡觉还从来没有过。
  由于晚上寝室11点便要熄灯,平时我和皓东都是脱光后仅穿一条内裤,而今天晚上我无论如何也不好意思把内衣脱掉。我从皓东脱衣服的时候也感觉到了,他也没有脱掉内衣跨过我的身体在里面靠着我躺了下来。
  没多久,他父亲和其他同学便慢慢地进入了梦乡,不时地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只有我和皓东还紧张地躺在那里,我睡外面尽量地往外靠,而皓东却尽量地向内靠。这时我感到外侧被子有点进风,稍微向里移了一下,并用腿把被子裹了一下,这样很狭小的单人床上,我便和皓东挨在了一起,并且皓东说:“你别拉被子,我的里面在透风。”
  “那你就靠近一点嘛。”同时我把身体侧向皓东说。
  这时皓东向我靠近了点,我们的身体挨得更紧了,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火热的身体以及狂乱的心跳。
  后来,皓东侧过身向着内墙,和我平行睡着,这也是我平常的习惯睡觉方式,面对他宽阔的后背,我才发觉我真地爱上他了,便对皓东说:“皓东,这样睡我的手不好放,要不然就放在你的身上了。”
  “随你便吧。”皓东有点激动。
  我很自然地把手往上抬起,正好放在他的腰际,感觉到他紧张了一不。
  “好了,就这样吧。”我顺式抱住了他,用胸膛紧紧贴在他的后背,让他感受我狂跳的心房,右手环抱过去,刚好把手放在他的左胸上,时刻感受他跳动的心。这时他也象我一样激动,心脏象小兔子一样咚咚直跳,好象要挣脱身体的束缚而自由地跳动。
  这样大概过了1个小时,估计应该是12点半钟了,我一直没有睡着,我知道皓东也和我一样是醒着的。听着其他同学均匀的呼吸声,皓东轻轻地说了一声:“靖明,你有没有睡着?”
  “没有,有什么事吗?”
  这时皓东把我放在他身上的右手拿开,然后转过身来面对着我说:“靖明,…………”他似乎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有什么事吗?皓东。”我睁开眼睛,看着皓东正看着我,在朦胧的灯光下,也能看清皓东非常端正的五官,特别是他薄薄的嘴唇,我真想吻他一下。
  “靖明,…………可能其他同学都睡着了吧?”他有些紧张,要说的话又咽回去了。
  “应该是吧。”
  “我……………………”他还是欲言又止,这时他把手拿起来,放在我的脸上:“靖明,我觉得我很害怕。”同时手在我脸上轻轻地摩娑。
  其实,这是我所期望的,希望他能和我更亲近一些,但是我还是说:“皓东,你怎么了?你怕什么?”
  “我怕失去朋友。”皓东悠悠地说道。
  “我会永远是你的朋友,是最好的朋友,皓东。”然后用手握住他的手,停留在我的脸上。
  这时皓东把他的手拿了回去,幽幽地说:“算了,靖明,睡觉吧。”接着转过身去向着墙壁。
  我知道皓东要说什么,其实我比皓东更加紧张,害怕把它说出来,同时又希望他说出来,我知道我是喜欢他的,他也是喜欢我的。我无声地把手放在皓东的脸上,他没有拒绝,我轻轻地抚摸,感受他英俊的脸庞带给我的享受,他的皮肤很细腻,摸上去非常光滑,皓东这样躺着,任由我的抚摸。
  我又把手放在他的腰上,伸进他的内衣,他的内衣由于翻身的原因,已经卷起来了,我把他的内衣掀起来,一直到肩膀处,在他结实的前胸上慢慢抚摸,对他说:“皓东,也许…………”本来我想说我喜欢你,但又说不口。
  “嗯!”皓东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
  我在皓东的胸膛上抚摸着,感受他结实的肌肉给我带来的快感。同时用在手把我自已的内衣掀起来,然后把裸露的前胸贴在皓东宽阔而光滑的后背上,两个鲜活而温暖的身体刚一接触,就象一股电流瞬间流遍了全身。
  虽然已是深夜1点多钟,但我和皓东都很激动,很清醒,这时我明显感到我的阴茎已经勃起,也顺式把勃起的阴茎压在皓东的屁股上,让皓东感受到我膨胀的身体,我相信,他是高兴的,因为我知道他很喜欢我。我顺着皓东结实的胸膛向下,手滑过他的小腹,已触到他的内裤,如果能看见的话,皓东绝对已经支起了帐篷。
  “靖明,不要这样,我们不能这样做。”他把我的手握住,放在了他的胸膛上一直不肯放开。
  我要让皓东感受到我狂跳不止的心,用脸紧紧贴在他的后颈上,闭上了眼睛。享受这一切新奇的感受带给我们的美妙感觉。任思绪在夜空里尽情的飘荡。
  就这样,我和皓东渡过了我们肌肤相亲的第一个晚上。

资源下载解压教程;②点此申请分桃会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访问新版分桃 fentao.io 建议使用谷歌/火狐/Edge等浏览器~  微博: @分桃LG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