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

一句话文案:

“被老男人缠上真的有点可怕呢。”

 

 

Chapter. 01

第一次听到何铭谦这个名字的时候我还是个小学生,跟着一起长大的表哥蹲在外婆家院子里玩弹珠。
那个时候他说:“我从来没见过哪个同学的爸爸长的这么好看。”
为了表达肯定,他还加重语气重复了一遍。
我当时在干嘛来着,哦对,我手拿着弹珠“碰”地弹了出去,聚在一起的弹珠霎时四散开来,我便哈哈大笑着在地上捡着自己赢到的弹珠,根本没在乎他说的是什么。

嗯,很久很久之后第一次见到何铭谦突然一下就想到了这个模模糊糊的童年午后。

第一次听到这个人名字,我还住在外婆家,像个野孩子一般地自由生长的。
初见到他时我脑子里猛然就闪过了当时的场景,那个午后折射在玻璃珠上太阳的光亮,那沉沉的带着点泥土气息微醺的风。
嗯,我也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中年男人。
至少身边所有的中年男人都是腹部啤酒肚明显、清浅的皱纹和细小的斑点、微佝偻的身躯,从来没有人能跟何铭谦一样姿态挺拔地站着,像棵树立百年的老树,从不随风向左右摇摆。
傲然屹立。

 

 

Chapter.02

快十月的天气依旧闷热,我好歹算是混过了我大二暑假,又开始新一轮的学习生涯。
两个室友组团去了学校网吧避暑,还有个室友背对着我坐着支着脑袋盯着电脑屏幕上血腥的画面,时不时叫出两声。
我坐在桌前看书,空气粘稠着,汗从脸上皮肤渗出、从脸颊滑下来,湿湿嗒嗒,热的有些难堪。
搁在桌角落的手机响了起来,在这样闷热的天气里,响起的突兀而躁郁。
我抹了抹额头的汗珠,瞥了眼手机,上面显示的是个熟悉的号码。
自从手机在暑假摔坏之后,我便换了个手机——连带着号码。现在基本除了自家老娘,根本没人能知道我的号码。

老妈在电话里嘟囔着些什么学校热不热啊,有没有钱用啊,现在还没开始泡到妞么这样的问题。
我实在无法接受这么多年,我仍是一个初恋尚在的单身汉的事情,张嘴就开始抱怨这见鬼的天气。
老妈在那边嘻嘻笑着好像自己儿子不爽她倒很开心的样子,真有些让我听不下耳。
嘟嘟囔囔又跟她埋怨了许久,强烈谴责了一下她身为人母竟然把快乐建立在儿子痛苦上的事情,最后才挂了电话。
把手机放在桌子角上,抽了两张抽纸就开始擦汗,这倒霉的天气。
没过一会儿,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没忍住低骂了一声,拿起手机瞥了一眼,直接丢下了手机。
这么热的天,怎么电话没个消停啊。
有些气闷。

倒是那个铃声在寝室呜呜响了近一分钟,好不容易消停下来,脸上又布了一层汗,外面阳光太盛,头顶的风扇呜呜作响却全然感觉不到凉意。
这倒霉的夏天。
站起身从床上拎下了一个小电风扇,对着脸就开始嗡嗡吹着。还没来得及感受下这对脸吹风扇的力度,那个闹腾的手机又响了起来,高亢的铃声简直让人心情烦躁,大概是吵到正兴致勃勃看着恐怖片的室友,他嘟囔着问了一句:“谁呢,不接啊?”
我把书啪地给关上,实在是热的受不了了站起身去卫生间给自己洗了一把脸,凉水扑在脸上,皮肤都是粘哒哒的,用干毛巾擦了把脸,再把毛巾用水浸湿,拧干后挂在脖子上,才勉强能冷静下来跟人交谈:“不知道啊,大概是打错的吧。这天实在太热了,受不了。”
室友嗯嗯赞同了两声,继续盯着自己的电脑屏幕,我凑了个脑袋过去,就看到一个肠穿肚烂的画面。
有人在大夏天看这个贪个凉快,也真是够别致的啊。
忍着一阵恶心缩回自己座位上。
手机已经安静了。

一个手机在整个下午响起五六次,就算是卖房中介或者股票推销都能称的上爱岗敬业了。捞起电话往阳台走,爱岗敬业的咱不能打击是不是。
阳台外面太阳已经西斜,整个天边布满了瑰丽的火烧云,拿起电话接通了那个一直在垂死挣扎般蹦跶着的手机。

“喂?”
“余生?”那个声音低沉,像是这个炙热夏天涓涓涌出的一汪清澈泉水。
“嗯。”我默默地盯着那天边的红霞,明天又他妈该死的是个热死人的太阳天。
“你手机打不通啊,我是找了很久才找到你这个号码的呢。”那头声音带着清浅的笑意。
骗子,谎话连天的大骗子,我内心不耻,嘴上却不愿表露分毫,只得接上:“哦,那个手机摔坏了。”
“嗯,国庆回家吗?”
“嗯。”
“怎么回来?要我去接你吗?”
“我跟朋友坐动车,不用了。”
那边却突然低笑了起来,低沉的笑声通过手机传到耳朵里来,隔靴搔痒般地让人难过。
“怎么,余生你要带你女同学回家见妈妈了吗?”
我简直要忍不住对这个老男人翻起白眼来:“没有女同学!”
“你怎么会没有女同学。”那边还一本正经地给你讨论一般
“两个女同学的含义不一样,你别混淆我!”我实在烦他这样跟我说话,本来就热的要死的天气,更是气闷了。
“哈哈。”那边倒是朗笑了好一会儿,才接着道,“余生,如果你有女朋友了记得告诉,叔叔可以帮你参考参考。”
“不用担心了,我毕业之后直接叫我妈准备相亲就好了。”
“怎么会呢?”
“相亲很好啊。”
“很好吗?”那边笑意满满。

当然很好。
离开你这个变态的生活越远,我就越好。

很久之后那边轻喊了声“余生?”

余生是我的小名,只有外婆爱叫这个名字。每个吃饭的点,她都喜欢站在家门口朝胡同尽头玩耍的我很大声很大声地喊着:“吃饭咯,余生——”
吃饭咯,余生。
世界一旦开始变得很大很大,那么童年就越来越来越小。

我举着手机微微挪远烦躁地喂了很多声:“喂——喂——喂?听得见吗?这边信号不太好,我们学校信号都不太好。”
很久之后才听见那个低沉的男人应道:“嗯,听见了。”
“哦,我……”刚想说挂电话了,那边接上了嘴巴:“余生可以来我家啊。”

我手机挪移了半响,老男人总是变态到让别人接不下话去,这样的问题怎么接?
——喂,老男人你什么意思?
——喂,老男人你是变态么?
——喂,老男人我去你家做什么?

他总是能够让人处于一种迷之尴尬的境地。沉默了一会儿,大笑着问道:“怎么,你家难道还有个闺女吗?”
那头笑了笑,沉着声音说:“养女倒不少。”
我呵呵干笑两声,想糊他一脸的唾沫,看他气定神闲一副拿捏我于鼓掌之间的样子就气的浑身难受,闷声憋出声:“天天要我去你家干嘛?”
那边仍是气定神闲地轻笑着:“因为我喜欢你啊。”

我着实无话可说了,拿着手机直想直接从阳台上丢下去,装作一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样子。
电话那头的男人还不休止地淡笑着声音说着:“喂喂——又没信号了吗?”
我从喉咙里闷出了一个音节来,没有搭腔。
好在电话那头的男人总是很能说,他换了个话题,声音闲和地问着:“毕业之后想做什么呢?”
我揪了揪自己额前汗湿黏在额上的发丝,随口提道:“那去你公司上班,要不要啊?”
那头声音依旧带笑:“我可以安排,但是留不留的下来,还是靠你自己。”

我从喉咙里跟着他的笑也笑出了两声。
呵呵。
装腔作势的老男人。

资源下载解压教程;②点此申请分桃会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欢迎访问新版分桃 fentao.io 建议使用谷歌/火狐/Edge等浏览器~  微博: @分桃LGBT